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还好,王小萌是个心善的人,瞧见老道那份可怜模样,实在是下不去手,再说了他乡遇故知,有时候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只是这挺不错的前面一定要忽略“银子”二字,毕竟任何一件事情与钱扯上关系就有些伤感情了。

  “要不要钱啊?”王小萌问道,

  唐生满是污垢的脸上浮现了几分苦痛的争扎,道:“你……你看着给吧!都是挺好的功法,要是搁在以前每本都能让你得道飞升。”

  谈钱就悠闲伤感情了,王小萌很想扇自己一个耳刮子,自己干嘛吃饱了撑的和他提钱啊!又不是很熟。

  “我觉得谈钱很伤感情,就此别过。”王小萌转身便想走,马不停蹄的那种。

  只是当那“蹄”还未来得及踏出的时候就被唐生干枯的手一把抓住,同一个动作,同一个地方,这让发白的衣袖又脏了许多。

  王小萌深吸了一口气,王小萌觉得自己自从穿越以后脾性好了很多,这要是搁在以前,早就一拳打爆他的狗头。

  “咱们说话就说话,能否不动手啊!”

  唐生脸上露出少许的委屈,尴尬道:“我这不是怕你跑了么!”

  “道长,你可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啊!”王小萌使了使劲,最终还是无法从唐生的魔爪中挣脱出来,无法,只好耐着性子听他哔哔。

  “实在不行我不收你钱还不行么?”几番犹豫,唐生决定抛出很诱人的拜师条件。

  可王小萌却不这么认为,首先拜师吧,也不说自己拜得师父要多么多么厉害,但至少也不能像眼前这老道一般模样的吧!到时候别说什么“师父大好乘凉”的话了,搞不好自己过不了多久也变成了他这么犀利模样了。

  然后等自己死后,墓志铭上就会刻上这么一段话:“王小萌,穿越者,因为拜了一名老道为师,导致到最后混得以行骗乞讨为生,请各大穿越者以儆效尤,万不可跟他一样。”最后墓碑上还刻有几个字:“世界上最惨的穿越者”。

  一想到这些,王小萌就心寒,说不得晚上还会做噩梦。

  “道长,您就行行好放过我成么?俗话说拜师傅就好比找大哥一样,您看您,都混成这样了,我都不好意思说您了,还收徒弟?管的起饭么?”

  王小萌看着老道的脸逐渐由黑转红,很好,还是有些羞耻之心的。在王小萌看来,一定是自己的话让老道有了一定的羞愧,这才导致脸红。

  或许是老道被王小萌逼得没有办法,直接道:“我不管,你一定得拜我为师,若不然你一定会家破人亡……”

  王小萌露出嘲讽的微笑,道:“家破人亡?老子就是个孤儿,如今我是居住在岳父家里,倘若家破人亡也是应当是我岳父家该着急,关我何事?”

  “你……”老道手指着王小萌说不出话来,且胸膛还被气的上下起伏不断。

  “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拜我为师?莫不是要贫道给你跪下?”说话间,老道的眼睛中居然多了些些水雾,看模样,当真是快要哭出来了。

  更D-新}最快H上K酷-K匠M)网/%

  王小萌愣了,道:“道……道长,你这是干嘛?你干嘛非要我做你徒弟啊!我今年刚到二十,还有很多的大好年华,真的受不了那些清规戒律。”

  “既然受不了,那就免了。”老道很大方的挥了挥手,于是受不了的清规戒律就这样没了。

  王小萌开始发呆,由不得他不发呆,他感觉自己是不是又被坑了,刚才在酒楼的时候也好像没见老道遵守什么清规戒律的,肉照吃,酒照喝,就连那舔过的盘子都要比洗了还干净。

  “我觉得吧……”王小萌觉得自己还得再争取一下,毕竟这个可是事关今后做徒弟一生的幸福:“收徒这件事,不能这么着急,两个人还得再培养培养感情,你看啊!你我都是第一次相见,实在是太着急了。这样吧道长,我家里真的还有些事情,等日后我请你吃饭喝酒,到时边吃边聊,岂不快哉?”

  老道摇了摇:“非也!你我相遇其便是一个‘缘’字。”

  王小萌不忍的皱了皱眉,道:“道长,咱能不闹么?你我都是男人,能有什么‘缘’,我可告诉你啊!我是有老婆的人,可不好男风。”说罢,王小萌一脸厌恶的看向老道,忽然又想起自己被老道抓了好久的手,不由得……更厌恶了。

  “这……咳咳!贫道说的这个‘缘’不是姻缘,而是师徒缘。”老道松了王小萌的手擦了擦脑门上被惊吓出来汗。

  王小萌觉得自己和老道有代沟,好多好多好多年的代沟,自己毕竟是个现代人,这代沟深的很,不知觉就掉了进去;真是的,就不晓得好好说话么?非要搞的那么深沉,差点让自己误会了。

  “好吧!道长,我们都谈了这么久了,咱们现在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倘若我真拜你为师,能有什么好处?”

  “好……好处?”老道瞬时被王小萌的话给惊呆了,天杀的,难不成拜师好需要好处么?是否是自己闭关时间长了,跟不上现在的时代了?

  王小萌一本正然道:“对啊!现在这个时代,你不给好处谁还拜你为师啊!我们先不说包吃包住吧!就说月钱吧!至少也得是一个月五……不对,六钱吧!这样才能体现出师父的伟大不是?”

  老道想了想,问道:“你给我?”

  王小萌忽然感觉自己好累,累的不要不要哒。

  “道长,是这样的,你看吧,现在天色已晚,我家里确实还有些事,回头联系啊!”

  “等等!等等!你看这样可好,你拜我为师,我直接让你做我门派的掌门人?”老道看向逐渐远去的背影赶忙道。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忽然间,还不等老道反应过来,王小萌便双膝跪地拜了起来,且不说地上有多脏。

  老道:“……”

  “师父!徒儿毕竟是咱们门派的未来掌门,可否向徒儿简单介绍介绍咱们门派?”画风一转,王小萌很狗腿的弯着腰跟在老道的屁股后面,脸上的笑容要多虚伪就多虚伪。

  老道捋了捋仙风道骨的胡须,高深莫测道:“神玄门!”

  神玄门?王小萌皱起了头,貌似没听说过啊!于是,王小萌不由问道:“师父,六大门派中好像没有神玄门这个门派啊?咱是不是搞错了?”

  “我也没说我们是六大门派啊!不过我们神玄门可要比六大门派厉害。”老道继续道。

  王小萌忽然有些不靠谱了,看来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当徒弟的经验还是太少了。

  “师父,要不然您还是仔细介绍一下我们神玄门吧!您刚才说的实在是太简单了,徒儿还是很迷茫啊!”王小萌道。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麻烦事真多。”老道叹了口气,道:“也不怕告诉你,我们神玄门在上古时代那可是最大的门派,便是连天上的仙人也要畏惧三分,当时……”

  “等等……”王小萌闻言老道的话心脏不由的一跳,打断问道:“您老说上古时代?”

  老道理所当然的点起了头:“不然呢?”

  不好的预感越来语强烈,王小萌道:“师父,上古时代离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六次轮回,整整三十六万了,你现在站在这儿居然跟我说起了三十六万年前的往事,好汉都不提当年勇呢,您这比起好汉都快成祖宗了。”

  老道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鼻子都被揉的红通通的,道:“为师这不是年纪大嘛,这人年纪一大不就是喜欢说过去的事嘛……”

  很好,很不要脸的理由。

  “您直接告诉我,我们的门派现在到底怎么样。”王小萌有些快要抓狂了,这才多久,自己好像又被坑人,古代果然很难混,本想拜个师,享受享受前世今生都未曾享受过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可如今……满满的都是泪啊!

  若是沉默是一种气质的话,现在的老道气质非常高,高的某王姓徒弟很想一拳打爆他的狗头。

  “我来问,你来答。”王小萌咬牙切齿道。

  估摸老道也觉得这么坑害一个英俊青年很不好意思,毕竟年纪这么大,还是有一定羞耻心的,点了点头:“徒儿,你问吧!”

  “闭嘴!我问你,神玄门在那。”王小萌觉得,就算神玄门与六大门派比不得,可大大小小也怎么算是个门派,肯定要强过自己岳父一家,自己现在是神玄门的掌门,若是搬去神玄门住了,也不用再受陈家人的眼色,所以,门派的地址还是尤为重要的。

  “我们修行之人讲究的是随心所欲,不能让何人东西牵绊住脚步。”老道捋了捋胡须,说出了一番很高深莫测的话。

  至于高深到什么程度,这般说吧,反正王小萌是一句也没有听懂。

  “说人话,若不然一拳打爆你的狗头!”

  老道也深知王小萌的好性子快要耗尽,咳嗽了一声,尴尬道:“咳咳……这个,是这样的,我们门派吧,不比其它门派那么的死板,我们神玄门很注重改革的,我们人在哪,神玄门就在哪,你看,很好吧!都不用恋家。”老道越说声音越小,心越来语虚。

  “靠!你玩我的吧!”王小萌感觉自己不长记性,刚才才被骗了一顿饭,现在又是被骗了,难不成老天让自己穿越还不够,还要派一个逗逼一样的老道士坑自己?阿弥陀佛善了个哉,自己前世的前世到底是做了多少孽啊,今世得如此报应。

  “是啊!很好,好到我都想打爆你的狗头……”王小萌咬牙切齿道。

  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老道退后了几步,等到确保王小萌的拳头打不到自己的头时,这才停住了脚步,叫嚣道:“孽障,你刚拜师就想做出打师傅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其心可诛。”

  王小萌嘴里一直哼哼不说话,他学不来老道那份沉默的气质,至少现在学不来。

  老道见王小萌不高兴,讨好道:“徒儿,你还好了,你可知为师当年问师公这个问题时候,你师公居然放狗咬我,要不是我跑的快,今天你就见不到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志雄说:

  小王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写书从来也是属于默默无闻的那种,只是今天发生的这件事实在有些气愤,投毒,有人往小王家里投毒了。

  小王家里有一个年迈的奶奶、上小学的小妹、几岁大小的小弟,小王家的水是用电抽的,洗衣服的时候碰巧被我奶奶。警已经报了,相关人员也进行了调查,只是那人一个劲地说上面有人。小王也不能做什么,可还是相信法律,只能坐等。

  谢谢大家耐心的看完这段啰嗦话,心情有些乱糟糟的……

《穿越异界成神记》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