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那么新奇,那么陌生,站在喧嚣的街上,王小萌感到很惶然,便像一个从父母手中走丢的孩子,呆呆的注视着街上的人们来往不绝,一时间陷入了短暂的茫然失措,不知自己该去往哪里。

  这是货真价实的古代大街,便是扑面而来的风,也带着古朴的味道。穿着粗布短衫的汉子,一身柔软丝缎的儒生,还有红绿相间的年轻女子,一个个从身边穿梭而过。

  王小萌两眼渐渐蒙上几分迷茫。这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仙朝大陆?一个人与仙共存的时代?

  在经历上古崩裂、诸神黄昏,这个充满苦难,又展现出草根顽强生命的大陆?

  站在喧繁的闹市中久了,王小萌不免感慨万千,沉寂已久的心头渐渐激荡,一双古井不波的眼睛也泛起了闪亮的精光……

  若是能够再穿越回现代,那该有多好啊!

  理论上来说,这里随便捡几个别人吃饭的瓷碗,回到现代贩卖都有可能成为百万富翁,看!多么难得的商机。

  人啊!有时候是不能有贪欲的,一但有了贪欲,那么倒霉的事情便会跟随而来。

  便在王小萌满怀感慨的时候,一只肮脏得已经辨不清本色的手搭在了王小萌的肩膀上,稍微这么的一动,那件洗得发白褪色的长衫上便留下了一个乌黑的爪印,看上去就好像是某位武林高手留下,分外抢眼。

  身处陌生的环境,王小萌对外界也是充满了高度的警惕,当那只脏手刚搭上肩头,王小萌顿时反应激烈的往前一跳,同时飞快的转过身来,戒备的盯着那只手的主人。

  手的主人是个老头,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老道士,更确切的说,是个邋里邋遢,像是从那个土堆里被人刨出来的老道士。

  他身上穿着一件好黑不溜秋且脏兮兮的道袍,手上执着一根纠结得似抹布一样的拂尘,他头发凌乱,花白的发髻朝上梳拢,然后用一根短木枝斜斜的固定住。

  他的脸上写满了沧桑,脸上的皮肤干燥枯裂,黑一块白一块,不知是否是没有洗干净脸上的泥点还是被人揍了还没有养好伤。

  此刻,这位邋遢的老道士正咧着嘴朝王小萌笑,他的另一只手沉稳而有力,手上举着一面脏兮兮的幡子,幡子上写着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算尽天下。”

  看到这面幡子,王小萌立马就明白碰到什么人了。

  客气的说,这是一位在红尘中修行的神仙人物,不客气的说,这很有可能是个江湖骗子,以算命忽悠人为生,前世的大街上就有很多这样类似的骗子。

  王小萌永远也忘不了自己被骗后整个寝室的人喊了自己半个学期的二傻子。是的,很悲伤的回忆。

  老道士用他那脏兮兮的黑手捋了捋仙风道骨的胡须,然后说了一句高深莫测,且经典、且足以吸引任何人注意的话:“这位后生,你有凶兆!”

  王小萌顿时不悦了,这类似的话前世今生都不晓得出现了几万万遍,今日居然还有人打着这样老掉牙的口号行骗。

  于是王小萌下意识的皱眉反骂道:“你才有胸罩,你全家都有胸罩!”

  大家都知道,江湖骗子最怕的就是你不搭理他,你若是一但跟上搭上了,运气不好,也许会被他缠上一辈子。

  说完这句话以后,王小萌顿时感到了不妙,因为他发现邋遢倒是的眼睛亮了,那眼神就好像前世的猎人看到一只落入傻狍子落入了自己布置好的陷阱里。

  还没有等王小萌反应过来,邋遢道士闪电般的出手,一把抓住了王小萌的手腕,手腕很可怜,白净净的,突然就多出了一个乌黑的手印。

  “你有凶兆,你真的有凶兆!”老道士满脸严肃,就像前世宣布病人是得了癌症的医生。

  王小萌觉得是不是自己给他脸了?难道他不知自己多臭多脏?撇了老道士一眼,王小萌脸色渐渐阴沉,道:“松手!不然老子揍你!”

  老道士立马松手,同时还像个乖宝宝似的用他那脏兮兮的手擦了擦王小萌手腕上的黑爪印,结果……不可言喻。

  老道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贫道不打诳语,你真的有凶兆,还是很大很大的凶兆。”

  这种骗子王小萌前世就见过,并且还被骗过,如今怎么还会上他的当?于是王小萌哼了哼,抬起腿就走。

  老道士急了,追在后面大喊了一句话,也便是这句话深深的止住了王小萌的脚步。

  “你本是已死之人,不过不知为何又活了过来。”

  王小萌大吃一惊,顿时回头望向老道士。

  王小萌他知道,自己是个穿越者,若安这个年代的话来讲,自己确实是死了,不过死的是以前的王小萌,而活过来的则是自己,21世纪的王小萌。

  这本是一个除了自己谁也不晓得秘密,可如今在这个喧嚣的大街上被一个老道士大声喊了出来,身为穿越者的王小萌心虚了。

  “你是怎么知晓我以前已死,之后又活了过来?”王小萌弱弱地问道。

  老道士高傲的抬起了头,不可一世的模样让人很在他的脸上重重的留下巴掌印,道:“哼!贫道乃是‘渡劫’修为的高人,当然一眼便看出。”

  王小萌狐疑的打量着老道:“你是‘渡劫’修为的高人?”

  众所周知,在仙朝大陆修士从低到高可分为十个境界,依次是炼气、基础、虚丹、金丹、元婴、还神、练虚、合体、渡劫、大乘。

  、%酷匠M网'*首D$发4‘

  现如今比不得上古时代的灵气充足,随着“诸神黄昏”以后,仙朝大陆的灵气越发稀薄,直至现在的第六次轮回,已然是到了末法时代。

  何为末法时代?这般说吧!修真界的修士已经快有十二万年没有飞升仙界过来了,也便是仙朝大陆第四次轮回以后,修真界再没有过修士飞升。

  老道捋了捋仙风道骨的胡须,点头道:“贫道一生在红尘修行,懂得天文地理,五行八卦。”

  “早在几年前贫道在某座山上打坐,可谁曾想一坐就是十年,现如今出关,遇见你,缘也!”

  王小萌看了看老道那身仿佛从垃圾堆刨出来的道袍,皱眉道:“你说你在某座山打坐一坐就是十年?”

  “说实话,还真的有些不像,你若是告诉我你在那山上盗墓盗了十年,我反而比较相信。”

  老道士不高兴了:“哎呀!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如此污蔑贫道,你就不怕佛祖怪罪么?”

  “佛祖?你不是道士么?道士拜佛祖?”王小萌瞪大了眼睛,脸上一脸的不可思议。

  “咳咳!这个,咳咳!所谓一法通,万法通,所谓佛本是道,所谓……咳咳!反正,这个……说深了你也不懂。”

  王小萌脑子有点乱了,他使劲甩了甩头,不去理会老道士的屁话,这位脏兮兮的道士一眼就看穿了自己“死后重生”,他只想知道,这位老道士的修为到底多深。

  “你方才说我死后又活了到底是何意思?”

  王小萌问话的时候在袖子中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倘若这老道能够说出个一二还成,这证明就算不是“渡劫”也至少会点道术,这类的人惹不起,到时候给些银子就好了,若是说不出……呵呵!自己刚穿越便受了好几人的脾气,今日刚好发泄发泄。

  幸好这老道士是个很实在的神棍,他高深莫测的一笑,道:“你想知道?”

  王小萌点了点头,答道:“想!”

  老道士扔掉手中的幡子,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也不管到底脏不脏;翻着白眼,大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拇指一顿乱掐,然后忽然的睁开眼睛,一道精光闪过后,老道士的目光开始凝重了。

  只见他站起身来,捡起地上的幡子一把就拉住了王小萌的胳膊,满面肃然的沉声道:“走!赶快跟走!”

  王小萌心中一沉,这老道貌似真有些道行,并且看起来还不低,不可小视。于是王小萌也不再迟疑,毫不犹豫的抬起腿便跟着老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