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又不烫了。”

  拍了拍手,奇怪的感觉一闪而至。

  “小僵尸,你在干什么。”

  “我在安门呐,如果真的被炒了就玩儿完了。”

  小僵尸头也不抬的说道,跳一跳的四处捡着木门的碎片。

  这时男服务员才闻声跑来,惊呼道。

  “又是笔闲童子!看招!”

  “哎呀妈呀,快跑啊,被发现了。”

  笔闲童子顿时吓尿,撒腿就跑,头都不回一下,一溜烟就消失在走廊上。

  “客人您没事吧?”

  知道了眼前的少年是二品雕刻师后,服务员也变得恭敬了起来。

  挥了挥手,示意没事,因为大门被笔闲童子破坏,再加上之前的暴动,在服务员的安排下,换了一间房间。

  “原来这里还有一间专属的。”

  关上木门,更加宽敞的顶层房间出现,浩文望了望豪华房间淡淡的说道。

  “嗯,不到迫不得已他们还真的不会拿出来,我们继续睡吧,现在都半夜四点了…”

  说完,王蕊不禁先脸红起来,什么叫‘我们继续睡’,口误了。

  “看来这下真的要一起睡了。”

  这里只有一张超大的心形床铺。

  “呃……一张床。”

  王蕊支支吾吾的道,脸颊瞬间通红。

  “我还是睡地铺吧。”

  发现害羞的王蕊。

  “啊…不。”

  “不?”

  浩文听见王蕊的叫声,随后一愣,不什么?这究竟是何意。

  “若是我睡了床铺,你怎么睡觉?明天还有很长的路程要走,不可能勉强你睡地上吧。”

  “哎,我们一起睡觉吧!”

  “呃!…”

  发现突然性格一变的王蕊,顿时楞了,想想也是,有高冷女神称号的王蕊,不霸气一点怎么可能,之前可能是因在自己面前所以稍微收敛了一点的吧。

  “呃什么,上床!”

  王蕊大感郁闷,本来自己在浩文面前是一个安静的女生,现在经过这么多次的错失,自己都快要睡地板了,再也忍不住了,从而爆发本性。

  “好吧,再睡几个小时我们就开始出发。”

  说完,小心翼翼的躺在床的边缘处,生怕碰到了王蕊。

  真是个细心的家伙,王蕊心中暗道,接着躺在床上。

  “呼,你以前是不是经历过高强度的训练呐。”

  转过头,对着背对着自己并且缩在床角的浩文。

  “嗯,算是吧。”

  浩文敷衍着回答道,躺在哪里动也不动。

  “你是怎么接下蚀地鼠王的一击的?”

  说完,还大胆的扭动过来,用手捏了捏前者的皮肤,像是在试探防御力。

  “呃”

  后方突然袭来一阵香气,接着就是纤细如小葱般的手指。

  “我…运气好,找到了蚀地鼠王弱点是眼睛,如果是一般无弱点的四阶战兽,我不可能打得赢它。”

  浩文慌忙的解释道,生怕背后的高冷女王再次‘捏玩’自己。

  “喔?好像是这么一回事,你真厉害,用拳又用剑的,而且那一把剑一定不是凡物,还有饕餮战弓,如果不是认识队长他们,我甚至怀疑你就是皇家的后代。”

  “运气好罢了…运气好。”

  浩文再次敷衍道,后面的少女没说一句话,就会有一阵淡淡的香气扑来,再这样下去怎么可能睡得着。

  “你…有没有女朋友呀?”

  脸红了一阵,王蕊一咬贝齿,说出一句让自己都惊讶的话。

  浩文听见后是呆滞了一会儿,本来就缩在床边边缘处,这下开小差失控,眼看着就向着地上掉去。

  “诶!”

  王蕊看见浩文的反应这么大,细想肯定没有女朋友,望着快要倾倒对着地面掉去的少年,条件反射的将纤手伸出阻难。

  “咚……”

  阻拦不但无效,还把王蕊也一起扯了下去。

  “呀,你怎么那么重啊?”

  战斗士的王蕊,起码能一掌扇飞数百斤的东西,但刚刚却无法拉动眼前的少年,大感疑惑。

  “噢,我以前经常锻炼,质量可能…比较大…吧。”

  浩文淡定的解释道,也不怕王蕊发现。

  但当看见身上压着自己的人儿是王蕊时,再也淡定不住了,王蕊饱满的身材就这样压着自己,柔软袭来,王蕊的肌肤很有弹性,说不出的感觉。

  “哦,真是个怪物,难怪当时你和蚀地鼠王交战的时候它一巴掌没有扇飞你,若是这个质量,扇不飞还好说,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你以后可能还会是御者,真是个小变态!明明比我还小。”

  “呃…,什么,说之前能先…先从我的身上移开么?小蕊。”

  王蕊闻言后楞了楞,现在的姿势确实挺暧昧的,扑在浩文宽阔坚硬的胸膛上。

  见对方叫自己小蕊,也不脸红,直接从浩文身上起来,坐了起来,不知怎么的,自己不对浩文有任何的排斥心理,若是其他男生,再就被自己射成塞子了。

  “练着练着就重了,如果你非要问,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质量就这样增加了,我也没修炼御者的想法。”

  (酷匠h网唯*9一@正、版P,zk其bB他DG都6是9盗^d版%

  回答间接有力,王蕊听后是一阵无奈。

  见其将信将疑的表情,脸红着证实道。

  “是真的”

  “好啦,我知道你在隐瞒什么,不说就不说呗,我才不需要你的什么御者技巧呢,才不会想着去当沉重的御者。”

  虽然起了身,但此刻的她正坐在躺着浩文的大腿上,姿势很是奇怪,气氛顿时的就尴尬了,就在这时,楼下响起了健齿豹的咆哮声。

  “吼!”

  “发生什么事了?”

  浩文不知道这吼声是好还是坏,立刻打破尴尬,弹身起来,向着窗外的坐骑望去。

  王蕊发现浩文逃得跟兔子似的,怪嗔着嘀咕道。

  “哪只臭豹子,破坏我好事,哼!”

  将褶皱的睡衣拉平,也跟着浩文跳下去。

  “客官你没事吧?”

  发现下面的动静,外面负责顶层的服务员想起了里面的尊贵二品雕刻师,生怕他受伤,雕刻师受伤了,自己和宾馆的所有人都得不到好果子吃,立刻开门叫道,又正好看见浩文和王蕊跳下窗口的画面,表情立刻的就精彩了。

  “艾玛我去!这可是顶层啊,并且外面的不知谁的坐骑还在乱吼,摔到雕刻师我就准备被炒鱿鱼吧。”

  立刻冲到窗口向下望去,又正好看见浩文坐在健齿豹的身上向着远处跑去。

  “靠,刚刚就咚的一声巨响,竟然是隐藏的高手,刚刚那一跳真是吓死宝宝了,今天晚上还真是不平静啊,又是笔闲童子又是健齿豹的,还要不要人活了!”

  ……

  “小黑,你说二重山的健齿豹冲到一重山去了?”

  坐在宽大的豹背上,疑惑的问道。

  “是的主人,就是你刚才看见的那两个年轻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告天说:

  现在每章改用一章三千字+,请大家在二十四小时内看啊,没有大家的支持,天天的动力日渐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