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菜端了上来,这儿的酒楼虽小,可菜却颇为讲究,做工精细不说,且分量还不足,真不心不知道等付钱的时候以“菜太少,打个折”这个方式少付点成不成。

  唐生毫不客气,亦或者根本就不晓得何为客气,举起筷子,大嚼大咽,跟饿了好几天没吃肉的狼一样,吃相颇为狰狞。

  王小萌呆呆的坐着,仍处于震惊的状态,好吧!看来这老道相对于第一点的“毫不客气”还是独钟与第二点的“不知为何客气”。

  闲暇之余,唐生估摸着也不好意思,这么大的人了,还是会有一些羞耻之心的,咽下口中的饭菜道:“小弟,你大可放心,老哥我绝不白吃你这顿饭。”

  王小萌翻了翻白眼,这种听着图个开心就好,可不敢放进心里,若不然到时候得多伤心啊!

  “哎呀!你是不是不信?是不是不信?”唐生觉得重要的话需要说两遍。

  出于好心,王小萌强忍着心痛点了点头,道:“是!话说回来,道长您也慢吃些,小心噎着。”

  唐生摆了摆手,表示对此毫不担心,道:“小弟你也莫要不信,老哥我可是‘渡劫’修为的高人,怎么哄骗你!”

  本是转过头打算眼不见心不烦的王小萌又兴冲冲的转过了头,激动到:“前辈当真是‘渡劫’高……”说到这里,王小萌忽然住嘴了。

  他看见唐生像个叫花子似的两只手直接伸进了菜盘子里抓菜吃,吃得满嘴流油,且形象还特别难看。

  王小萌顿时像被人从头顶上浇了一盆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冷水,立马冷静了,并且不光冷静,就连心也是冷冰冰的。

  王小萌在心里暗自责骂自己,是啊!听听图个高兴不就好了么?干嘛吃多了撑得似的当起真来?

  王小萌自嘲般笑着摇了摇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果然不假,江湖处处是陷阱,处处是谎言,自己堂堂一名高大上的穿越人士,照样还不是被古代的骗子哄的一愣一愣的?江湖真是险恶啊。

  吸了口气好让自己平复下心情,王小萌自动忽略“渡劫”这个话题。

  开什么玩笑,现如今蜀山、峨眉、昆仑、青城、水榭百花还有管理自己身处黄山镇的黄山派的六大掌门也不过是元婴修为。

  元婴上去还有还神,还神上去还有练虚,练虚上去还有合体,合体上去这才是渡劫。

  我的天啊!难不成这老道士想变着法子告诉自己,他是这个仙朝大陆第一高手不成?

  倘若真是这样,王小萌觉得仙朝大陆的修士都应该认真的检讨检讨自己,为何仙朝大陆的第一个高手是这副摸样?

  王小萌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皱眉道:“你方才在街上说我死后又活了是怎么回事?”

  唐生美美的喝了一口酒,满足的呻吟了一声,然后打了一个饱嗝,这才慢悠悠的习惯性翻起了白眼,道:“天机不可泄露……”

  当眼睛余光瞧见王小萌神色不善,唐生急忙笑道:“这个,其实说你死后又活了,嗯……这个只是贫道的直觉,没错,男人的直觉。”

  直觉有时候很奇怪,王小萌敢发誓,以前他最多的直觉是来自女人,穿越到仙朝大陆以后想不到居然还听到了男人的直觉,这话说的挺直接啊!

  判断完毕,这老混蛋根本就是个骗子。王小萌在桌子底下握紧了拳头,真想一拳打爆这老混蛋的狗头。

  转身一瞥,见唐生一副可怜的模样,王小萌又叹了口气,算了,人家活了这么大把年纪,想尽办法也只是为了吃一顿饱饭,挺可怜的。

  唐生见王小萌叹气,心里也不好意思,变戏法般的不知从哪儿掏出个签筒,弱弱道:“要不然我给你算一下前程?”

  王小萌:“……”

  “算流年也行,姻缘也会,怎么样?”

  王小萌暗自心里流泪,喃喃道:“算了,你就算是一坨狗屎,也该物尽其用……这样吧,你倘若实在过意不去,就给我算算,我什么时候能够发财。”

  谁知唐生“噗!”的一声就笑了出来,脱口道:“哈哈!多新鲜呀!我要是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发财,至于现在还骗吃骗喝……”

  “咳咳……阿弥陀佛,贫道失言了,来,王老弟,快告诉贫道生辰八字,让我好好帮你算算。”

  王小萌闻言越发凄凉,这老道倒是实在,不过王小萌的心里却非常的不舒服,随便一个古代的老头就就能轻轻松松骗了自己一顿饭。

  王小萌心中不免涌起一股挫败感,古代……真心不好混啊!

  要晓得自己上午才定下二个月之内成为黄山镇首富的远大目标,这才只不过两个时辰,自己便开始对这个目标产生动摇了。

  老骗子的蝴蝶翅膀轻轻一挥,就这么闪灭了一个进步青年的首富梦想,实在是罪孽深重,倘若这个世界有“道君”,道君肯定会罚这个老骗子念一辈子的“阿弥陀佛”,毕竟罪孽……实在太深重了。

  “生辰八字?”王小萌面露苦笑,道:“老实说,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

  唐生脸上马上泛起同情之色,问道:“这么说,你是无家可归的孤儿?”

  王小萌迟疑了一会,道:“也不算孤儿吧,我现在是住我岳父家中,只是可惜啊……却不知道还能住几天。”

  “你岳父是……”

  “黄山镇首富,陈红星。”

  唐生大吃一惊,仿佛可不可思议,问道:“你莫不是那陈家的姑爷吧!”

  王小萌忍不住的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没想到我在黄山镇还挺有名的。”

  唐生干笑,望向王小萌的目光显然有了很大的不同,说不清是同情还是同情还是同情……

  “你的名气确实不小,贫道行走红尘,四处漂泊,来到这黄山镇才不过一个月,便知晓了你的大名,想不到今日能与你坐在一起吃饭,实在是……实在是……”

  王小萌苦笑:“道长,‘实在’不出来就不‘实’了,就不能虚伪一下,说些高兴的话让我开心么?”

  唐生笑道:“贫道说你有名,那确实不假,当年陈红星收留的时候,得意洋洋的满大街显摆,说什么陈家不是嫌贫爱富之家,”

  “什么故人情义值千金,什么不因家贫而悔亲,因为收留你的这件事,陈家的诚信招牌在黄山镇算是打得响当当,陈家的声音也因此愈发兴隆……”

  “只是过了几年,这些往脸上贴金的话陈红星也慢慢不说了,外人跟他提起陈家姑爷。陈红星就板着脸一眼步伐,是人都看得出他有悔亲的打算,”

  ak看…%正iT版K章Fq节~…上酷1¤匠,&网

  “现在整个黄山镇的百姓和商户都眼睁睁等着看呢,看看陈红星什么时候会自食其言,悔了这门亲事,把你赶出陈家……”

  王小萌仿佛有些明白当时他轻薄抱琴这么严重的事情为何都没有被赶出去了,原来自己这位姑爷赶不得,至少现在赶不得,不然陈家的名声可就没了。

  王小萌苦笑:“看来名气太大也是件好事,我这窝囊姑爷若是在黄山镇默默无闻,恐怕早已经流浪街头……”

  唐生目注视着王小萌半响,终于摇头道:“贫道说句交浅言深的话,王老弟啊,你可不是个普通人,贫道看的出,你并非池中之物,何必自轻自贱,终日寄人篱下?”

  王小萌叹道:“那个又喜欢低头弯腰的活在屋檐底下,我今天出来就是打算看看有什么赚钱的门路。男人,就算不能纵横天下,至少也应当自食其力。”

  唐生闻言顿时肃然起敬,朝着王小萌拱手正色道:“王公子大才,敢问公子之志?”

  这句话太经典了,王小萌精神一震,想也不想便脱口道:“董卓,名托汗相,实为汉贼,吾当起而伐之……”

  唐生傻了:“……”

  王小萌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那个……咳咳!抱歉啊!你这句话问的实在是太……咳咳,太帅了,不回答就不应景了……”

  唐生暗自擦了擦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