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萌醒来时的处境很要命,特想死,事实上,他的确也在死。

  至于为什么要说他“也在死”,意思是指他正在进行死亡倒计时,估摸着就二、七、三、八个数以后,他就得翻着白眼,吐着舌头,然后跑到阎罗王面前哭着喊冤,说着自己死不瞑……目。

   实际上纵观历史上,无论哪位英雄还是豪杰,只要吊死的,他都冥不了目。

  王小萌觉得自己很苦,真的苦,且还不是一般的苦,说多了都得流眼泪似的哭,自己不就下雨天给手机贴个膜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也不是什么坏事啊?

  可怎么就好端端的让雷给劈了?

  这一点王小萌一直想不明白,那贴膜的小哥挨自己那么近,自己都被劈的上吊了,怎么他就一点事情也没有呢?

  难不成就因为贴钢化膜的时候给自己少了五块钱?

  嗯……这个道理说的过去,毕竟做好事还是会有好报的,要是这么一说,一切就很合理了。

  可也有不合理的,王小萌难受的蹬了蹬腿,不合理的就是,也没见过新闻上说哪个倒霉的家伙被雷劈到了一醒来就吊上了,而且还是在一间古风味极重的房间里头。

  “妈的,闹鬼了!”又惊又怒,王小萌顾不得自己贴膜被雷击中后醒来却莫名被被挂在空中,像那风干了腊肉,他唯一能的只能是奋力求生。

  两只手抓着绳子使劲,王小萌试图将自己脖子挣脱出来,可结果……绳子却越勒越紧,两只手又像面条似的又酥又软,没有半点力气。

  脑海中有一种很熟悉且陌生的感觉,仿佛冥冥中有一道声音在告诉自己,这里是自己家,而他则挂在自己家的房梁下。

  这种感觉很诡异,就好像是人格分裂,身体内有两个自己,而那个陌生的自己则是越来越虚弱,越来越淡薄,直至不甘心的离体而去。

  脸上越来越紫,呼吸越来越困难,左右都挣扎不过去,就当王小萌以为自己快要去西天见佛主喊阿门的时候,房门不知被谁一脚踹开,且还有一声大喊:“快来人啊!姑爷又上吊了。”

  上吊?可为什么还要在前面加上一个“又”?难不成这位名叫“姑爷”的人士上吊了很多次?

  王小萌试着让自己的脑袋左右看看,他想找到那人口中的“姑爷”,想虚心的求教一番,怎么做才能怀着失望上吊而不死,而且还是“又”上吊,“又”不死的。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哪位名叫“姑爷”的人士是位高级人才啊!只要自己遇见了,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难受的不要不要的了。

  就当意识接近昏迷的时候,王小萌忽然感觉自己的双腿被人抱着,然后……使劲的往下拽,且每一次拽王小萌的舌头都不得不很应景的吐一次、两次、三次。

  王小萌觉得自己肯定是上辈子做多了什么孽,今世才会令他遇见这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葩。

  没见过人上吊么?电视里是怎么演的?“咻!”的一声,一把飞刀飞了过去把上吊的绳子给割断了,就算不能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咻!”,可你也不能抱着别人的大腿就那么的使劲拽啊!难不成你妈妈就没有告诉你这样很不礼貌么?

  “靠!故意的!故……意的,老子要告你们,谋……谋杀……”王小萌觉得贴膜时被雷劈死其实也挺好的,至少是不知不觉,“咻!”的一声,醒来以后自己就和佛主谈经谈理想,可上吊呢?好么,这都多少时间了,还不死,不知道宝宝难受啊!

  便在王小萌还来不及重新活过来又将稀里糊涂痛苦死去的时候,一个犹如天籁之音的声音在王小萌耳边响起,“哎呀!你这倒霉玩意,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你怎么就记不住呢,姑爷上吊不能拽,不能拽。”

  很好,看来来的这位对上吊有着许多宝贵的经验,随着的他的出现,自己很有可能被救,并且幸运的活下来。

  王小萌居高临下的望着还在使劲往下拽自己腿的奇葩,王小萌的眼睛睁得老大,很好,就是这个人,这个带着满满爱心差点送自己去见佛祖念经的人,自己要记牢,狠狠的记牢,待到有一日自己脱离脖子上那根绳子的时候,一定要报,报复……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

  王小萌的眼睛还未有睁开耳边却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道:“唉!请恕老朽无能,这一次,姑爷上吊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亦或者是下人们救人的方法不对。气若游丝,脉相虚浮,恐怕……命不久矣!”

  王小萌一愣,说谁呢?难不成是在说自己?

  王小萌刚想开口证明自己不是什么命不久矣而是长命百岁时,一个娇脆活泼的女声紧接着竟然欢笑道:“真的么?真的么?上天有眼,仙人保佑,我家小姐总算是不用嫁给这个窝囊废了,来人啊!快把这人拖出去挖个坑埋了。”

  王小萌一惊,赶紧睁开眼睛,却见一个穿着古装的小姑娘万分雀跃的指着自己,正扭头朝着房门外叫人,而旁边的一位同样穿着古装的老头,正一脸古怪的瞧着小姑娘。

  王小萌可以确定了,这小姑娘方才口中挖坑要埋的人就是自己了。多么惊险的一幕啊!得亏自己及时醒来,若是晚个一时半刻,估计就得活埋了。

  “慢着!慢着!”如此紧急时刻,王小萌也不得不出声了:“慢着,大夫啊!大夫,您老可是大夫啊!可不能像那些小年轻那样胡来,你们大夫的宗旨不是不放弃不抛弃么?您在仔细看看,我还有得救……”

  一个气若游丝眼看快要断气的人竟然开口说话,眼前这情景实在太阴森诡异了。

  屋子里一老一小两位,顿时惊呆了。

  小姑娘眼睛睁的大大的,死死的盯着王小萌,如同见了鬼似的,沉默许久,终于心理上再也忍受不住的放声大叫:“哇!鬼!鬼啊!”

  TV酷{匠Pk网正)u版首h)发

  “我不是鬼”王小萌虽然觉得自己身体很虚弱,可事关自己作为人的身份,所以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

  小姑娘跑出去了,屋里只剩哪位穿着古装的老头,他的表情和方才哪位跑出去的小姑娘如同一辙。

  王小萌急忙向他辩解道:“我真的不是鬼。”

  老头木然的点了点头。

  很好被人认同是一件幸福的事情,由此看来,姜还是老的辣,且单凭这点,就能看出人家老头心里不是一般的强,至少要比某位连招呼都不打跑出去的小姑娘要强。

  王小萌感激的朝他笑了笑道:“人们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先生果然比年轻人淡定多了,值得鼓……励啊!”

  谁知王小萌声音方落,老头便扯着嗓子惊道:“鬼啊!”

  随后老头便极淡定、极不礼貌的与刚才那位小姑娘如同一辙的朝着门口跑去,且逃跑的途中老头也不知撞坏了多少东西。

  王小萌看着都疼,当然,他并不是为老头疼,他是为东西疼,谁让那老头那么不礼貌?

  王小萌在发呆,方才惊慌闪身而出的小姑娘有点眼熟……惊鸿一瞥中,像极了自己当年的初恋女友乐乐,想不到乐乐穿古装如此漂。

  随即王小萌心里一暗,嘴角也慢慢浮现出苦涩,这又怎可能?

  她最终不是变作了自己的过客么?

  虽说一不小心走进心里怎么也出不来了,可过客毕竟只能是过客,无论再怎么心痛,人家都已经客气的走过去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王小萌开始打量目前所处的环境。

  很显然,这个环境并不是怎么好,屋子大约十个平凡左右,除了一张破旧的床,别无它物。

  自己的身上盖着一张薄薄的被子,抬起手,王小萌发现自己穿着一身白色里衣,样式跟刚才那一老一小相同,都是古装。

  王小萌吃了一惊,开什么玩笑?拍戏呢?

  挠了挠头,王小萌又感觉不对了,伸手在头顶一摸,靠!自己什么时候长出这么的头发?而且还在头顶结了一个綰髻,这让他越发感到惶然。

  愣了一会,王小萌疯了似的掀开被子,伸手在自己的胯下摸了一下,然后如释重负般长长吁了口气,道:“还好,小弟弟还在,男人雄风犹存,佛主保佑,阿门!”

  松口气的同时,一个字眼闪电般掠过脑海:穿越。

  太扯蛋了吧?自己给手机贴个钢化膜就穿越了?

  王小萌面孔抽搐了几下,有种抱着枕头的冲动,想哭,想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