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老道居然还当街结起了衣衫。

  “打住,打住,光天化日的,你想作甚啊!”王小萌及时的制止了老道不雅的行为。

  “给你看啊!为师真的不骗你,真被狗咬过,就在腰上……”

  这注定是一场不愉快的谈话,且还不会这么容易结束。

  人啊!有时候过度去纠结一样事情往往会背道而驰,越难满足自己的心愿,不如看开,看淡,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估计有可能会更好。

  于是王小萌觉得翻过这一篇令人不越快的篇章,道:“那我们换个话题,你告诉我,我们神玄门至今为止到底有多少人?”犹豫了一会,王小萌又道:“莫要再跟我说什么上古时代的话题,这都老掉牙的事情了,还纠结着不放呢。”

  “其实吧,为师认为一个门派贵在‘精’而不是‘多’,为师跟你打个比方啊,就好比一群蝼蚁,他能撼动的了一只大象么?”

  王小萌认为老道肯定没有听过“一群蚂蚁咬死一只大象”的经典典故,若不然也不会当着自己面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师父您别怕气着我,我能撑住,您不要拐弯抹角了,直说吧!”王小萌道。

  既然做徒弟的都这样说了,老道认为自己再拐弯抹角的,就真有点对不住徒弟了,再说了,都已经磕头拜师了,难不成还能反悔不成?古代人可是很重情义的,特别是师徒,就好比父子一样。

  可王小萌是古代人么?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其实你看为师混得如此落魄就应当知晓了,”老道指了指自己与王小萌,道:“为师觉得还是打打比方心里会好受一些。”

  王小萌一只手捂着心脏,一只手摆了摆,表示不在意,道:“您继续!”

  “我们神玄门就你我两人,你是门主,我们神玄门在几年前还是挺厉害的,虽说比不得上古时代让仙人们畏惧三分,可是让六大门派畏惧三分还是可以的……”

  “等等!”王小萌仿佛看见了一丝希望,让六大门派畏惧三分?好吧!这样也勉强还算不错,于是王小萌问道:“您刚才说的几年前指的是多少年前?”

  老道习惯性的翻着白眼算了算,道:“大概一万年吧!”

  王小萌:“……”

  希望有时候就像一张薄薄的纸,一捅就破了;怀着希望,最后却是更大的失望、绝望。

  老道继续道:“我们神玄门是个传承悠久的门派,传到为师这代,已经是第二百四十九代,所以大家都简称我为二四九门主,不过方才为师许诺你了,一但拜师便把掌门的位置退贤与你,师父老了,走不动,从今日起,你!王小萌便是我神玄门第二百五十代掌门人,简称二百五。”

  王小萌眼角不住的抽搐,可以确定了,这货若不是从21世界穿越过来的,那么肯定是老天派来折磨自己的。勉强拜了个师傅,不知不觉自己就成了个二百五了,这让自己以后怎么混?难不成以后与别人斗法的时候,别人一报名号,自己就来个“二百五”?

  “靠!不用说了,老子要退师!搞什么鬼,好不容易认了师父,居然还成了个二百五,你玩我是不?”

  心善的人总是被骗,没有为什么,当你心善的时候,早已经注定好了;王小萌很后悔自己为什么是个善人,倘若是个恶人,在刚见面的时候就狠狠的捅这老道几刀,那么现在的世界该有多么美好。

  “退……退师?”老道仿佛被王小萌一跳,问道:“贫道活了近千了,当真不知还有‘退师’这么一说,逐出师门倒是听过,可我们神玄门人丁不旺,为师又岂能舍得把你逐出师门?“

  “少他妈废话,老子看你可怜,又是请你吃饭,又是请你喝酒,你哄我拜你为师不说,到头来居然还要骂我是二百五。退师,这事没商量。”王小萌恶狠狠道。

  毕竟是第一次,老道也不懂,不免小心翼翼地问道:“话说,这跪已经跪了,头也已经磕了,怎么退啊?”

  闻言,王小萌双眼中仿佛有精光一闪,急道:“可以折算成银子啊?不多,你看地这么脏,我跪地姑且就算你一两吧,还有三下磕头,总共是四两,你咱两都是熟人,打个折扣,三两五钱可好?”

  看了看老道也不知多少年也未曾换过的道袍,王小萌不由叹道:“算了,就当我送给你的吧!看你的穿着就晓得你没有银子,连饭都是我请的呢!”

  王小萌很大方的免掉了老道的三两五钱,只是说不心疼肯定是假的,三两五钱啊!不知可以做多少事情,吃多少包子……

  同时,王小萌发誓,若是老道再阻拦自己回家的话,自己一定要打爆老道的狗头,从现在开始,自己要做一个恶人!

  “等……等等!”老道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不经意间看了那么一眼,老道顿时被王小萌凶神恶煞的模样给吓住了,道:“为师这儿还有一件门派至宝,传说是上古末年诸神遗落人间的神器。”

  背对着老道的王小萌不由的感觉好笑,摇了摇头,真是的,自己都已经这么惨了,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早就不盼望了。

  “徒儿,你就回心转意的转过身看一眼吧!就一眼,倘若你毫不心动,为师定不强求。”

  老道的话传到了王小萌的耳朵里,王小萌嘴角露出冷笑,呵呵!回心转意?开什么玩笑,鬼才要出家做道士,并且还要被喊“二百五”这个名字,难不成自己很犯贱。

  可当王小萌转过身瞧见那一丝金光时,冥冥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再脑子里告诉自己,是它!是它!就是它!于是,王小萌开始犯贱了……“师父!徒儿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缓解缓解气氛的,来,徒儿再给您老磕几个响头乐呵呵乐呵呵。”

  i;更`a新!g最快*上。8酷%匠S~网(T

  王小萌好无节操的再度来到老道面前跪下磕起了响头,磕头的同时,当然也不免顺手把老道手中所谓的“门派”至宝顺了过来。

  自己王小萌觉得自己也不能说是“顺”,毕竟自己可是神玄门的掌门、门主之类的大佬,门派中至宝什么的当然要放在自己手里保管才足够安全。什么?师父?不成,不成,师父的年纪都那么大了,这么大的人了万一有个老年痴呆什么的,多可怕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