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萌投奔陈红星的时候,陈红星已经发达了。

  人一但发达了,总有些势利眼,对当年喝高了平白忍下的这位女婿当然有些悔意,这是人之常情。

  不论他愿不愿意,女婿来投奔,总不能把他赶出去,万般无奈下,陈红星只得捏着鼻子接纳了王小萌。

  陈府的姑爷当然不是那么好当的。

  所谓“姑爷”,也仅仅只是个名分,王小萌在陈府就这样感尴尬尴尬的生活了整整四年,到如今王小萌已十九岁,陈府千金也有十八岁了,成亲却仍然没着落,虽然同处一片屋檐下,但这对未婚夫妻四年来连面度还没有见过几次。

  古时候的民间,十八岁还没成亲的姑娘是很罕见的。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陈红星是个很生猛的人,颇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决然气概,宁愿把自己女儿耽误成老姑娘,也不愿屈就王小萌这个穷小子。

  陈府养着王小萌这么一号闲人,一不让他干活,二没说让他拜师修仙,分给他一个偏僻的院子,饭菜管饱,每个月发他五钱银子,由着他自生自灭。

  说是姑爷,实际上王小萌的身份不主不仆,很是尴尬,再加上他性格腼腆,不善言辞,不懂得讨好岳父岳母和未来的老婆,甚至是连结善陈府下人的举动都没有,以至于他在陈府内的人缘关系,差到真真实实到了“狗不理”的地步。

  陈红星对他还算客气,勉强算是以礼相待,只是绝口不提王小萌与自己女儿的亲事,仿佛患了选择性失忆症。

  虽然不知道以前那个王小萌是怎么想的,可穿越过来的王小萌在搞清楚了自己的处境后,多少明白了一些真相。

  不出所料的话,陈红星可能有了悔亲的打算,只是碍于情面,不好出口而已。

  古人都颇重情义,特别是商户,更将“信义”二字看的比生命还重,这是商户在商场立足的根本。

  若陈红星悔了这门亲,不出一夜,陈家的名声就会臭满整个黄山镇,那时候谁还会跟陈家这种言而无信的人做生意?

  可陈红星又实在不愿意将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王小萌这么一个无力气、无脑子、无银子的三无人士,门不当户不对且先不说,女儿若是跟了他,将来会有好日子过么?

  王小萌有什么?他只是农户出身,大字不认识一个,别说修仙了,就是连当商人的资格都没有。

  论力气就更离谱了,陈红星怎么都想不通,世代务农的王家,怎么会生出如此扶孱弱多病的儿子,从外表上看,王小萌简直跟那些读圣贤书,不事生产的儒家一样,面色苍白,四肢无力,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走在外面若刮大风,还得紧紧抱住柱子。

  当然了,王小萌之所以能穿越到这位陈家姑爷身上,全是拜这位姑爷太过虚弱,时常晕倒所致。

  这种现象很有可能便是民间统称的“鬼上身”。

  再论王小萌的为人处事,性格脾气,那就更令人蛋疼了。

  王小萌内向腼腆,文不成、武不就,做买卖更没有天赋,这种人除了造粪肥田,实在看不出他有多大的用处。

  若是搁在前世,就是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的那种。

  陈红星肠子都快要悔青了,这就是贪杯的下场啊!

  当年若不是多么几杯水酒,怎会闹到如今这个进退不能的尴尬境地?

  这样一无是处的姑爷,陈红星怎肯将女儿嫁给他?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王小萌穿越了,穿越到这个也叫“王小萌”的陈家姑爷身上。

  从陈姓下人口中探得这些信息后,王小萌总结了一下,将目前的情形大致归纳成两点,一好一坏。

  好的信息是:王小萌吃饭不用花钱,而且每个月还有五钱银子花销。

  坏的信息是:这样的好事也许享受不了几天了,因为陈红星可能在酝酿怎么把这个吃白食的姑爷扫地出门。

  不过王小萌并不担心。

  身为穿越者,自然比同时代的人多了那么一丢丢的厉害(小说书中,猪脚都是这样滴!)。

  保守估计,凭借这么一丢丢的厉害,自己就算被赶出陈府也不会饿死街头。

  乐观一点估计的话,王小萌觉得在这个时代发财做个富家翁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

  人的信心有时候总会不自量力的膨胀,现实的残酷将膨胀的信心打击的连渣都不剩以后,许多人变成了疯子。

  王小萌现在就有点膨胀了。

  他视这个时代的一切如土鸡瓦狗,他觉得自己用不了多久就能站在这个时代站住脚,收一大推的牛逼小弟,震虎躯、散王霸,或许连传说中元婴、还神、练虚的修士都会哭着喊着求自己当老大……

  于是,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陈府前院的花园内,王小萌负着手,笑得像花儿一般开心。他的笑容纯洁无害,从里到外焕发着喜悦的光辉。

  自己知道,通常穿越者的结局都是美好的,最普通的是当皇帝,混得最次的,回到了明朝也能当个王爷,这几乎已成了定律,自己当然也不能例外。

  只是可惜王小萌现在身上还背着一个“疯子”的恶名,于是他的笑容落在了别人的眼中,就完全鄙视那么回事了。比如抱琴眼中。

  “啊……”

  王小萌身侧不远处,恰巧路过的抱琴开始尖叫,表现的比王小萌更像疯子。

  “小姐快跑,那疯子笑了!”

  小姐当然是指陈府的千金,那个与王小萌有着夫妻名分的陈小姐。

  此刻陈小姐就在抱琴身旁,俩大姑娘瞪大了眼睛看着王小萌的笑容,目光中露出了惊骇神色。

  这样的目光注视下,王小萌当然笑不下去了,毕竟自己并不是真正的疯子,自己还是有着柔软腼腆的一面,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时,王小萌感到了有点尴尬。

  今天真是王小萌的幸运日,据说自己这位姑爷在陈府四年,也只见过陈家小姐两次。

  今天算是第三次,这种几率比日全食还小得多。

  整了整衣冠,王小萌肃然向陈小姐施了一礼,淡淡道:“在下见过小姐。”

  值得庆幸的是,王小萌穿着一身儒家士子长衫,这年头穿长衫的可都是文化人。

  酷(匠`;网正r!版首Ct发

  也不知他这身长衫从哪儿弄来的,虽说旧了一点,下摆也打了两个补丁,可它多少给王小萌添了几分儒雅的气质。

  再加上王小萌本人长的并不丑,可以称得上英俊,这又得给他加了不少分,陈小姐的俏脸忽地一下只变红了。

  女人脸红,不完全是因为羞涩,看到一个帅哥向她施礼,总会下意识的脸红一下,表示自己是个纯情的大家闺秀,这是女人天生的一种本能,其原理跟某种动物随着环境而改变的保护色是相同的。

  这也是良家妇女跟坐台小姐的区别,良家妇女脸红是因为纯情,或者是假装纯情,坐台小姐脸红则是因为发情,或者假装发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