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师啊?”老道昂起头颅,牛气冲冲地问道,

  “是嘞!”王小萌猥琐地笑道,

  “不反悔了?”毕竟王小萌有“退师”的前科,所以老道还是觉得自己谨慎一些为好,于是,又问了一遍。

  6看p\正√1版章d5节上8‘酷…匠网G,

  王小萌无比坚定道:“放心吧师父,若是徒儿再反悔我就是你孙子。”

  老道:“……”

  收获门派至宝的王小萌大为喜悦,高兴道:“敢问师父这至宝可有名字?“

  老道思索了一会:“嗯……我记得你师公说这至宝名叫《黄书》?”

  至宝的名字很威武,威武的以至于让身为神玄门门主的王小萌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徒儿为何这般吃惊?”

  “无事!只是觉得我门至宝颇有点教坏小朋友的赶脚……”

  老道:“……”

  “还有,师父,我们能商量一件事么?”王小萌小心翼翼地问道。

  刚收新徒的老道明显很高兴,嘴角一咧一咧的,道:“说吧!”

  “以后徒儿能不用二百五这个称呼么?”

  老道很大方的点了点头,峰回路转道:“不行。”

  “为何不行?”王小萌也火大了,毕竟没有一个人喜欢总被人喊“二百五”,就算疯子也不喜欢。

  “这个称呼代表了我们神玄门,换不得。”

  “那我退师!”

  “我记得你前不久说若是反悔就……”

  老道的话还未有说话,便听到王小萌嘴里喊出“爷爷”二字。

  随后,天空中涌现一股冰冷的杀气,只见老道须发无风自动,便是连破烂的道袍也被吹的鼓了起来,一声冷哼:“孽障!真当为师不敢清理门户不成?”

  说话间,老道右手拿着的幡子,随着“啪”的一声,应声而断,好不厉害。

  王小萌被这一幕深深的给吓住了,老天爷,那可是比婴儿胳膊小一点的实木啊!就算不是什么“渡劫”修为的高人,可一个打自己几个肯定是没问题吧!

  一想到自己弱不禁风,并且还不会什么武术……咽了咽口水,王小萌脸色发苦,勉强道:“师父,你看你,做徒弟的不就是想给你提提建议嘛,您老不喜欢就不喜欢嘛,告诉徒儿,徒儿立马……不,这就改,何须发这么大的火不是?再说了,您老年岁已高,别得气坏个好歹,要晓得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好话说了一大堆,马屁也一个接着一个的上,这才总算堵着了想要清理门户的师父……

  前不久才拜师的王小萌被唐生带到了一个陌生的道观中,于是王小萌开始了苦练修行,修士与前世电视或小说里的武林高手不同,他们不用左手拿着秘籍右手拿着宝剑或长刀的比划来比划去,只要坐着冥想,跟前世的那些总喜欢念经的和尚一样,不同的是,王小萌不用念经、用唐生的话这就是“悟道”。

  修士可分为十个境界,从高到低依次是:炼气、基础、虚丹、金丹、元婴、还神、练虚、合体、渡劫、大乘。

  王小萌现在要做的便是在“悟道”中炼气,王小萌不是修士中的天才,甚至可以说是资质平庸……好吧,说他资质平庸都颇有些再夸奖他的意思,在修炼方面,他简直就是一根不可雕也得朽木。

  偏偏这根朽木却丝毫没有身为朽木的自觉低调。

  “唉!都练了两个时辰了,吸气喘气的,有何意义啊?师父,你莫不如教我一些有趣些的法术,比如‘御剑术’?咻!咻!咻!的几声,就能在千里之外取他人首级,好不威武啊!”

  唐生脸部一阵抽搐,一个连“基础”都没有的人居然还想“御剑”?唐生强忍着把王小萌逐出师门的冲动,道:“莫要走都不会就想跑,小心活活摔死。专心‘悟道炼气’。”

  “可我怎么觉得自己干坐着实在是太浪费青春光阴啊!您老确定这玩意就这么坐着有用?”

  唐生深深的吐纳了一番,压下想扇某人一耳刮子的冲动,咬牙切齿迸出俩字:“确定!”

  “那我勉强再坐一会?”

  瞧着坐在地上蛮不情愿且不耐烦的王小萌,唐生叹了口气,问道:“你坐了两个时辰,难道就一点也没有感觉么?”

  “没有……其实,有一个半时辰我是睡着的。”王小萌红着脸不好意思道。

  唐生无力的低下头,万分颓废道:“我神玄门所收入的每位弟子,且都是修真界的佼佼者,便是老道我,当年也是万中无一的修真天才,倘若不是命运不好,出生在‘末法时代’,如今我已然飞升仙界,说不得是几品仙人。可如今……莫说不能飞升仙界,就是找个徒弟……居然连炼气也不能感应,难不成苍天真要绝我神玄一门?”

  王小萌也觉得很惭愧,紧接着他仿佛是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道:“师父,你有没有那种普通人吃了便能直接修炼成金丹、元婴的丹药?”

  “没有!修炼需要脚踏实地,丝毫取不得巧,更无捷径可行……”

  王小萌又满怀希望的问道:“那您能否两手按在我的后背,给我传一些您的修为?您老人家一直吹嘘自己乃是‘渡劫’境界的高人,徒儿也不要多少,您的一成功力便可,匀我点成么?”

  唐生快哭了:“你这是从哪儿听来的鬼话啊?道行都是自己一朝一夕闭关苦练而成的,已然融于筋脉骨骼中,怎么给啊?”

  王小萌失望的看了唐生一眼,道:“这样没有,那样又不行,师父,您是否太失败了?”

  唐生老泪纵横。

  又是几个时辰过去,天也逐渐暗去,道观中亮起了几盏烛火,可王小萌的修炼步伐还是止步不前,约等于零。

  反倒是唐生,心火不断上升,约莫突破了多年的瓶颈,可这全拜王小萌所赐。

  唐生不知出于何种目的,一副要把王小萌一下只教成“元婴”、“还神”、这类的大修士,可惜王小萌这个徒弟资质实在太低,总修炼也不是个事,居然连入门都入不了。

  于是,唐生便有了无时无刻不想把王小萌立毙于掌下的冲动,苍天可鉴,唐生敢对天发起毒誓,自己起码有一百年没有产生如此暴力的念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