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文在布鲁的搀扶下向着城主走去。

  在走的那一段距离里韩浩文就想了很多,城主若是死了,自己的恩情,何时能报?

  “咳……雪薇,听见了吧。”

  在徐雪薇的用力点头下,徐笑天才松了口气,但这一松气,大脑变得更浑浊了,视线也开始模糊了起来。

  “城主。”

  见到奄奄一息的城主,对着他叫了一声,韩浩文不禁也惆怅了起来,人生不过如此,从呱呱落地的一刻,到晚年病卧于床榻上的那一刻,不过是几个朝夕日暮,白驹过隙,弹指间即至。又要在自己面前见证一老人的辉煌人生,灿烂岁月。

  老者紧闭着双眼,听见韩浩文的声音后身体一震,但又说不出话来。

  “城主,我还要对你报恩,你却……”

  说道这里,徐雪薇泣不成声,身旁的长老们也满泪纵横。

  嘴巴张了几下,说出几个字:“这一个人情,不用还!……”

  不知为何他要如此回答,难道真的就只需要参加全城大赛,如此就了事了吗?

  “是两个。”

  少年回答道。

  老者摸着一旁徐帝的头,手臂抖了抖,逼出一句话。

  “满足我孙女儿两个愿望吧!……”

  不远处的布老当然能听见徐笑天的话,全身震了一下,这句话,别人听不懂,他可是非常清楚的,真是老姜啊!还稳一下才给少年说,这哪里是什么愿望啊!

  老泪,再次布满脸庞。

  wt更(B新最C《快上#i酷●)匠q3网

  “好,只要力所能及,我就一定完成。”

  少年没有犹豫,直接答应道,没有注意哭泣中徐雪薇的一丝羞涩。

  “那么……我就……满……满足了,老布那个家伙……你不是说我每……每次都很大度吗?呵……呵呵,现在我……我就自私给你看……”

  说完,脑袋一歪,永远的沉睡了过去。

  “爷爷!!!”

  所有人的哭泣声,响彻了数个时辰。

  今天的几大重磅消息,震惊了整个索玛比亚城。

  ……

  在回皇家住宿区的路上,三人坐在宽敞的剑齿豹背上。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布鲁在哪里小声嘀咕着,随后对着韩浩文道。

  “如此绝妙的几句诗,怎么总感觉缺上阕啊?这是你创作的诗句吗?”

  “这不是我写的,没想到你还挺懂古文的,能看出这番,不是都说女生是‘胸大无脑’吗?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韩浩文为了减轻心理压力,少有的对着布鲁调侃起来。

  “啊……你才胸大无脑呢!你讨厌!”

  说完就挥动这粉拳向着韩浩文打去。

  “诶对了,徐雪薇和徐帝他们在哪里守着爷爷,那么徐帝为何最后叫岑郝留下来呢?”

  转移话题,是韩浩文的长项。

  “听说是和普多签不平等条约嘛……”

  剑齿豹顿了顿,随即开口道,声音如此低沉。

  “这样的签约,有弊端。”

  “嗷?~吓死宝宝了!”

  布鲁摸了摸胸脯娇叫道。

  “原来你的坐骑能够说话啊?老公?!~”

  最后两个字声音小得只有韩浩文能够听见,避开的是一旁的王蕊。

  全身鸡皮疙瘩刷了一层,虎躯抖了抖。

  韩浩文说都不敢说话。听力极好的战兽剑齿豹,这可不代表它听不见。

  “呃……主人,恭喜啊,这么快就有喜事了。”

  剑齿豹很少说话,为了缓解这种气氛,哪壶不开提哪壶,简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呐,说得两人是的脸蛋似红太阳一样,留下一个迷茫的王蕊。

  王蕊的情商为零,战斗力几乎是爆满的,这可不代表她听不懂剑齿豹的话,都这么直接的话了,除非是傻瓜,意味深长的望着两人。

  ……

  索玛比亚城,全城。

  “城主去世了……”

  “节哀吧……”

  “嗯,那个精彩的战斗你看见了吗。”

  “当然看见了,最精彩的就是那个少年和四阶战兽战斗!”

  “是啊今天晚上出现了整整两只四阶战兽呐!那气势……忒可怕了!”

  “城主收拾了巨型猿猴,最后遍体鳞伤,直至……哎……他老人家还战斗什么,晚年好好享受就是啊……年轻拼、中年拼、晚年也在拼,城主真是命苦呐……”

  “嗯,多么好的一个城主,一直为着百姓着想,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但重磅事情不止一个呐,一位十二岁的少年竟然也干掉一只四阶战兽,并且最后没有受太大的伤。”

  “是啊这真是天才啊,恐怕这件事很快就要传播至天下吧。”

  ……

  剑齿豹背上。

  路上时,寡言的王蕊突然一弹,坐在了韩浩文的前面,转过身,眨着金色的大眼睛问道,你是怎么打过四阶蚀地鼠王的?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先把他的弱点找清楚,再进行有目标性的攻击,如果我是弓箭手,那么这一场战斗将结束的更快。”

  “那么厉害?!”

  王蕊惊讶的说道,有实力的男生,最吸引人瞩目。

  正要开口继续说,这时,韩浩文感觉到了后方有醋酸发酵的味道。

  一幕出现,布鲁不满的蠕动上前,双玉臂环抱着韩浩文的腰说道:“当然啦!”

  就像是在对王蕊说,浩文是他的,不要想着什么什么。

  弄得浩文一阵的尴尬,都不想说布鲁了,心底暗道,这家伙,真的是自己的克星!

  没有管她,继续和王蕊交流着弓箭使用和技巧,王蕊当然不认为韩浩文会去使用,他的两个战器已经难修得够呛了,这次讨论,可能只是对这方面的一些了解吧。

  后面的布鲁像是生气了一般,越抱越紧,波涛汹涌,无限憧憬。

  韩浩文那个无语啊!自己现在还是‘鳏夫’,当然,还没有妻,这一刺激,心中大风大浪,翻云覆雨,男人独有的技能启动,剑齿豹感觉到后,在下面嘿嘿坏笑,嘴里还嘀咕着。

  “主人这车震玩得也忒刺激了吧哈,嘿嘿……”

  韩浩文听力过人,气得是直吐三升鲜血啊!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