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一前一后,穿过界面,又沿着街走了二十多步,并且老道边走还边掐着方位,嘴里小声念叨,直至最后身形一顿,在一家酒楼前止住了脚步。老道抬头望着酒楼的招牌满脸凝重,沉声道:“便是这了!”

  王小萌眼中瞳孔剧烈紧缩,吸了口凉气,问道:“这……可是与我那死了又复活又关?”

  谁知老道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乐呵呵道:“没!没啊!这能又啥关系啊!”

  王小萌神情越发崇拜,只是在崇拜的神情中有一抹厉色闪过,道:“那你带我来这里为何?”

  老道士撇了王小萌一眼,问道:“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何能知晓你死了又能活过来么?”

  王小萌点了点头:“对!”

  “请我吃顿饭,我什么都告诉你。”

  王小萌脸黑的如同炭头。

  老道士笑得很奸诈,王小萌很想一拳过去打爆他的狗头,顺便再给他的脸整整容,可是想了想,王小萌还是放弃了,这里是仙朝大陆,对他来说这里是客场,揍人或许会发挥失常。

  再看看老道枯如槁木的身体,也不晓得饿了几天,王小萌不忍的叹了口气,算了,不就是一顿饭么,请就请吧。

  就算老道是个江湖骗子,他也是个混得很凄惨的骗子,这一把年纪还混得这么惨,实在应该被人同情一下。

  王小萌咧着嘴苦笑,自己兜里就装着十两银子,本来是打算找个一本万利的项目投资的,这下好了,刚出门就被人给骗了一顿饭。

  唉!也不知道这古代的酒楼里吃顿饭得花多少钱。

  并且王小萌还有一种预感,倘若不赶紧离这老道远点的话,他兜里的十两银子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全变成食物,装进老道也不知多久没有吃饭的肚子里。

  伸了伸脖子,看了看酒楼的装修程度,嗯!很好!外面没有前世那些站着迎宾的小姐,里面也没有铺红地毯,很一般的模样,估计不会让自己太花钱。

  “唉!这位道长,请进吧,看在您年纪这么大,我敬老尊贤,请你吃一顿。”王小萌嘴里发出长长的叹气。

  王小萌是个穷人,无论前世今生,他都是一个穷人,除了长得帅,实在没有别的本钱了,钱是越花越少的,不是自己小气,实在是大家都不富裕,前世有钱人没事就喜欢大把的扔钞票,其美名曰:“慈善”。

  自己却没有资格玩这么昂贵的游戏,所以,他决定,吃完这顿饭,大家赶紧各奔东西,谁也不认识谁。

  老道闻听精神大振,布满皱纹的笑得如菊花盛开一般,很是……恶心!忙不迭朝王小萌拱手笑道:“如此,那就多谢了,呵呵!呵呵!呵呵……”

  话语还未落,老道顾不得客气便一猫腰抢先窜进了酒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了张桌子,然后再桌子边使劲招手大喊:“快来!快来这里!”

  看老道甚是熟悉的模样,王小萌又不忍的叹起了气,这会他觉得自己的头很大,像冤大头那么的大。

  举步迈进了酒楼,王小萌在老道的身边坐下,一旁的伙计点头哈腰地笑道:“二位,可是要吃点什么?”

  这会的老道像只老虎身边耀武扬威的狐狸,大声道:“把你们店里最好、最贵的玩意都来一份。”

  伙计的两眼放光,还没说什么,王小萌赶紧到:“无需这么麻烦。”

  伙计笑道:“小店虽然不大,可招牌菜还是有很多的,一点都不麻烦。”

  王小萌嘴里又开始叹气,道:“唉!你不怕麻烦,可我怕啊!”

  伙计觉得奇怪,问道:“这是为何?”

  王小萌板着脸道:“等你哪天花钱请别人吃饭时,你就知道,店里的站牌菜太多,其实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老道虚心的笑了笑,这回声音反倒是低了很多,道:“那就简单的来一个荤菜,两个素菜,嗯……再烫壶酒吧!”

  说完老道又小心的看了看王小萌的脸色,见到王小萌并没有反对,这才急忙朝着店伙计挥了挥手,让他去传菜去了。

  二人相对而坐,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或许是忍受不了这份沉默的尴尬,老道眼珠子转了转,拱手笑问道:“呵呵,那个,多谢壮士赐饭之恩啊!还未请教壮士大名?”

  王小萌随意的拱了拱手,道:“在下姓王。”

  老道一副“久仰”的模样,大惊小怪起来:“啊!原来是王壮士啊!”

  王小萌低头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身材,甚是觉得尴尬,自己这模样又不壮,也担不起“士”,闷声道:“你觉得我哪儿壮了?能否换个称呼,好变扭的赶脚……”

  老道:“……”

  幸好老道也是个从善如流之辈,道:“这样吧,贫道比你痴长几岁,卖个老,叫你一声老弟可否?”

  王小萌看了看老道沧桑模样,不由点头不已,这老道岂止比自己痴长“几岁”啊!

  论年纪,简直可以当自己的爷爷了,自己如此荣幸的长了两辈,至关重要的恐怕还是这顿饭起的作用。

  拱了拱手,王小萌道:“还未请教道长道号?”

  老道摆出一副虚无缥缈的高人模样,捋了捋那仙风道骨的胡须,道:“贫道道号唐生。”

  唐僧?

  王小萌惊异地瞪圆了眼睛:“……”

  E酷匠`e网唯一?正b、版w*,其他#都“是盗fJ版

  “唐僧?西天取经的那个唐僧?”王小萌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王小萌敢发誓,自己就算白捡了十两银子也不可能这么激动。

  王小萌的激动反应令唐生有点吓到了,神情惊疑地打量了王小萌半天,这才弱弱地点头道:“贫道道号确实是唐生,可是贫道未曾前往西天取什么……

  王小萌对唐生的话丝毫不敢兴趣,而是继续激动地问道:“猴子呢?”

  “嗯?啊……”唐生呆住了。

  “大师兄,齐天大圣,斗战胜佛啊!打的十万天兵天将落花流水的孙悟空啊!你取经路上这么多年难不成就没有收过徒弟?”

  “比如路上捡了只猴子,捡了只猪,捡了个一脸大胡子吃人的妖怪……还没有?实在不行捡了一匹白龙总不过分吧?什么都不捡就太过分了啊!”

  唐生:“……”

  王小萌也有偶像,他的偶像是一只猴子,一只敢爱敢恨毁天灭地的猴子,一句“俺老孙来也”,不经意间不知勾起了多少往事。

  便是因为崇拜猴子,连带的,王小萌对唐生的印象也好了很多,虽说这家伙总喜欢经常念紧箍咒折磨猴子。

  换句话说,这可是唐僧哇!吃了可以长生不老的唐僧啊!王小萌激动的眼神逐渐变得不善了,眯着眼睛,打量着唐生,不时发出瘆人的笑声。

  相比王小萌的激动,唐生去觉得浑身发凉。

  因为……此时王小萌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横看竖看,怎么看都觉得不怀好意,便像是……想要一口把自己吞下似的。

  唐生想着想着,忽然觉得有些想吐,自己可是已经快要有一百年没洗过澡了,别说别人,就是自己想着对自己下嘴,也觉得万分恶心。

  很显然,恶心的不光唐生一人,王小萌也是,当激动变为热情以后,当热情变成干呕以后,唐生论为自己有必要躲远一些,至少……至少为了自身考虑肯定不能坐在对面。

  于是,唐生挪了挪屁股坐到了王小萌的右边,笑道:“小弟莫要胡说,这世上哪有这般逆天的猴子,竟能把天上的十万天兵打的落花流水。这份修为,至少也得大罗金仙了。”

  王小萌似乎还有些不死,他到:“道长啊!您可记得您的前世今生?”

  “前世……前世今生?”唐生开始有些结巴。

  王小萌点了点头,如善道:“道长,您前世可是如来佛祖座……”

  王小萌话还未有说话,便被怒气冲冲的唐生给打断了,只见唐生一拍桌子,恶狠狠道:“说了半天,原来你说的佛家的那些秃子,去他娘的,那些秃子是何人物?道爷我又是何人物?能做比较么?”

  王小萌的西游梦开始碎了,经过唐生这么一说,王小萌这才幡然醒悟。

  唐僧、唐三藏是佛家的和尚,而自己眼前的这一位,貌似是属于道家……虽说佛道不分家,可毕竟一个是和尚、没有头发,一个是道士、留着头发。

  同时,王小萌觉得老道肯定被和尚抢了很多生意,所以才变得如此狼狈模样,要不然怎么自己一说和尚他就发那么大的火?

  并且还一个劲地叫人家秃子,再说了,就算不喊人家大师也不能喊秃子啊!这样多不礼貌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