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这名倒霉的下人正在被王小萌死死的摁在了这个灰色地带,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下人很害怕,嘴唇和下身一起打着摆子,脸色吓的变成乌黑紫色,约有休克预兆。

  王小萌观察了半响,觉得这位下人胆子不算很大,面对暴力时特为乖巧,这一点让王小萌很是欣慰,自己是一个讨厌暴力的人,可同时自己更是一个讨厌别人反抗暴力的人。

  “贵姓?”王小萌露出了和善的微笑,笑容斯文儒雅,绝对无可挑剔。

  下人脸色更紫了,哆嗦了半晌才颤着声音回道:“免贵,姓陈。”

  “好姓!”王小萌拍了一个巴掌,客套的赞道。

  下人报以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还望不吝……不吝……”王小萌挠了挠头,古代人那种文绉绉的说话令自己有点不为习惯。

  陈姓下人实在忍不住了,小心翼翼道:“不吝赐教?”

  王小萌释然的笑道:“对,还望不吝赐教。”

  “您尽管问。”很明显,下人是个很识时务的下人。

  “现在是什么朝代?”这个问题是王小萌最为关心的。

  “什么朝代?”下人一愣,很明显,“朝代”两字对于下人颇有些陌生,下人犹豫了一会,才颤颤道:“何为朝代?”说完,下人还小心的瞧了王小萌一眼,若是一个不对,立马拔腿就跑。

  王小萌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居然连“朝代”二字都不晓得是何意思?

  王小萌脸上露出微笑,继续道:“我就是想知道这是那!”

  下人擦了擦汗,强忍着恐惧:“这是陈府,“下人又怕解释不清,又道:”花园。“

  王小萌眼睛微微眯起,当快要变成细缝时,不由的露出几道寒光。

  “说,往大的说,比花园大的是陈府,比陈府大的是什么?一个一个的给我我,要不然……呵呵!“下人:“……”。

  随着一声参悟人寰的尖叫,王小萌总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仙朝大陆?嗯,很好,虽说自己的历史算不得太好,可唐宋元明清中肯定没有什么所谓的“仙朝大陆”,哪怕唐再上一位、再上一位、再上一位……也还是没有。

  我嘞个去,穿越过头了,都不在地球了,那么自己以前学过的唐诗三百首还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什么用?么用……要晓得自己还想靠这些发家致富呢?现在怎么办?

  下人望着已经入了魔障的王小萌,暗地里已然不知擦了几遍额头上的汗水,正当下人心中犹豫要不要“鱼死网破”之时,宛如羊癫疯发作的王小萌再度开口问道:“我是谁?”

  只见下人大惊失色,一手指到王小萌道:“你……你居然不知自己是谁?”

  王小萌一脸严肃的解释:“我是疯子,你忘了?”

  BS更M新最快,上酷~匠\网

  下人眼睛瞪得好大,看着王小萌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疯子;当然,这种眼神是正确的。

  “这个疯子在迷失自我……”下人心里暗暗思忖。

  王小萌也一眼不眨的盯着下人,心里暗暗发誓,要是这个下人回答自己什么“本我”,“小我”,“大我”之类的学术性答案,那么他肯定也是穿越人士,自己一定要毫不留情的把他掐死。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穿越者这个品种很稀少,一个就够了,两个就太多了……

  “您……您是陈家的姑爷啊!”下人讨好的朝王小萌笑了笑,给出了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答案。

  ……

  ……

  一炷香后,下人被意犹未尽的王小萌放走了。

  走的时候跟跟跄跄,下半身湿湿嗒嗒的,当然,这与王小萌无关,心理素质不够硬,吓的失禁是很正常。

  下人走后,王小萌站在花园中,负着手又开始……发呆。

  陌生的世界陌生的……操!除了名字不陌生以外,其它的都他妈的陌生。

  这是一个与自己前世历史根本就没有一点搭边的世界,一点未知的权利都没有,这跟自己心里幻想的很不一样,说好的穿越成王爷呢?

  嗯……也不对,这个鬼世界还不晓得有没有王爷。

  仙朝大陆第六次轮回,一次轮回为六万年,距离上古末年,诸神黄昏,已然过去了整整三十六万年岁月。

  而自己,恰好赶上了第六轮回的末年,通俗来讲,也就是最后一班末班车了,很苦逼的孩子。

  此间,生存应该是个大问题,先说说自己的环境,不知是运气好还是不好,自己目前所处的陈府乃是仙朝大陆六大门派之一黄山派所管辖的地盘,并且离黄山派很近,近的莫说什么传说中的御剑飞行了,就是骑着牲口(马)也至多只要一个时辰。

  陈府,一个借着黄山派这个巨大保护伞而春风新富裕起来的商户,以种地屯粮起家,短短一二十年内,发展到如今良田百顷,粮仓富足,商铺众多的殷实商户,县城内商铺十数家,按前世的标准来说,多少也算是黄山镇内打出品牌的乡镇企业了。

  陈家的家主当然也是姓陈,是自己名义上的岳父大人,家主今年四十岁,他本有一个很有趣的名字陈四六。

  只是随着家业逐渐庞大,爹娘取得数字名字尤为……上不得门面,于是又换了一个高端上档次的名字,陈红星。名字相传是一名仙人游离黄山镇时,陈四六花重金得来。

  至于自己这个陈府姑爷的身份,说来实在有些尴尬,自己……额,不对,应当是说自己身体前任的主人,也就是以前的王小萌。

  这得归功于王小萌的老爹,王小萌祖祖辈辈都是农户,往上三代都是,世代在黄山镇内的一个小村庄里种地,那年的陈红星还没有发达,下乡收粮食的时候被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蛇给咬了,躺在田埂边哼哼唧唧等死的时候,正好王小萌的老爹路过,农户都比较善良厚道,于是王小萌他爹便救下了陈红星。

  被救后的陈红星感激的不要不要的,当即掏出银子聊表心意,王小萌他爹也是风格高尚,死活都不肯收下。

  陈红星报恩无门,很是纠结。

  事实证明,没有发达的人还是很有良心的。

  晚上陈红星便在王小萌家住下,话说陈红星也是个猛人,毒伤还没好,便跟王小萌的老爹喝起酒来,二人推杯换盏,喝得面红耳赤,没过一会二人便开始称兄道弟,交情很快升华,一顿饭的功夫便铁的跟发小似的。

  陈红星喝着喝着,见到一旁正在冒着鼻涕泡儿的王小萌,灵台穴仿佛被雷击中了似的,立马福至心灵,他想到了报答王家救命大恩的办法,于是指着当时才一碎大的王小萌,一定要跟王小萌他爹结成儿女亲家,哭喊着要把他婆娘肚里还不知是男女的胎儿许配给王小萌,王小萌他爹拦了大半宿硬是没拦住。

  所以说,做人善良,老天必有回报,日行一善实在是很有必要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一类的话都是扯淡,可能白捞着一漂亮媳妇儿,却是实打实的便宜。

  还有一点尤为重要,那就是:做人就算不善良,但你的酒品一定要好,喝高了就老实躺下睡觉,别满口胡乱许诺什么事,否则等到酒醒,后悔什么的也来不及了。

  王小萌敢打赌,陈红星发达以后,肯定在夜深人静之时狠狠扇过自己嘴巴子,而且肯定不止一次。

  过了一年,陈家的财力愈发雄厚,而且他的老婆真给他生了一个女儿,取名陈媛,再后来,陈红星努力为仙朝大陆添人加口,老牛自知夕阳晚,不须扬鞭自奋蹄,在他的辛勤耕耘下,婆娘又给他生了个儿子,取名陈虎。

  一儿一女承欢膝下,陈家有后,家庭自然和睦。

  与此相反,王家却走起了背运。

  天有不测风云,王小萌的双亲,则是患了重病,双双撒手人间,王小萌他爹临死时记忆力如有神助,竟然记得十年前有这么一门儿女亲事,他死死的拉着王小萌的手,嘱咐他去黄山镇,投奔他未来的老丈人,指望老丈人能提点一下女婿,或许将来能奔个好一点的前程,总比一辈子种地强。

  王小萌是个老实本份的孝子,当即便含着泪答应了父亲。

  于是王小萌卖掉了家中所余不多的几块多地,用卖得的钱葬了双亲,孤身一人便投奔陈府而去。

  王小萌就这样成了陈府的姑爷,若姑爷也算一种职业的话,算起来王小萌也有近二十年的工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