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他来形容此刻的感受,那么就是比在噬邪族拔脊骨都还要难受!这不是身体上的折磨,而是心志上的折磨,如果两位少女很丑!那么很好忍过,简单来形容,但此刻她们的容貌,绝对不是一般的美。

  鼻血,不争气的滴在浴缸底部,一叮当声发出,点醒了后面跪坐修炼的猫女。

  猫女妖异的眼瞳顿时睁开,看见前面赤裸的少年,脸颊突然绯红,但没有持续多久,一想到若是被发现……只有被扔在街上要饭……身躯不着痕迹的抖了抖。

  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移动娇躯,悄然中缓缓的走出浴缸,偷偷摸摸的下去,很怕被少年看见。

  如果少年看见后,被痛骂一顿还是小事,就算被暴打也没什么,但若是少年一怒之下,不要自己了,那岂不是后悔一辈,现在的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在黑暗的世界中找钱养活自己呢。

  纤细的腰肢颤了颤,真的很怕被发现,眼珠子噙着后悔的眼泪,心里想着:“自己真是该死,怎么就这样下了浴缸了呢,当时自己怎么就这么的糊涂呢……”

  小心谨慎的猫步走着,向着浴室的大门缓步而去,幸好浴室的大门并没有被魏岚关上,一阵的庆幸。

  终于要走到大门时,顿时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看少年是否苏醒。

  但就在松气的一瞬间,踩到了踩到楼外面的木板,木板吱嘎一声,声音异常的响亮,对她来说,就像是索命的声音,死亡的声响,豌豆的头机械一般的缓缓转过去。

  此刻少年也望了过来,表情异为的精彩,窦笂的心底一片死灰。

  急中生智,慌忙的娇声说道:“啊咧主人,我是来看魏岚的……看魏岚的……刚刚才进来,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说完一溜烟的就跑了,窦菀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如果他不要自己了,还真的不活算了,总比被那些有钱人当奴隶好些。

  少年闻声看过去时,正好看到猫女妖媚的眼瞳和长发遮住的两侧面高峰,鼻血再次因早上的新血气和旺盛阳气而喷发。

  噗的一下就喷了出来,这下鼻息流得更多了,顿时就无语了。

  “你个死猫女骗谁呢?!身子都还是湿的……还带有水珠,噗……”

  又是满腔的热血。

  ……

  浴室“哥……”

  “我错了!~……”

  魏岚遮着关键部位,扭动着腰肢,转过来撒娇般的说道,就像是已经想好了的台词一样。

  “噗……”

  韩浩文感觉今天恐怕要重伤去皇家治愈院了。

  “啊……哥你流血了!我给你擦掉!”

  “快出去穿衣服!你还过来。噗!”

  “哦!但是…你流了好多好多的血呀~”

  知道自己闯事了,乖巧的跑了出去,她和猫女可不同,她不觉得韩浩文会不要自己。

  ……

  皇家战队专属住宿的二楼客厅沙发上。

  一位少年双手抱拳,下巴抵在手上,严肃的望着眼前的两位少女,很有威严,只是两个鼻孔都塞满大团的卫生纸,很滑稽。

  另一边,窦菀两只食指不停的对点着,一副很委屈的模样,魏岚做错事的小女孩,扯着短裙,不敢看韩浩文的眼睛。

  “说吧,是谁的主意?!”

  少年严声说道,必须把主谋给找出来,差一点自己就‘犯罪’了,这种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可不轻。

  “唔……”

  两位少女皆不敢说话,低声轻吟着。

  8酷)◎匠@网R唯V一T正nm版q%,其;他都d是r盗$版

  “不说是吧,不说我就都重罚!”

  少年的语气突然变严厉,盯视着她们,等待回答,如果这件事情不处理了,以后可能会有更危险的动作,自己的‘寒玉玄诀’还有两年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如果心有杂念,可能导致的就是无法完成任务,没有完成任务就意味着自己的家族面临着毁灭,自己的家族厉不厉害不知道,但是家族里有一位自己最疼爱的妹妹,绝对不愿看见她随着家族灰飞烟灭的画面。

  “好,你们都有胆子了!看来今天我要教训教训你们!”

  说完,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双手气得四处摸索,摸到一根粗大的扫帚棒子,狠眼望了望眼前楚楚可怜的两位少女,又放下棒子,在桦木桌子下扣下一块长木块,少女们大眼睛闪动着泪光,可怜至极。

  气势汹汹的放下木块,拿起沙发上的长枕头,这下,总算放心,就对着两位少女鞭笞过去,威力是舒服而柔软来形容,韩浩文也从来没有打过少女,虽然不想怜香惜玉,但如此可爱的少女被自己打坏了可怎么办。

  随即狠狠的道:“错没有?!错没有?!以后还敢吗?啊?!以后还敢跑来陪我洗澡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告天说:

新书,以后是要衔接的,大家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