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坚不可摧,笨鼠!”

  鼠王不愿意接受眼前的这一幕,自己的坚硬如磐石的鼠爪,竟然被眼前的这位少年斩断!这还让自己的脸往哪里搁?

  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这就是一场噩梦,为什么自己的攻击没有将眼前的这位少年击飞,不但没有击飞,对方还以力借力,还将自己的鼠爪弄坏。

  用小型蚀地鼠来解释,就是说他的武器已经被长久的腐蚀、腐化,因为懒惰,并没有去清理过鼠爪,虽然蚀地鼠战技的要求就是腐蚀,但这是对于敌人的,而不能针对自己。

  所以他的战器防御力相对就要差上许多,再加上对方的锋利剑刃,自己的强大力道,鼠爪才会被截断。

  少年抓住时机,对着正在呆滞的蚀地鼠王砍去,这时战斗时间,可不是儿戏,一丁点的小差可能就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

  蚀地鼠王的身躯强韧性始终是很牛碧的,鼠王有了准备后将一片肥肉抖起来,寒剑的利刃狠狠的砍在了蚀地鼠王的身上,竟然以柔克刚,用软的肥肉来接招,寒剑深陷,但无法伤到鼠王,竟然仅仅是伤到他的一点皮毛,连鲜血都不流出来。

  暗叫一声自己开小差大意,对着少年冷哼道:“哼!就你这把破剑,还想要伤到我?!做梦去吧!”

  蚀地鼠王实战经验丰富,一个迅速的转身,粗大坚硬的尾部对着韩浩文呼啸过去,破口声响彻,没想到这尾巴的速度和威力也不差。

  少年并没有躲开他的攻击,战力凝聚双手心,做出一个爪形,坚硬如磐石,准备接下弑地鼠王的一击。

  “碰!……”

  一声脆响,鼠尾巴善在韩浩文的手掌心上,鼠尾狠狠的抵着少年的手掌移动,鼠王开始暗暗偷笑,想要接下自己的尾击,他的手掌起码要疼过好几个月!

  双脚在地上摩擦了数米后才得以停止。

  鼠王刚欲收尾的时候,少年反掌死死的抓住了蚀地鼠王的尾部,并且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下,少年右脚猛然发力,拖动这鼠王的尾部,竟然将鼠王给甩了起来,巨大的噬地鼠在空中掠过一个一百八十度,身躯破空发出呼啸声,如一颗陨石般,轰然落地。

  “轰!!!”

  重重地轰击到地面,在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型大坑。所有人的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鼠王的重量是多少?少说也是两千斤!竟然被少年这番甩去甩来!

  徐地和徐雪薇避开长老们的围栏,现在的城主没有晕厥,快速的前去将其扶起倒,关心着说道。

  “爷爷你没事吧!”

  此刻的徐笑天,目光注视着远处的战场,虽然已经遍体鳞伤,仍然在支撑着,不让自己晕过去,向身旁的两人摇了摇脑袋,并对着一旁的徐帝发问道:“你和好文队友相处了一天,你知道他是雕刻师吗?”

  望着自己的孙子默默地摇头,又再次问道:“他是战斗士吗?”

  徐帝仍然摇头回应,对着徐笑天说道:“爷爷,他不是战斗士,他是一位战者,他的副职业是雕刻师,也是刚刚才发现的。”

  “看他战斗后的战力使用程度,我知道他是战者,只是达到冰属性技能的只有两种可能!”

  城主竖起颤抖的两根手指说道:“第一,是天生的变异,从而达成的完美冰属性,这是变异中最好的结果,天生就变异达到最好的属性的历史人物中,最后哪一个不是震天动地的英雄豪杰?”

  k/更3q新L8最=快2上(r酷()匠d网●

  “第二种可能,他是当今整个武战大陆排名前十的大型家族——韩家的族人,只有韩家里的族人达到了战斗士,才能在那里进行属性进化激活!那么他现在又不是战斗士,所以,他现在是冰属性的原因竟然是第一种!”

  话毕,城主再次咳了一口鲜血出来,望了望徐雪薇,沧桑的眼瞳竟然变得明亮了几分,对着另一边的徐帝道:“帝儿,你去把岑郝给我叫来。”

  “好的爷爷,爷爷你别乱动。”

  闻言,关心一句话,立刻对着一边跑去叫岑郝,至于城主叫岑郝什么事,自己没有必要问那么多问题,上次在皇家宫殿就是反驳城主的决定,让浩文加入皇家战队,现在才发现,之前城主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

  “雪薇呐!”

  “嗯。”

  徐雪薇将爷爷的头放枕在自己的大腿上,示意自己能听见。

  “嗯,咳,爷爷也老了,有些时候,可能要给你交代点什么了……”

  发现了爷爷的说话方式不对,立刻变得着急起来:“爷爷,你在说什么呐,您还要活到三百岁呢!”

  “呵呵……小丫头你的嘴巴真甜,好了,我开门见山吧,那个……少年,你喜欢他吧。”

  “哎呀……爷爷,你真讨厌,您说什么呢,我……”

  听到了如此直接的话,徐雪薇的粉嫩脸颊开始微红起来,怪嗔道,但想到那位少年时,心中扑通扑通的跳。

  “咳!……”

  “爷爷!你怎么老是在咳血啊!布老的治愈不是一直附加在您是身上吗?”

  望见徐啸天咳血,徐雪薇开始焦急了起来,准备起身去叫治愈师看看。

  “不要动!不用去叫,我的身体已经老化到这里了,治愈师是救不了的。”

  听到了‘救不了’这几个字,徐雪薇的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原来之前爷爷的话那么奇怪,是这个原因,不想听徐啸天的命令,转身就要去叫治愈师。

  “你给我站住!我说了,治愈师救的是身躯伤势,而不是增加寿命!我的命令你都不听了?”

  徐雪薇一直都很听话,这次心底开始挣扎了起来,但最后还是停住了脚步,将徐啸天扶起,在他的胸口处泣不成声了。

  “哎,乖……我的乖孙女……爷爷我最后的愿望,就是想你……想你能够和浩文在一起……咳……”

  “嗯!我会和他在一起的,我们是一个战队,有难同当,有福共享。”

  “不,不,不!我说的……不是这种在一起,而是像……像夫妻一样的在一起……”

  “呃……”

  听到爷爷的这几句话,脑袋里顿时像打雷一样,嗡的一声,随后轻声道:“爷爷……你说的是?……”

  “我说……你要和浩文永远的像夫妻一样的在一起……现在听清楚了吧……”说完,徐啸天摸了摸孙女柔顺的粉色秀发,望着呆滞的雪薇,叹了一口气。

  心里想到一副君临天下的景象。

  “谁不想得到天下?”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告天说:

  累得吐血……天下我不要了……给我点打赏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