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萌施展完礼便直起身子,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盯着陈家小姐看。

  这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婆。老公看老婆,天经地义,王小萌并不觉得有什么失礼。

  陈小姐并不是那种一见就令人神魂颠倒的美女,事实上。

  这个时代的人口数听说无比庞大,至少是前世的几倍之余,遇到美女的几率很小,绝不像前世满大街都是美女。

  看e正版r_章节OS上q酷P‘匠3l网

  陈小姐的五官很精致,有着前世江南女子的婉约气质,她的眼睛不大不小,嘴唇略薄。

  鼻子小巧,让王小萌感到不太习惯的是,陈小姐的眉头略有些浓,而且眉梢微微上扬,眉眼间多了几分盛气凌人的味道,由于自小养在深闺的缘故,她的皮肤很白哲,柔柔的,像一匹光滑鉴人的上号绸缎。

  这匹上白哲的绸缎现在正在慢慢变红,红色由她的脸一直蔓延到颈脖出(哪家的小姐被一个男人这样肆无忌惮盯着能不脸红?)。

  “王……王公子,您客气了。”

  脸虽然红的厉害,可陈小姐的语气却很漠然,美目中半敛垂望着地,目光中仍透着一股子冷漠寒冽的意味。

  她的目光令王小萌感到遗憾。从陈小姐的表现和语气来看,王小萌发现这位未婚妻对自己并无半点情义,这很正常,四年内只见过三次面,既无才又无财,而且还在她家吃白食的夫婿,她若对自己有情义那才叫有鬼了。

  王小萌并不介意陈小姐对自己的淡漠态度,哪怕自己是个疯子,也是个讲理的疯子,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毕竟自己对她也没有半点情义。

  看了两眼陈小姐后,王小萌马上转移了目光,因为他发现陈小姐脸上有点恼怒,毕竟在这个时代,男人丝丝盯着女人,是很不礼貌的,哪怕未婚夫也不行。

  于是王小萌把目光投向了陈小姐身边的抱琴。

  上次王小萌醒来时,正是抱琴欢快的囔囔着要埋了自己,当时自己还是刚醒,抱琴酒杯吓跑了,王小萌确认了一下,这个小丫鬟到底是不是自己前世的初恋女友乐乐,那个让自己甜到忧伤的女子。

  每个人的初恋都是美好的,哪怕穿越了时空,初恋仍如醇酒般醇浓郁,萦绕心头。

  一看之下王小萌不由倒抽了口冷气,像,太像了!

  王小萌想都未像便脱口而出,失声道:“乐乐!真的是你?你也穿越了?”

  两位姑娘也吓了一跳,抱琴更是往陈小姐身后一缩,惊道:“你……你又犯病了!”

  王小萌死死盯着抱琴,眼眶顿时泛了红,眼前的抱琴,分明就是自己前世的初恋女友乐乐的模样,那个笑起来像蜂蜜般甘甜的小女人,那个喜欢抓着他手臂不停摇晃撒娇,让自己又爱又怜的女子,自己前世的最爱,尽管后来分了手,自己心中一直都惦记着她。

  抱琴仿佛不认识自己了,这让王小萌感到有些伤心,当年他们如此深爱过……

  王小萌面容浮上悲伤:“乐乐,你不认识我了?我是王小萌啊!”

  “疯子,疯子……小姐,他疯了,我们快跑……”抱琴的紧紧抱着陈小姐的手臂,惊恐万分。

  前世今生,咫尺天涯,何其痛哉。

  王小萌开始激动:“你不记得我了吗?当年看月亮的时候,我叫你乐乐,那时的你多么幸福……”

  “乐……乐乐?”抱琴两眼发直,对这个称呼很不感冒。

  抱琴有了发疯的预兆,抓着自己的头发抓狂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王小萌急得直跺脚:“你怎么还没记起来呢?你是乐乐啊!”

  王小萌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去,摸了摸抱琴的俏脸,然后顺着脸一路往下摸去:“你看你这张让我魂萦梦绕的美丽脸庞,还有这纤手……这玉臂……这……”

  “咦?乐乐,你变廋了啊……以前是D杯的,现在变成B杯了?”

  而抱琴,充其量也就是个B,哪怕天刮台风,她的胸都可以纹丝不动。

  王小萌的目光中满是痛惜,浑然不解两位姑娘一副被吓傻了的表情。

  不论古代还是现代,一个大姑娘被男子摸了胸,肯定不是件愉快的事,除非她是个荡妇,更何况摸的男子还是个疯子。

  “啊……”

  直到王小萌收回了手,抱琴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非礼了,叫得分外凄惨,如同倒了贞节牌坊的寡妇一般无助,绝望。

  一旁的陈小姐更是目露惊骇,与抱琴紧紧抱在一起,俩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吓得瑟瑟发抖,活像流氓爪下无辜而无助的受害少女。

  王小萌直到这个时候才清醒过来,指着抱琴呆呆地道:“你……你不是乐乐?”

  抱琴凄然摇头,望着王小萌的目光很楚楚,长得像别人也不能算是她的错,可这种长相却成为了她的不幸。

  王小萌的脸上露出难过的神情,定定的瞧了抱琴一会儿,这才淡淡的道:“不好意思,我摸错人了……”

  摸……摸错人了?

  两位姑娘同时愣住,心中羞愤越发高涨。

  清清白白的黄花闺女,你说摸就摸,摸完了还不痛不痒的扔下这么一句话,就像刚吃完一顿饭那么简单,实在太过分了!

  抱琴呆在一旁却讷讷不敢言声。

  王小萌身上背着一个“疯子”的恶名,别说只是摸了她一下,就算真把她糟蹋了,她也不敢反抗,疯子啊,多么邪恶和强大的一个存在。

  陈小姐胆子大一些,见王小萌说得不痛不痒,顿时发怒了,白哲的俏脸渐渐涌上一层羞愤红,一双黛眉慢慢竖起,原本有些盛气凌人的美目此时也爆射出愤恨的精光。

  “王小萌,你可知你方才做了什么么?”

  纵是暴怒之下,陈小姐也极力的控制住了语调,说起话来仍如平常一般淡然。

  王小萌点头,态度很诚恳:“知道,我耍流氓了。”

  陈小姐一愣,她并不太懂何为“耍流氓”,不过听王小萌话中之意,应该跟“轻薄”差不多的意思。

  陈小姐气愤道:“既是如此,王公子,你可有解释么?”

  王小萌摸着鼻子说不出话了,按古今惯例,耍流氓是不需要解释的,这本来就是一件很没素质的事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