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什么喊,谁找我……”

  许悠云笑呵呵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到那名华服男子,她的脸色也阴沉下来。

  她扫了眼李逸,李逸心领神会的把弟弟妹妹领进屋里。许悠云不动声色的从脖子上拽下一枚玉佩,塞在李逸的手中,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嘱咐道。

  “小逸,带弟弟妹妹赶快逃,拿着这块玉佩去灰原城许家找你外公……”

  李逸接过玉佩,冲着母亲重重的点了点头,领着弟弟妹妹走进了屋子。

  他在自己床铺下翻出一把短刀,然后抱着弟弟妹妹来到堂屋,跳起来踹碎了后窗,猛地一步跃到了窗台上,回头深深的看了小院一眼,转身毅然离去。

  李逸抱着弟弟妹妹向着远处的大山狂奔,没跑多远就被两名壮汉拦住了去路。拦路的两人都是后天境高阶武修,对李逸这个后天初阶的半大孩子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小兔崽子,往哪跑……嘿嘿……”

  其中一人狞笑着走过来,伸手就想抓李逸的衣领,李逸满脸惊恐,好像被吓得腿都软了,身体蹲在了地上,他的弟弟妹妹毕竟还小,也都被吓得哭了起来。

  两名壮汉看到几个孩子的害怕的样子,嚣张的大笑了起来。

  “唰……”

  一把沙土突然扬了过来,正在狂笑的两名武修,当时就被沙土迷住了眼睛。

  李逸猛的站起身,手中短刀顺势划过了一名武修的脖颈,趁另一各武修反应过来之前,身形猛的一转,挥刀再次划向对方的咽喉。

  那名武修也很了得,虽然双眼暂时被迷住了,可依然仰头躲过了李逸的偷袭。

  李逸趁着对方后仰,突然一跃而起,双脚以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像一把剪刀似的夹住了对方的脖子,身体借势猛的一个翻转,诡异的把那名武修的身体直接摔翻在地。

  李逸手中的短刀也迅速出手,“噗”的一声,短刀深深的插进了对方的胸膛。

  他拔出短刀,一把抱起已经吓呆了的弟弟妹妹,疯了似的向远处的大山狂奔而去。

  此时,李逸家的小院里,十几名武修把李子峰和许悠云围在了中间。

  锦衣男子看了许悠云一眼,然后笑着道:“悠云妹子,我找的你好苦啊……”

  “何宏生,少说废话,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锦衣男子冷笑道:“当年你与人私奔,毁了我们两家的婚约,让我们何家丢尽了脸面。如今婚约还在,你还是我们何家的人,当然,正房你不用想了,进了门只能做我的妾室。你若是答应,我们两家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

  “你休想……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进你们何家的门。”

  听了许悠云的话,何宏生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了,今天我就杀了你这个相好和那几个野种,哼……我们之间的账,等你进了何家的门,我们再慢慢算。”

  这时,一名武修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在何宏生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

  何宏生脸色顿时一变,转身对身后的一名先天境修士沉声说道:“哼……想跑,你带人去追那几个野种,死活不论……”

  李子峰和许悠云疯了似的冲过去,斩杀了两名后天镜武修,但马上就被何宏生等四名先天武修拦了下来。

  面对四名先天武修的围攻,他们只能任由那名先天武修带着人冲出了院子。

  李逸抱着弟弟妹妹冲进了茫茫大山,翻过几座山峦,来到一簇灌木从的前面,拨开纷乱的枝桠,抱着弟弟妹妹钻了进去。

  灌木丛的后面是一个山洞,位置极为隐蔽。这是李逸在大山中的一个藏身之所,这是前世养成的习惯,若是没有一个这样的地方,他连觉都睡不踏实。

  他把弟弟妹妹放了下来,沉声道:“你们在这里等着,不要出声,哥哥去接爹娘……”

  两个小家伙已经被吓坏了,满脸泪水的点着头,眼神里满是惊恐的神色。

  李逸来到了洞穴的里面,从一个破旧的木箱里拿起一支猎弓和一个配了十几支羽箭的箭囊,斜挎在身上。

  他平静的做着这一切,但心里却淤积着浓浓的怒火,家人就是他的命根子,不管是谁,触动这块逆鳞,他都会不死不休。

  妹妹站在那里,哭花的小脸满是泪水,楚楚可怜的看着他。李逸走过去蹲下来,把她轻轻的搂在怀里。

  怀里瘦小的身子抽泣了起来,奶声奶气的说道:“哥哥,我怕……”

  李逸的心顿时揪紧了,就像被刀狠狠的割了一下似的。他深吸了一口气,紧了紧怀里的妹妹,一狠心站起身走出了洞穴。

  他出了洞穴就向山下狂奔,可是没跑多远就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望着远方,眼中寒芒一闪,转身钻进了旁边的树林。

  李逸趴在一片灌木丛里,小心的观察着几名追上来的武修,其中有一名先天境武修,让他不敢有丝毫妄动。

  现在就希望这几人赶快过去,他好尽快的赶回家中。

  李逸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对方前进的方向,正是弟弟妹妹藏身的地方,他们到底还小,万一弄出声响,势必逃不过那名先天武修的感知。

  李逸一狠心,从后背摘下了猎弓。

  这一箭射出去,势必会让他陷入极度的危险之中,但李逸为了引开他们,哪还顾得上。

  “嗖……”

  一支羽箭刹那间射入一名何家武修的右眼,箭头从脑后贯穿而出。

  _7酷匠《u网唯√Q一“正+0版《,其3他都是{盗版$¤

  “嗖……”

  又是一支羽箭从密集的枝桠之间疾射而来。

  几名何家的武修有了防备,纷纷趴伏在地上。但还是有一名何家武修被射中了肩膀,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何宏伟听到了惨叫声,双脚接连在几株树干上点了几下,不断的忽起忽落,冲到了几名武修所在的地方。

  “啊……”

  中箭的那名武修,忽然死死的抱着脖子,嘶哑的喊了起来,就像撕扯厚皮纸似的,听着就让人瘆得慌。

  “箭上有毒……”

  一个何家的武修连忙解开腰间的包囊,手忙脚乱的拿出解毒的丹药塞进他的嘴里。但终归晚了一步,那个武修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黑。

  何伟怒骂了一句,猛的一跃而起,转眼就冲到了对面的那片树林。精神力左右一扫,气机死死的盯住了前方的李逸。

  李逸在密林中亡命奔逃,那名先天武修死死的咬住他不放。

  他一边奔跑,一边凝思苦想着逃出生天的办法。对方可是先天境,以他后天初阶的修为,硬抗那就是找死。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阵轰鸣声,不远处是一个悬崖,下面有条落差极大的河流,奔腾的激流犹如猛虎下山般,向雁荡山深处倾泻而下。

  李逸眼睛一亮,顿时有了主意,向前方的那个悬崖冲了过去。

  何伟已经被彻底的激怒了,这个小兔崽子太油滑了,他几次出手都被这小子利用密林里复杂的环境逃过了攻击。

  他加快速度追出了密林,发现那个小子正气喘吁吁的站在一处悬崖的边缘。看到他追上来,脸上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哈哈……小兔崽子,你跑啊……”

  李逸看了一眼悬崖下面,战战兢兢的转过身,稚嫩的小脸满是惊恐的神色,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已经快崩溃了。

  何伟看着走投无路的李逸,心里暗自冷笑,到底是个半大孩子,在如此的绝境之下,面对先天武修,这小子都快被吓哭了。

  “小子,乖乖的跟我走,我还能留你一条小命,若是不老实就宰了你……”

  他说完缓缓的走过去,浑身散发着一股强大威势。对面的那个半大孩子被吓得腿一软,“噗通”一下坐在了地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何伟走到了李逸的身边,伸手就要把已经瘫在地上的李逸拎起来。

  突然,原本精神崩溃的李逸,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支羽箭,迅雷不及掩耳的刺向了何伟的腹部。

  “啊……”

  何伟就感觉小腹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好在先天武修已经可以引天地灵气入体,形成灵气护体,普通刀剑和弓弩,根本无法刺破先天武修的肌肤。

  他瞬间聚集了体内的灵气,羽箭仅刺进去一寸左右就再也刺不进去了。

  李逸偷袭不成,身体猛的一滚,不管不顾的滚下了悬崖,一头跳进了倾泄而下的河水之中,瞬间被激流冲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