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没有人知晓王小萌心里所想,直到抱琴与陈家大小姐走后的时间里,王小萌的手还一直颤抖着不停。

  自己爱她已然爱了一个曾经,寻她也寻了几个轮回,可是再次相遇以后,谁也并不是谁了。

  事实上,女人的胸是不能乱摸的,别说摸了,有时候就是看也不能乱看,更何况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摸得那么明目张胆?

  其实前世为何电视里头的采花贼总喜欢蒙着脸采花?因为这本就是一见很不正大光明的事情。

  王小萌很快就得到了教训。陈家大小姐怒气冲冲离开约莫半个时辰以后。

  陈府的管家老陈找上了王小萌,并且还皮笑肉不笑的告诉王小萌,陈老夫有情,还很善意的告诉王小萌,此时正在前堂相候。

  陈老爷,很明显就是陈家的家主陈红星,王小萌名义上的岳父大人。

  陈府前堂,陈红星正翘着二郎腿,手指有意无意的放在木红扶手上轻轻敲击,一下两下,眉头紧皱,面沉如水。

  说实话,陈红星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让王小萌永远滚出陈家的机会,且这个机会一等便是几年。

  或许是老天爷有眼,亦或者是他每日每夜的烧香拜佛终于感动了天上哪位神仙,今天……自己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陈红星越想越高兴,王小萌摸胸摸得好,摸得很好,倘若不是这一摸,还真找不出什么缘由把他赶出陈家。

  一想到这里,陈红星便开心的笑了,笑的和一只老狐狸一样。

  王小萌一脚跨进去前堂,迎面看到的便是陈红星无比灿烂的笑脸,乐呵呵的,就差没让下人在自己脑门上写上“今天我很开心”六个大字。

  这是王小萌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岳父,俗话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那么女婿呢?就是这辈子的情敌了。

  很好,今日两位情敌相见,虽然还未有到“分外眼红”的地方,可王小萌方才毕竟摸胸了,这要搁在前世可是刚刚犯了生活作风的女婿啊!

  乍然一见这老丈人,心里没有心虚什么的肯定是假的。

  王小萌也很清醒的知晓,自己在这个陈府是一个不受欢迎的角色,今日的事,恐怕正好给老丈人找了一个赶他出府的绝世好借口。

  可自己呢?在还未有做好充分准备之前,是一定不能乱跑的,毕竟要是失去了陈府这个巨大的保护伞,外面的狂风暴雨,自己能受得住么?

  现实总是如此残酷,王小萌不算是厚脸皮的人,可此时此刻,他也不得不打定主意,做一个死皮赖脸的人。

  陈红星今年四十,长得白白胖胖,满脸和善憨厚,笑起来肥肥的大脸尽是褶子,可惜很多人在看到他那憨厚的笑脸同时,往往忽略了他那一双小小的眼睛里不时一闪而过的精光。

  事实上,陈红星也当然不会像表面看上去那般憨厚,若不然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二十年的功夫里,就成为了黄山镇的首富要晓得,生性憨厚的老实人可是万万做不到的。

  陈红星是个商人,商人须得走南闯北,且任何东西在商人的眼里,那都得是有简直的,都可以成为一件商品来买卖。

  这一点陈红星做得很成功,却又可以说很失败,毫无疑问,十八年与王家接下的这门亲事,是他商贾生涯中最失败的一笔生意,没有之一。

  现在的陈红星正看着跨进前堂的王小萌,脸上虽说笑得和万家生佛一般和善,可眼中却闪过几分阴霾。

  王小萌,已经快要成了陈红星十八年来挥之不去的梦魇。

  每当他晚上做梦梦到当年自己喝醉了,哭着喊着要自己女儿许配给王小萌这个贫贱小子时,他总会在梦中吓醒,然后对着月亮长吁短叹,或者不停抽着自己……耳刮子。

  王小萌却仿佛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成了未来老丈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走进前堂后,他认真的整了整破旧的长衫,然后很是斯斯文文的行了一礼,朗声道:“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呵呵,贤婿免……啊?”

  陈红星仿佛被人狠狠地踢了一脚似的跳了起来,肥胖的身躯如同穿云的灵巧燕子般高高腾起,且又重重落下,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岳父好轻功!”王小萌眼中掩饰不住的是满满的羡慕之情,肥的跟猪一样的人居然还能跳得这么高,看来古代人实在深不可测。

  “谁……那个让你叫岳父的?不……不是伯父么?”陈红星吓得满头大汗,再也笑出来。

  “小婿觉得叫岳父更显亲切……”王小萌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陈红星一窒,随后强挤出个笑脸,温声道:“贤侄啊!你看,你虽说在我家一住便是四年,可这四年里我一直生意繁忙,“擦了擦汗:“你和媛儿的婚事也一直没时间操办,既然还未有成亲,你这声岳父……是否太早了些?“又擦了擦汗:”咳咳……若不然我们还是以伯侄相称如何?待以后……咳咳……以后再论别的称谓也不迟……”

  王小萌摆了摆手,丝毫不与自己的岳父陈红星见外,道:“岳父客气了,既然迟早是一家人,何必在称谓上如此斤斤计较?早一点,迟点,都一样。”

  陈红星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了,若不是怕毁了陈家多年以来的信誉,自己老早就把这穷小子一脚给踢的远远的,今日还能轮到他在这儿喊自己岳父?

  “我说叫伯父便叫伯父!”陈红星狠狠的挥了挥手,脸色慢慢大变。

  “是岳父。”

  “你……”陈红星脸色发白,浑身止不住的哆嗦。

  王小萌瞧见陈红星浑身发颤,心里也不由暗暗在想,也不晓得古代的胖子有没有心脏病、高血压、脂肪肝什么的,可千万别气出个好歹。

  王小萌扯开话题,问道:“岳父今日叫小婿前来可是有何事?”

  陈红星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气糊涂了,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听府里的下人说,你今日轻薄了媛儿身边的丫鬟抱琴?”陈红星阴沉着脸,一双小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小萌,眼光阴冷。

  王小萌愕然道:“岳父大人何出此言?小婿冤枉啊!”

  酷匠网8◎首X发《

  “你还胆敢狡辩,下人们都看见了!”陈红星大怒,刚想拍桌子,可一想到自己的手掌拍在桌子的巨大疼痛,又深深的忍住了。

  王小萌脸上有些发红,微微带着几分腼腆,道:“岳父大人,您可能是误会了,事实上……事实上是抱琴把她的胸脯送到小婿手上的,小婿想避都避不了。“

  陈红星眼睛发直,这是什么道理?好无耻啊!

  愣了一会,陈红星最终还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之上,随着一声巨响之后,陈红星冷哼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王小萌神情颇为委屈,道:“可是,这是像金子一样的事实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