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李逸

  雁荡山脉,如一头狰狞的怪兽蜷卧,云浓雾密,绵延数千里。界石沟,雁荡山脉西北边缘的一处险地,几座危峰兀立其间。

  崖壁陡似斧削,山石如断。

  一个清瘦的少年正站在峡谷的边缘,他穿着粗布的灰色短装,背着一个竹篓,腰间别着柴刀、药锄和装水的竹筒。

  十三四岁的年纪,一张稚嫩的小脸,面目还算清秀。

  但平静如水的眼神,却少了这个年龄该有的跳脱,让人无法和眼前这个半大的孩子联系在一起。

  少年擦了把额头的汗水,跑进了幽深的峡谷。他身形灵活的在地形复杂的峡谷内穿行,不时会停下来,拿出药锄采下一株凡草。

  一处石壁的下面,一株小草,令他眼睛一亮。翠绿的几个叶片水灵灵的,显得晶莹剔透。

  “居然是七星草,一品灵草在雁荡山的边缘可不多。”

  少年面色平静,只是嘴角微微的动了一下,他慢慢的走向了那处岩壁。

  突然,岩壁的缝隙里瞬间窜出了一道灰影,直奔他扑了过来。

  少年眼中寒芒一闪,猛的伸手抓了过去。

  “啪”的一声,一条颜色和石壁浑然一体的毒蛇,被他死死的攥住了脖子。

  他慢慢加大力量,平静的看着这条蛇在手中挣扎。

  毒蛇张开狰狞的大嘴,“嘶”的一声,冲他喷出了两股毒液。

  少年一摆头躲过毒液,把这条毒蛇从缝隙里拽了过来,随手从身后的竹篓里拿出一个瓷瓶,将瓷瓶的边缘让毒蛇的一对毒牙咬住,分泌出来的毒液,慢慢的流到了瓷瓶里。

  取完了蛇毒,少年双手举起毒蛇,一口咬在它的腹部,狠狠的把这条毒蛇下腹皮撕扯出了一条口子,张嘴将蛇胆咬下来吞进了肚子,动作娴熟无比。

  然后从腰间拿出锋利的柴刀,挥手斩断了毒蛇的脑袋。

  这是盘石蛇,虽然肉身没有其他凶兽的那么强悍,但因其毒性暴烈,擅长偷袭,攻击迅雷不及掩耳,所以也被列为一品凶兽。

  后天武修若是被其咬伤,身边没有解毒的奇药,顷刻间就得身死当场。就算先天武修被它咬上一口,也要遭一番苦头。

  少年擦了下嘴边的蛇血,摘下腰间的药锄,小心翼翼的把那株七星草采下来,放进一个精致的石盒里收了起来。

  傍晚时分,少年爬上了一处峭壁的石缝。他放下竹篓,在石缝边找个地方席地而坐,静静的看着远处那一抹即将消散的如血霞光。

  远方残阳西下,云霞明灭的山间,暮色苍茫。

  李逸来这个世界已经十多年了,前世他生于文明泯灭的末世,整个世界一夜之间沦为人间地狱!为了生存,他终日游走在生死的边缘。苦苦的坚持了几年,最后引爆炸药和生化兽同归于尽。

  再次醒来的他,却发现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前世是孤儿,到死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悲催得令人心酸。在这个世界,他有了一个温馨的家。

  沉默寡言的父亲,疼他的母亲,还有一对天天粘着他的弟弟妹妹。他心里也第一次有了牵挂,庆幸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真好。

  他的父母都是先天武修,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山下那个偏僻的山村,默默无闻的过着普通人的日子。

  虽然父母从不在孩子面前提及什么,但李逸知道,身为先天武修的父母,在这样偏僻的地方一住就是十几年,肯定是为了躲避仇家。

  第二天,李逸收拾利索准备回家,刚刚走出界石沟,他就停下了脚步。

  李逸脸色阴沉,心里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丝危机,末世中天天游走于生死的边缘,让他对未知的危机极为敏感,也因此救了他很多次。

  他没有丝毫犹豫,转身撒腿就跑。

  远处的一片树林,突然弥漫起一股阴森森的腥气,迅速向周围蔓延开来。

  一头巨大的野猪从树林中冲了出来,狰狞的大嘴伸出两根弯曲的獠牙。浑身灰色的毛发斑驳不堪,一道道疤痕伤口交错其间,鲜血不断的滴落下来。

  赤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远处狂奔的李逸,闷哼了几声,四蹄猛的一蹬地面,疯狂的向李逸追了上去。

  李逸不管不顾的亡命狂奔,边跑边回头看了一眼,心里泛起一丝绝望。

  这是獠牙野猪,看体型至少是二品中期,一般只在雁荡山的深处徘徊。獠牙野猪性子暴虐,不但体型巨大,浑身上下犹如钢筋铁骨一般,就算先天武修,也不愿意去招惹它们。

  想到这里,李逸突然转身向界石沟不远处的一处悬崖跑了过去。

  狂暴状态下的獠牙野猪非常霸道,在树林里横冲直撞,一株株粗大的古树,被它撞得支离破碎,速度居然丝毫不减。

  李逸仗着自己身体灵活,利用树林里的环境,数次依靠复杂的环境躲过獠牙野猪的撞击,终于逃到了距离那处悬崖不远的地方。

  愤怒的獠牙野猪此时也追到了他的身后,狠狠的撞了上来。

  虽然李逸极力闪避,衣服却被野猪的一根獠牙刮了一下,被挑得飞起,狠狠的摔在了远处的悬崖边缘。

  李逸咬着牙,忍着剧痛挣扎着爬了起来,紧跑几步,一头栽下了悬崖,在下落的过程中死死的抓住了山壁上的老藤。

  暴怒的獠牙野猪也冲上了悬崖,因为速度太快,根本停不下来。它本能的一低头,狠狠的向地面撞去。

  “嘭”的一声,悬崖边缘被獠牙野猪撞下了一大块,但还是没有能让它停下来,无数山石和獠牙野猪巨大的身体一起栽下了悬崖。

  李逸抓着山藤,心里暗自庆幸,总算是逃过了一劫。

  正在后怕不已的时候,他的身体忽然向下坠去,随之而来的是一块块巨石,还有那头巨大的獠牙野猪,从他的身边呼啸的摔了下去。

  悬崖上面被撞掉了好大的一片,连李逸抓的那根山藤也被连根拔起。

  李逸不断的在石壁上四处乱抓,但笔直光滑的石壁上除了山藤,连石缝都没有,他双手被磨得鲜血淋漓,依然没能止住他不断下落的身体。

  突然,他的右手捞到了一个东西,李逸连忙死死的抓住,终于止住了极速下落的身体。

  摔在山下的獠牙野猪非常凄惨,嘴上的两根狰狞的獠牙已经断了,头部也摔得鲜血淋漓,身体不断挣扎抽搐,一时间根本无法爬起来。

  李逸知道机不可失,连忙摸向腰间,可柴刀已经不知掉到哪里去了。

  他抬头一看,发现他手上抓着的那件东西,是一个破旧的剑柄,已经锈蚀得不成样子。

  李逸把破剑从山壁中拔了出来,双脚在山壁上连点几下,稳稳的落在了山下,拿起破剑仔细的打量。

  酷:《匠网?i首\U发

  这是一把断剑,剑身仅有一尺多长,黑黢黢的颜色,外表斑驳陈旧,显得破败不堪。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拎着断剑走向了獠牙野猪。

  李逸并没有察觉,那把破剑正在慢慢的吞噬他手上的鲜血。黑黝黝的断剑微微的闪烁着光芒。

  他来到獠牙野猪身边,举起断剑,斩向了它的脖颈,“噗”的一声,破烂不堪的断剑齐根而没,獠牙野猪的鲜血,迸溅了李逸一身一脸。

  “嗷呜……”

  獠牙野猪凄厉的哀嚎了一声,身体猛的站了起来,把李逸吓得连退了十几步。獠牙野猪咆哮了几声,身体摇晃了几下,“嘭”的一声摔倒了,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李逸随手扔掉那把破旧的断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这一路的亡命奔逃,又在悬崖上经历了惊险的一幕,让李逸的身心极为疲惫,他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时,他随手扔在身边的那把破剑,又微微的泛起了光芒,一闪而逝。

  李逸的家是一座依山而建的村子。旁边古木郁郁葱葱,一条小河自山上沿着小村蜿蜒流过,河水清澈见底,天空湛蓝深远,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气息。

  从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起,他就喜欢上了这里。他这一世最大的愿望,就是在这个安静祥和的小村,和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李逸背着竹篓走进村子,冲村头闲坐的几位老人打了招呼,来到了村子尽头的一处小院。正在院子外面疯的两个熊孩子看到了李逸,撒欢似的跑上来。

  “哥哥回来了……”

  李逸笑着把妹妹举过头顶,让她骑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领着弟弟进了小院。

  一位容颜娟好的女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虽然身着粗布裙袍,脸上素淡,满头青丝也只是简单的盘在头上,但依然难掩素雅高洁的气质,一看就不是小门小户出身的人。

  她看到了李逸,不高兴的数落道:“又是几天不着家,那个大山有什么好的,天天都快长在里面了。”

  许悠云说完又瞪了李逸一眼,然后进屋端了一盆水出来,肩膀上还搭了两件干净的衣裳。李逸一边洗漱换衣,一边微笑的享受着母亲的唠叨。

  “回来了……”

  一个面色憨厚的中年男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这是李逸的父亲李子峰。

  李逸冲父亲点了下头,拿着母亲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把脸,然后从竹篓里翻出一些从镇上买的零食玩具,惹得两个小家伙一阵欢呼,抢过了东西兴奋的跑出了院子。

  自打李逸回到家,小院里就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温情,好像一股暖流在他的心里缓缓的划过。

  李逸默默的享受着这一切,他喜欢弟弟妹妹天天粘着他,也喜欢母亲天天在他的耳边唠叨,就算整天沉闷寡言的父亲,每天默默的关爱,也能让他感受到了浓浓的父爱。

  前世在末世中挣扎求活,就像一头行尸走肉,不但要与丧尸和生化兽战斗,还要时刻提防同类的偷袭和暗算。世道沉沦,人性泯灭,人们不折手段的为了生存争斗不休,这样的日子李逸真的过够了。

  这时,弟弟妹妹从小院的外面跑了进来,伸着小手指着院子的外面喊道:“爹……娘……有人找你们……”

  一名身着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在十几名武修的簇拥下走进了小院,他面目俊朗,气质出众,但眉淡唇薄,一看就是薄情刻薄之人。

  李子峰看到来人,面色顿时一变。他急忙几步过去,把两个孩子拉到身后,然后冷冷的看着那名锦衣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