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听说了吗?咱家那窝囊姑爷又上吊,并且这一次就快死了,可不知怎么的又活了过来。”

  “不会吧?大夫不是说准备后事了吗?要晓得咱家老爷可是连棺材都准备好了,就等他咽气呢……”

  不知是谁痛心的拍了一下巴掌,道:“谁说不是呢!那小子命可真硬,三天两头寻死要活的上吊、晕倒,可就是不断气啊!真想帮他一把,掐死他得了……”

  “唉!你们也别这样说,其实咱们这位姑爷其实挺可怜的,爹娘死得早,剩了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身子骨又弱。”

  过了半响,那下人又道:“爹娘在世时给他定了门亲事吧,他当上门女婿还招人嫌,这婚事一拖就是三四年,咱家老爷也没有发话说要他俩成亲,唉!我看啊!多半这门婚事会黄了……”

  “唉!”又是一个下人嘴里叹气道:“咱们这位姑爷窝囊是窝囊了一点,可还算是老实本分,本来身世已经够可怜了,这回醒了却愈发凄惨……”

  “哦?此话何意啊?”浓浓的八卦声音响起。

  “听说啊,他这回醒来后哟,发疯了……”

  “疯了?”那人大惊,继续问道:“怎么个疯法?”

  “脑子愈发不灵光了,醒来两三天,每天都要仰着脑袋发呆,神神叨叨,嘴里念叨着什么‘打雷’……‘下雨’……哦!对了,还有什么‘钢化膜’,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钢化膜?钢化膜是何意思?”

  “滚!我若晓得,我岂不是也变成疯子了!”

  “可怜咱小姐哟……”

  ……

  王小萌醒来以后,陈府就流传着类似的各种版本,可无论各大版本如何总结,总结的一句话就是……自己疯了。

  王小萌在发呆,他也不能不发呆,毕竟要思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多的他都想在下雨天再去替自己的手机贴一张钢化膜,当然,前提是得有手机,还有古代的贴膜小哥,和那张传说中能够招雷劈的钢化膜。

  几天过去,王小萌的脑袋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通过对环境的观察,他终于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真的不是在拍戏。

  既然不是拍戏,那么肯定就是穿越咯。

  这么扯淡的事情都能让自己碰上,王小萌很后悔为什么前世不去买张彩票。

  这几天断断续续听到陈府下人的碎言碎语,王小萌对自己如今的处境多少有了几分明了。

  处境不算太好。

  首先,自己是这个陈府的上门女婿,可貌似这个身份在陈府内不太招人待见,而且成亲之日遥遥无期。

  从古至今,做别人家上门女婿的,要么家境贫寒,要么自己没有本事。

  自己很幸运,两者都有。

  其次,自己醒来时看见的那个如惊鸿一瞥,叫嚣着要埋了自己的小姑娘,她也不是陈府的千金。

  实际上,小姑娘是陈府千金身边的贴身丫鬟,名字叫做抱琴,至于为什么要叫抱琴?

  这个很简单,因为陈家的小姐善爱抚琴,既然小姐爱抚琴,那么丫鬟当然要抱琴啊!于是作为一个合格的丫鬟,抱琴便有了这么一个,三俗的名字。

  至于她为什么在自己还没断气以前就要把自己埋了,原因也很简单。

  好鞍岂能配劣马?小姑娘是在为自己的小姐不值,所以想迫不及待的把自己这匹劣马给埋了,若不是自己在那个万分危急的关头醒来,实在是人品值超常爆发。

  现在,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中,王小萌得知到了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自己终于可以什么都不做的混吃等死了,只是偶尔要受别人一丢丢白眼而已。

  坏消息则是……自己恐怕再也回不去了,毕竟自己不是机器猫。

  上辈子是值得怀念的。

  王小萌记得自己上辈子是一个混得很不容易的青年,就连贴个钢化膜都得让人便宜个五块钱,也是为了这五块钱,王小萌在下雨天趁着别人快要收摊的时候把手机拿去贴膜,紧接着耳边一声巨响,眼前一黑,整个身子一震,再度睁开眼后,除了被雷劈的记忆,就剩被吊在房梁上像块风干了的腊肉一样摇啊摇啊摇!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很深刻的道理,不要贪什么便宜五块钱在下雨打雷的时候去贴膜,哪怕人家给优惠都不成,不然很有可能变成自己这个模样,被雷给劈,然后穿越变成风干的腊肉一样摇啊摇。

  王小萌觉得自己身处在陈府的现状与自己的穿越一比,简直不算什么事。而对改变这样的现状,王小萌也非常有信心。

  还有,值得庆幸的是,王小萌长得还是英俊,剑眉星目,菱角分明,一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模样,若是行走江湖的话,完全有资格担得起“玉面飞龙”的诨号了。

  当王小萌从一面古色古香的铜镜中瞧见自己的模样后,不禁痴呆了。

  前世若有如此面貌,何至还要做一个待业的小青年啊!

  直接做一个被人包养不用干活的小青年不就好了。唉!若是前世又这个模样,想必哪怕没钱也有许多女孩倒贴吧!

  不过显然,在这个年代长得帅不一定有用,若想将这穿越的日子好好过下去,王小萌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先必须弄清楚。

  K4酷x●匠网;X永久N免◎%费◇k看E小说,

  自己这位上门女婿看来人缘奇差,自从醒来到现在,别说慰问的人了,连个跟自己说话的人都没有,所有人见了自己无不神色古怪的绕道而行。

  王小萌对此表示很淡定,他知道,府里上下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疯子。古代和现代都一样,没有谁愿意跟疯子打交道。所以,王小萌是个孤独的疯子。

  这个疯子如今只知道两件事:第一,这里是古代,至于是哪个朝代,代了解。

  第二,自己住在陈府,是陈府的上门女婿,而且只有个女婿的名分,尚未与陈府千金成亲,至于自己的新身份姓甚名谁。

  至于老家何处……待了解。

  这点消息对王小萌来说,委实太单薄了些。

  所以王小萌决定完善信息量,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这个陌生的环境。

  完善信息量的方法很直接,王小萌的具体做法是:他在陈府前院则面的花园内蹲了半个时辰,然后逮着了一个过路的下人。

  花园当然不完全是花,它也有偏僻无人的角落,属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灰色地带。

  现在,这名倒霉的下人正被王小萌死死的摁在了这个灰色地带,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