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逸……小逸……”

  正在李逸频临绝望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两个熟悉的声音。

  李逸转头一看,发现爹和娘正从远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呼喊着他的名字。

  许悠云哭喊着扑了上来,把李逸紧紧的搂在了怀里,大声的哭喊道:“小逸,你说话啊……你别吓娘……你快说话啊,呜呜……”

  李逸并不理会母亲,赤红如血的双眼,依然死死的盯着对面那个深不可测的老者。

  许悠云看出了李逸的紧张,连忙小声的说道:“那是你外公,刚才正好他赶到救了我们,担心你们几个的安危,就先一步进山来寻你们。”

  听了娘的话,李逸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一直紧紧的绷着神经也终于松弛了下来,身体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软软的瘫在了许悠云的怀里。

  老人面色依然阴沉,他转过头,冷冷看了李子峰一眼。

  然后拿出一枚丹药递过去,沉声说道:“把这个给他服下去……”

  然后叹了口气道:“你生了个好儿子……只是可惜了,资质稍稍差了些……”他说完转身离开了。

  李子峰听了老人的话,顿时一愣。

  他看到老人离开了,连忙紧走了几步,来到了李逸的身边,把丹药给他服下,然后把他背在身上,和许悠云跟随在老人身后,慢慢的沿着河岸向大山的外面走去。

  灰原城,宿州西南边陲的一座小城,坐落在雁荡山脉的南麓。

  城西的许家,因其家中的老祖许烈阳修为已至先天巅峰境界,相当于半只脚踏入了神魂境,故而许家也是灰原城最强大的武修家族之一。

  今天许家主家大院的门外站着三个面目威严,身着华袍的中年男子。

  许家的众多家仆和侍女,都是小心的侍候着。大家的心里都非常奇怪,平时家里难得一见的几位爷,怎么都聚到了这里。

  为首的一人四十几岁,脸容清癯,状貌威严。他是许韵秋的大哥许桐。

  旁边一名面目白净的中年男子凑过来,微笑着说道:“大哥,小妹这次回来,家里难道就没个说法?”

  “老二,小妹这次回来,我们几个当哥哥的可不能给脸子。她从小就被家里人宠着,离家这十几年了,在外面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呢。事情都过去了,就别再计较了。”

  “大哥,你这话可不对……”

  这时,一个面貌粗犷的中年汉子也凑了过来,“当年她一声不响的离开家,弄得我们与何家势同水火。我们许家自此也绝了浩然宗的路子,因为少了浩然宗的几个名额,弄得家里旁支一些资质不错的孩子,每次都被生生的耽误几年,还不是因为何家在浩然宗那个做长老的长辈挡着。

  何家控制着灰原城的丹药生意,我们许家每年都得从外面高价购买,就这一项,每年损失多少银子。若不是因为她,爹能现在还卡在先天吗。大哥,我话说到头里,你别指望我有什么好脸色。”

  许桐苦笑着道:“老三……”

  那个粗旷的中年男子根本不容许桐说话,又激动的说道:“许家的老家伙又闭关了,若是这次突破,灰原城还有我们许家的好日子过吗?”

  这时,许烈阳领着李逸一家走进了街口,几个人连忙迎了上去,分别给许烈阳施礼。

  许桐看着身着粗布衣裙的小妹,心中不免泛起一阵感慨,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以前在家里的时候,除了爹就属他最疼小妹了。

  许桐想对小妹说点什么,可旁边的许烈阳瞪了许桐身后的两人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们怎么都出来了,难道不用修炼了吗,都给我滚回去修炼……”

  说完转过头对许桐说道:“老大,你来安置一下。”说完转身进了许家大院。

  许桐答应着,目送着父亲离开,然后转过头冲许悠云唏嘘道:“小妹,你终于回家了……”

  许悠云看着这个当年最疼她的大哥,眼泪顿时流了下来,但是孩子在身边,她只能抹了把眼睛,然后为大哥介绍家人。

  “大哥,这是子峰,这是你外甥……”

  看到了李子峰,许桐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了,但还是看在小妹的面子上,勉强应付着。对李逸他们三个,更是不闻不问。

  李逸从来到许家大院的门前,就静静的打量着他的几个舅舅,发现几人对他们并不是很欢迎,那两个舅舅甚至还满脸的厌恶。

  就算是和娘最亲密的大舅,对爹也是非常冷淡,对他和弟弟妹妹更是干脆无视。

  李逸转过头,看着爹满脸尴尬的样子,让他非常的愤怒,心里压抑着一股邪火无处宣泄。

  但他知道现在只能隐忍。虽然他不想寄人篱下,但何家人既然找到了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弟弟妹妹还小,除了暂时住在许家,还能去哪里。这次如果不是外公赶到,他们弄不好就会家破人亡。

  许桐领着李逸一家进了许家大院,院子里随处都是精致的亭台楼阁,清幽的池馆水塘,假山怪石印衬在古树翠柏之下,还有花坛盆栽点缀其间。

  李逸的弟弟妹妹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景,惹得两个小家伙欢呼不断,不时的还跑过去玩一会儿。

  许家大院的仆人和侍女也都奇怪的打量着李逸一家。

  当他们看到李逸一家身上的粗布衣袍,全都露出鄙夷的神色。

  尤其是看到李逸弟弟妹妹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全都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掩嘴偷笑。

  他们在院子里左拐右拐的走了好久,终于来到了最里面的一处宅子。

  当许悠云走进了院子的时候,再一次流下了眼泪,这个院子是她小时候的宅子。

  许桐笑了一下道:“你走之后,爹就吩咐了,这个院子里的东西,谁也不许动一下,他经常来这个院子,有时候一呆就是几天。”

  他说完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许悠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了起来。

  Yi看正e版g章节上◎酷匠网_

  李逸连忙走过去轻轻的挽住她,弟弟妹妹也懂事的没有调皮,跑过来抱住娘的腿。

  李逸打量着这个院子,发现这里可比外面奢华多了,而且丝毫没有空置了十几年的样子,一看就是经常有人打扫,看来娘当年在家真是被宠得没边儿了。

  过了一会儿,十几个丫头婆子来到了院子,侍候着李逸一家洗漱更衣,并帮着他们安顿了下来。

  娘的情绪一直不好,爹则是满脸的沉重,只有弟弟妹妹玩得非常开心。

  来灰原城的路上,李逸一直服用外公给的丹药,身体已经恢复如初。

  现在他要抓紧一切时间修炼,争取让自己尽快的强大起来,他来到屋后一个静寂的小院,开始了今天的修炼。

  这个世界的武修都是从几岁开始修炼,经过一年左右的筑基,就可以进入后天境。

  后天境分为练皮、练肉、练筋、淬骨、淬血、淬髓,锻脏、锻脉、锻神九个阶段,主要是强化肉身,蕴养经脉。

  这个阶段没什么捷径,只有常年苦练肉身,温养经脉,厚积薄发方能最后突破到先天境界,成为这个世界真正意义上的武修。

  李逸摆起拳架,在院子里一遍遍的打起了的炼体拳法,这套拳法是母亲教他的,名为“伏兽拳”,是许家独门的炼体拳法,供家族的年轻子弟练体筑基。

  整套拳法模仿龙、虎、熊、鹰、豹、蛇、猿、象八种上古凶兽的进攻姿态,常年修炼,能使后天武修的肉身更加强横。

  这套拳他已经练了五六年,如今打起来虎虎生风,龙腾、虎扑、熊霸、鹰捉、豹跃、蛇柔、猿灵、象蹋,每招每式都形神生动,出拳也格外有力。

  毕竟来自凶险残酷的末世,经过多年的生死搏杀,早就知道如何巧妙的运用力量。他仅练了几天,就深谙这套拳法中的玄妙,效果不知道比同龄孩子强出多少倍。

  但是以前李逸修炼却并不刻苦,他更愿意和家人在一起,尽情的享受着这一份家的温馨。

  可自从他见识到了这个世界强大的力量,也让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刻苦修炼。只有让自己变强,才能和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晚上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李逸彻夜难眠。

  来灰原城的路上,外公和娘相互都是冷着脸,谁也不理谁。

  但李逸能感觉得出,外公看着母亲的时候,脸色虽然一直冷淡,但眼神里却隐藏着深深的关爱。

  娘也是一样,已近中年的她,自打见到了外公,就像是一个和长辈置气的小姑娘。

  也许外公早就知道他们一家人住在这个村子,可能经常偷偷的去看娘。而且外公肯定在何家设了眼线,要不怎么可能赶得这么巧。

  外公只是救下了爹娘,并未对何家主家的嫡出那个先天武修下杀手,只是薄惩了他一番,就把他们赶走了。

  看来这个何家在灰原城的势力很大,外公先天巅峰的修为,依然不想与何家彻底的撕破脸。

  李逸还想起了那天好像有什么东西,接连在他体内震动了两次,这几天李逸一直在胡思乱想,也在不断的运功修炼,试图找到原因,可是震动了两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他翻来覆去的想着心事,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李逸睡着睡着,突然惊醒了。

  发现自己正置身在一个巨大的广场,周围是一片片古朴宏伟的建筑。

  空旷的广场上,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好像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样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