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李逸疑惑不解的时候,对面这个人影突然摆了一副“伏兽拳”的起手式,一招一式的打起了拳法。随着那道人影的不断的辗转腾挪,一套拳法还没有施展完毕,李逸就已经看得目瞪口呆。

  他越看越心惊,对方每一招都彷佛化身为各种上古凶兽,一招一式凶猛异常。李逸激动的在旁边跟着打了起来,虽然根本无法达到那道身影的状态,但还是令他受益匪浅。

  突然,对面的那人招式猛的一变,身形化为为象形的一招,名为“地动山摇”。

  只见他右脚高高的抬起,猛的一步踏出,李逸感觉对面的那道身影,好似瞬间变成了一头狂暴的猛犸巨象,抬起一只粗壮的前足猛的向前砸下。

  “嘭”的一声。

  整个广场都为之一震,也震得他眼前一黑,精神都恍惚了起来。

  对面那道身影的招式突然一变,身形又瞬间化为虎形,使出了一招“白虎剥皮”。

  那道身影彷佛真的化为了一头斑斓白虎,拳随身走,刹那间如猛虎下山般扑了过来,甚至带动了周围的风势,两只手臂也如一对虎爪凶狠的劈了下来,轰然刮起的一股飓风,把李逸的头发吹得丝丝竖立。

  “啊……”

  李逸惊醒了,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全身上下都是冷汗。

  他擦了把额头的汗水,回忆着梦中的情景。

  这个梦简直是身临其境一般,梦中的事情也依然清晰的记得,尤其是最后虎形的那一招“白虎剥皮”,至今还让他心有余悸。

  对于这个神奇的梦,李逸并未在意。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能昨天练拳练得太辛苦了,所以才做了这个奇怪的梦吧。

  此时天色已经微亮,李逸从床上起来,简单的洗漱过后,来到屋后的小院。

  李逸没有马上修炼,而是闭上了眼睛,慢慢的回忆着昨晚的梦境。这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那一招一式,直到现在他还清晰的记得,而且深深的铭刻在他的脑海里。

  这套拳法他练了几年,以他在末世无数次搏杀的经验,始终认为这套拳法并不适合实战。可是昨晚的那个梦,却让他对这套拳法,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一套筑基的练体拳法,居然能打出这样的效果。

  每招每式都仿佛化身为一头暴戾的上古凶兽,那狂暴的攻击,即便他经历了过残酷的末世,却依然被震撼到了。

  尤其是最后一招,李逸甚至从那道身影中隐约看到了一头斑斓白虎的虚影。

  虎乃山中之君、百兽之王,威武咄咄逼人。

  风生从虎,一声长啸,狂风席卷大地,风生八面之威。

  那一招“白虎剥皮”,让李逸彷佛真的看到了一头凶悍的斑斓白虎,向他疯狂扑来,甚至引动风势,卷起一股剧烈的狂风,吹得他摇摇欲坠。

  即便李逸无数次游走于生死的边缘,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可在白虎扑来的那一刻,还是让他感到心惊胆战。

  想到这里,李逸摆起了拳架,脑海中回忆着昨晚那道身影,然后一招一式的打了起来。

  这一次,他的动作非常的缓慢,尽量模仿昨晚梦境中的拳法一招一式的打了起来。

  虽然昨晚那道身影打出的拳法,招式和他平时修炼的“伏兽拳”没什么两样,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很多细节都有着明显的不同,而且每一招的身形步法,甚至眼神和气势,都和凶兽极为神似。

  李逸尽量模仿着昨晚那道身影,但依然不得要领,即便如此,一套拳法结束以后,他已经是大汗淋漓,感觉浑身上下酸痛不已。

  以前至少打几遍,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李逸精神大振,彷佛推开了一扇大门,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他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一鼓作气接连打了几遍。

  直到他再也打不动了,才收拳站立,呼呼的喘着粗气,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双腿也开始发抖,都快站不住了。

  他盘膝坐在了地上,开始修炼后天境武修的练气功法,一遍一遍的运转内气,在体内的经脉中不断的游走。

  武修只有突破先天境,才能引天地灵气入体。先天之前只能用意念调动体内的内家真气,按周天路线运行,练气修脉,最后达到蕴养经脉和丹田的目的。

  炼拳强化肉身,练气蕴养经脉,一动一静,相辅相成。

  后天境就是武修筑基的阶段,这是水磨功夫,没有一丝捷径,必须常年累月的刻苦修炼。基础打得越扎实,武修以后的路就走得越远。

  过了好久,李逸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原本身上大汗淋漓,可此刻已经干爽如新。浑身上下的皮肉筋膜好像充满了力量,让他兴奋不已。

  没想到做了一个梦,居然有这么大的收获。这套拳法绝没有那么简单,其中的玄奥深不可测,现在他也只是初窥门径。

  若是天天如此修炼,过不了多久,就会突破到锻骨阶段了吧。李逸越想越激动,又开始一遍遍的打了起来。

  直到朝阳初升,他才结束修炼。

  早餐的时候,李逸向爹娘问起了伏兽拳的事情,却被许悠云数落了一番。

  “小逸,后天境阶段只有踏踏实实的苦练,筑基才能扎实,千万急不得。以前我很少跟你讲这些,就是怕你胡思乱想。今天你就去家族武堂修炼,那里有先天境的长老专门辅导,进境会更快一些。”

  许家是传承多年的武修家族,专门设有供家族主家以及旁支的所有优秀年轻子弟修炼的武堂。

  李逸被一名家族管事带到了武堂的练功场,这里正有几十个少年在一遍遍的修炼着炼体拳法。

  一名先天境初阶的中年男子让李逸练了一遍伏兽拳,然后满意的点点头。勉励了李逸几句,并要求他不要懈怠,然后就去教导其他人了。

  一帮少年都停了下来,他们围在几个锦衣少年身边,不断的打量着李逸。

  李逸在山村呆的久了,虽然换上了锦袍,但和这些少年相比,还是显得土里土气。

  “又有人来了,这是哪个旁支的子弟啊?”

  “这人怎么像个土包子?”

  “我知道他,是姑姑家的,什么叫像啊,他就是个土包子,哈哈……”

  一帮少年男女聚在一起对李逸品头论足,不时发出一阵哄笑。

  为首的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冷笑道:“他不是我们许家的人,大家以后不用理他。”

  主家的几个少爷受他们父母的影响,都不怎么待见李逸。武堂大都是许家旁支出身,看到主家几位少爷的态度,也知道以后该如何做了。

  整个上午李逸都是独自修炼,大家都在刻意的孤立他。他也乐得如此,他可不想和一帮半大孩子厮混在一起。

  他来武堂的真正目的是这里的藏书楼,里面收藏了很多功法武技和武修的修炼心得。

  中午在武堂吃了饭,李逸直接溜到了藏书楼。一个面容苍老,头发斑白的老者,正拿着一本古书坐在那里津津有味的看着。

  他看到了李逸,皱着眉头道:“你一个后天初阶,来这里做什么,去去……回去好好修炼,等后天高阶再来。”

  李逸连忙施礼道:“前辈,最近练拳有了些领悟,想找一本家族前辈练拳的心得,希望前辈指点。”

  那个老者听了一愣,随即点头赞许道:“你通过练拳能领悟出一些东西,说明你练拳用心。现在的孩子啊,只想着学习强大的武技,却不知炼体筑基才是根本。你进去吧,最里面的一排架子上好像有几本,记住每次只能取走一本,不得损坏。”

  李逸连忙施礼谢过,然后走进了藏书楼。整座楼分为两层,一楼面积足有几百平米,摆着一排排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书籍古册。

  他按照老人指点,来到了藏书楼的最里面。突然,他感觉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只听一声尖叫传来,把李逸吓了一跳。

  Y_更新◇“最快上aD酷匠=网}

  李逸低头一看,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正抱着小脚坐在那里,满脸怒色的看着李逸。她扎着一对牛角辫,眼珠漆黑,充满了灵气,虽然年齿尚稚,可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你这人走路怎么不看着点儿……”

  面对小女孩的质问,李逸只好连连赔礼,然后径直去了里面。可那个小女孩却跟在他的身后,满脸疑惑的问道:“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昨天才到的……”

  还没等他说完呢,那个小女孩就打断了李逸。

  “啊……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姑姑家的哥哥吧,我叫许瑶,我爸是许桐,也就是你的大舅。听说你家住在大山边上,大山里是不是很好玩啊?”

  小女孩连珠炮似的,不断抛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弄得李逸烦不胜烦。

  他索性不去理她,自顾自的在书架上翻阅,找到一本想看的,就靠在墙壁上翻看。

  尽管李逸不理她,可那个小女孩却根本不在乎,不断在李逸的耳边鼓噪,让他根本无法专心看书。

  李逸苦笑着道:“小妹妹,我正在找书,等我找到了,我们再聊好吗?”

  那个小女孩一听,就噘起了嘴。但是马上又恢复了笑容。

  “你说说什么书,我可以帮你找,这里的书我都翻过……”她说完就满脸期待的看着李逸。

  李逸只好说道:“我想找家族前辈修炼伏兽拳的心得。”

  那个小女孩狡黠的一笑,拉着李逸的手就来到了一处书架的下面,在上面翻出了几本书递给了李逸。她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蹦蹦跳跳的跑到另一处书架,蹲下来翻找了半天,然后才拿着一本破旧的古书跑了过来。

  “这一本也是,只是放在这里很多年了,根本没人看。你要找的书,都在这里了。”

  李逸接过那本破旧的皮质古书,上面用古字写着伏兽拳三个大字,字体古朴大气,一股沧桑感扑面而来。

  李瑶帮他找到了书,李逸只好陪着她聊了一会儿。女孩很可爱,而且单纯善良,聊了几句,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小不点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