王小萌心不在焉的盘腿坐着,眼睛悄然睁开了一条细缝,随后这条细缝越来越大……没错,不知不觉,王小萌又开始习惯性的发起呆来。

  “啪!”

  一个巴掌狠狠的拍在了王小萌的脑门顶上,唐生带着怒气沉声道:“精神集中,凝气,静心,莫要发呆。”

  “就不能好好说话啊!别动手,小心我走火入魔……”

  又是两个时辰,王小萌睁开了眼,目光一片惶然。

  唐生蹲下身,满怀期待的盯着王小萌问道:“怎样?是否体内有股热气不停乱串?”

  “嗯……”王小萌沉声道。

  唐生不高兴了,问道:“说人话,你这嗯是什么意思?”

  “我方才肚子好像叫了了一下……”

  唐生一愣,随后又立即欣喜若狂起来,道:“如此说来,那便是有了感觉了?虽说没有感觉热气乱串,可至少还是有所感觉,无事,也算是入……”

  唐生的话还未说话,便被王小萌打断,羞涩道:“不是啊师父,肚子叫是因为饿了,你看,我们多久都没有吃东西了。”

  唐生脸如黑炭。

  唐生是一个很不合格的师父,说他不合格不是因为他教的不好,而是因为他让王小萌又是打坐,又是练功的,搞到最后居然还不包吃。当然了,唐生也说了包住,可是……王小萌论为住的地方先不说破破烂烂,但理论上来说至少也应当要有张床,这一点尤为重要。于是王小萌拒绝了唐生好心的“包住”,临走之余又因为瞧见那可怜的模样,钱袋子又扁了许多。

  “师父,我走了。”王小萌站在道观的门口尤为不舍。

  “走吧!走吧!”道观里的唐生却是极不耐烦,背对着王小萌几度挥手,以让王小萌好早点回去,也可能是出于好心,毕竟这夜路黑,谁也不知道路上会碰到什么。

  “师父!我真的走了。”

  “走吧!走吧!”

  “师父,徒儿真的真的走了。”

  “……滚!”

  很好,人是有羞耻心的,在门口站了许久的王小萌终于被唐生的一个“滚”字给撵走了,撵走的同时,王小萌一个劲的在心里暗骂唐生有多无耻,明明道观里的菜那么多,为什么就不能留自己吃了饭再走?哪怕你就是客气气啊也行啊,又不是真吃。再说,王小萌论为就算自己吃也是天经地义,毕竟自己花的钱,哪有不吃的道理?

  所以说,人有时候还不能太熟,太熟了就喜欢动手动脚,大家明明都是斯文人,是那种动嘴不动手的君……好吧,就是打不过,若是打得过,王小萌发誓自己觉得不会这么窝囊的被人家喊了一个“滚”字以后,就很应声的真的滚了。

  人有时候就很喜欢编织借口,什么是借口?通俗一点来讲就是假话,自己或者别人都心里明白的假话。王小萌走的时候对唐生说天黑了自己没回家唯恐有人会担心,其实这就是假话,很假很假的话,说完这句话王小萌便低下头沉默了,因为他自己也知道这样的话太假了,假的自己都不敢相信。

  可唐生却相信了,难得正经的脸上多了几分和蔼,他告诉王小萌,若是当真在陈家呆不住,那就出来,一名修士,无论这名修士修为如何,能欺负他的、能让他受气的只能是修士,凡人不行。

  王小萌是认为众生平等的,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人,其实都一样,呆在那儿都会受气,既然都是如此,何不然换一个好一点的环境受气?其实还有一点,王小萌不论为自己总会受气,穿越者没有那么差劲,就算不能穿越成皇帝当王爷,可三餐温饱还是能满足的。

  因为“唯恐有人担心”,王小萌借着月光连夜回了陈家。

  只是事实上现实并非如此,虽然也晓得不过是自己替自己找的借口,可当发现陈家有自己无自己还是一个模样时,说不伤心那肯定是假的。

  酷$+匠i网n唯一正版,XL其《@他都H是盗版!

  王小萌望着陈府侧门吐了口气,自己本就是这世间的一缕孤魂,因为一份机缘,这让有意无意的成为了陈家的姑爷,伤心什么?

  带着伤感,王小萌一脚跨进了旁边的侧门,等到跨进侧门以后,王小萌便发觉了今日的陈府气氛有点怪异。

  往常门房里总是聚集着几个小人,有时候喝酒吹牛,有时候扔骰子耍银子,为那么一文钱两文钱争的面红耳赤,可今天的门房内安静异常,守门房的老头一个人坐在里面,平静的脸上居然带着几分惧意,就连自己进门他都没有察觉。

  王小萌皱了皱眉,今天这是怎么了?

  正在暗自奇怪,却见陈管家迎面走来,王小萌心中一惊,急忙朝旁边让了让,看到陈管家,王小萌忽然想起了自己出门的时候好像忽悠了他一把,照目前的结果来看,貌似忽悠得很成功,因为陈管家白白净净的脸上一左一右都印着两个鲜红的巴掌印,就连整个人也颓废了许多,平日里那股狗眼看人低的气势明显收敛了。

  偷瞄家主夫人尔等胸脯,这罪名可不小啊,王小萌暗暗吃惊,这家伙不会那么蠢吧,真的自己跑去跟陈红星解释?若真是这样,这两巴掌挨得着实不冤。

  尽管如此,王小萌心里多少还是有几分心虚,干了坏事就得低调一点,特别是面对正主的时候,更要低调。

  本以为陈管家看到自己会有所发飙,然后控诉自己含血喷人,谁知陈管家迎面走来却是根本没理会自己,只是随意的撇了一眼,然后急冲冲的朝着大门外走去,眉宇间且还颇为焦急,不知去做什么。

  王小萌愈发奇怪了,今日这府里到底怎么了?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王小萌才隐隐有些后悔,人缘差的弊处一下只就曝光出来了,自己应该在陈府下人里交个朋友,特别是那种爱好八卦新闻的下人朋友。

  不能再第一时间及时掌握自己想知道的信息,真让人扼腕焦急。

  在很小的时候,王小萌的老师就对王小萌说过……不懂就要问!

  王小萌找人问话的方式有些粗鲁,仍是个老办法,他在陈府前院的某侧花园里,找了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灰色角落蹲下,然后像等着傻兔子自己去撞木桩的猎人,耐心的等候从此过的倒霉下人,逮着谁就是谁了。

  第一个倒霉的下人是负责每天修剪花园的哑叔。王小萌把哑叔丝丝的摁在了地上,然后开始逼问陈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可惜,王小萌逮错了人,哑叔之所以叫哑叔,那是因为他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不能开口说话的哑巴。

  在王小萌歉意的眼神下,哑叔带着恐惧的眼泪,一溜烟的跑远处了,映入眼帘的唯有背影……

  于是,王小萌只好又开始蹲下,继续等待着傻兔子。

  很快,王小萌便等来了第二只……不对,第二个倒霉的下人。

  暴起,飞扑,摁倒;很好,一切都是一气呵成,很是熟练。

  下人饱含着屈辱与惊恐的泪水,抽咽这告诉了王小萌所有他想知道的事情。

  下人说了很多,甚至是前言不搭后语,可总结起来只有一句话,那便是:陈府今天碰到麻烦了。

  并且这个麻烦还真不小。

  生意做大的商贾之家,肯定不能只顾埋头做生意,更为重要的是跟当地的管理者搞好关系,动之以情,诱之以利,这样生意才能做得长久,买卖才会兴隆。

  陈家当然也不能例外。

  陈家之所以在黄山镇做得如此大的生意,就是因为跟使者馆内的使者下面的一位修士关系处的不错。不过陈家背后最大的靠山还是黄山镇的黄使者黄曼玉,这位靠山使者可不完全是陈家用银子砸出来的,毕竟人家使者是一名修士,太多的黄白之物也不能作何,陈红星为人颇善经营,当年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跟黄使者搭上了关系,而且关系还很铁,只要是黄山镇上的事情,黄使者都无条件的力挺陈家,正是因为如此,陈家才顺风顺水的成为了黄山的富商。

  可靠山也不可能靠一辈子,黄使者也不可能当一辈子的黄使者,人家本是黄山派内门的弟子,只是因为修炼需要,这才下山来感悟凡尘,当了一个黄山镇的使者,如今人家已然感知瓶颈隐隐有所突破,早在几日前乘着飞剑回了黄山。

  最铁的靠山走了,对陈家来说还算不得什么大麻烦,毕竟陈家多年来上下打点,走了一位靠山不会有很大的影响。

  麻烦的事在后面,黄山派很快调派出了另一名需要感悟红尘的内门弟子下山,这名黄山镇未来的使者也姓黄,名莫,没有小字。这名黄莫使者昨日刚到黄山镇,按理说合该陈家倒霉,陈红星的独子,王小萌名义上的小舅子陈虎昨日在黄山镇金鱼楼呼朋友吃饭喝酒,估计是玩嗨了,跟另一桌的客人因争抢仅剩的一间雅阁,双方吵了起来,由于对方穿着便服,恼羞成怒的陈虎不管不顾的便狠狠踹了别人一脚,于是……陈虎闯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志雄说:   嗯……大约也有几万字了,也可以羞涩的提提要求,小王也不清楚自己的书能有幸被多少朋友看重,看的这些话的朋友们,烦请劳驾移步到主站登入、撸撸、签到、追书。小王是个新人,书也是新书,所以说都是需要浇灌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