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多在心底暗自高兴的道,原来城主有这么一个癖好啊,喜欢一对一,这真是间接的救了自己的命啊!哈哈。

  为了防止城主徐笑天身边的强者们插手,还挑拨的叫到:“哈哈,当年@*/%就是我=%¥给你戴的~@&#绿帽子,你一个人来杀我啊!……哈哈!”说完,还拍了拍自己的红屁股,生怕那些强者会前来联合围攻自己。

  “你这个畜牲!!老夫今天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听见其没素质的屁言,城主似是被揭开逆鳞一般,怒发冲冠,青筋从太阳穴暴起,水属性元素疯狂的凝聚湛蓝法杖,不同颜色的战力覆盖在一颗球形战技上,显然被气得不轻。

  望着上空的水球,白色覆盖透明,淡蓝色覆盖白色,普多用自身的战力覆盖此球,震惊的发现,其中蕴含的威力是如此可怕,附近的战兽见后皆落荒而逃,抱头鼠窜。

  不敢再嬉皮笑脸,严肃的对待着城主,虽然这样可以使那些皇家的强者们停止动手,充分的增加援军赶来的等待时间,但如此后,暴怒的徐笑天将很难对付。

  双拳凝聚力量战力,严肃的对待自己的对手,突然脑袋一转,鬼点子充满战术,不着痕迹的摸了一下战零,一颗小型晶莹剔透的东西卡在了巨大手掌的指甲缝,一丝阴笑浮现嘴角。

  “轰隆!……”

  如雷鸣般的巨响从徐笑天的法杖上发出,响彻整个索玛比亚城南门,平民百姓们悄悄的钻出自己的房屋,一脸好奇的望着南门外的精彩景象。

  一些平民被皇家军队们叫回了家里,但一些人仍然不愿错过着精彩的一幕,强者间的凶悍对战,这种事情可是很难得的。

  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普多不待徐笑天将强横战技凑满,双腿肌肉绷紧猛然一屈,对着城主疯狂的弹射而去,瞬间便移到空中徐笑天的身旁,徐笑天眼瞳猛然一缩,手掌快速的摸了一下存储战零,一颗一品战零出现手中,战力稍微输入其中,老者徒然消失在眼前。

  普多望见掐准最好时机就消失的老者,心底大叫了一声老姜狡猾得很呐,附带一篇的脏话,蕴育好的一击就这样打空,比打在棉花上都要难受,差点一口逆血吐出来。

  “哼!你以为你这样就能伤到我么?!不过只是一只野蛮的战兽罢了。”

  徐笑天用传送战零躲开了危险,对着远处的战兽不屑是说道,法杖上的战技却是已经运满,准备给其致命性的一击。

  见情况不妙,普多转圈为掌,暴冲而去,疯狂的呼扇着巨掌,拼尽全力对着法师轰去,全然无视法杖之上的水球。

  “碰!”

  徐笑天惊讶的望着眼前不要命般冲来的普多,噙着波澜的水球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胸膛,发出一声沉闷的闷响,围墙内观看的精彩战斗的百姓们皆摸了摸自己的胸部,如此狠厉的一击,看起来、听起来都疼!

  当然,最疼的还是普多,疼虽疼,但他的阴招要成功了,一丝阴笑噙在嘴角。

  呼扇的巨掌拍在徐笑天的保护水圈上,一碰就毁,接着按在了徐笑天的身上。伤害并不是很高,但倒飞出去的普多突然手指一弹,一颗战零直飞出去,栽到了徐笑天的怀里,若是一颗能量战零,威力并不强,徐笑天轻笑一声,这玩意儿三阶能量战零也很难炸伤自己!

  但是,事与愿违,这却是一颗早已失传的传送——炸零!这便是徐笑天失算的地方。

  “轰!……”

  惊天爆炸响彻上空,烟雾不满爆炸范围,烟尘的末端边缘处一道身影破开而下,正是徐笑天,如一颗冒烟的流星,像断了线的风筝,衣衫破烂的陨落下来。

  “城主!”

  皇家长老们突然惊呼道,欲以冲去立刻接住城主,但后者却强行稳了稳身体,扯了下破烂不堪的衣领,对着飞速前来的强者们吼道:“谁允许你们过来了!”

  “这……城主你没有受伤吧?”

  强者们身形一顿,停在了空中,面面相觑,皆不知怎么回答,尴尬的开口道。当然,皇家强者们的一停,不敢再动,没人敢违背徐笑天的命令。

  巨型猿猴望见停下来的皇家长老们,也跟着松了口气,生怕他们前来联合围攻自己,擦了擦丝毫没有汗水的额头,手腕抹掉嘴角的鲜血,先前徐笑天的一击已经把自己的胸口处的表层经脉冻结,里面的心脏肺部仅受了一点伤。

  “真当是千钧一发啊。”普多心底暗叫道。

  先将战力凝聚胸口防御强悍有力的一击,再快速的将战力移至手掌,给予徐笑天一大巴掌,身为法师的徐笑天,恐怕哪一掌并没有直接性的伤害到他,但是那一颗小小的炸零,却充分的发挥出了它的威力啊!

  。p酷;匠U“网永@q久/T免费r!看小说V

  心底想到这里,嘿嘿一笑,恐怕鼠哥的援军也要到了,他也不笨,身为战兽,谁不阴险?专门在传话的时候加了一句那小子也在这里,普多知道现在的蚀地鼠王很渴望那个小子。

  虽然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但加上了那一句话,普多能保证蚀地鼠那傻碧有九成的几率会风风火火的赶来,最后被徐笑天看见,然后他们集火于蚀地鼠王,自己就逃之夭夭,哈哈哈!这样的‘绝妙’计划,普多心里已经笑开了花。

  转眼不再幻想,他还知道现在可是战场时期,一个不慎就碎尸万段,目光警惕的注视着不远处衣衫破裂的老者,殊不知,自己算计别人,也有被别人算计自己的时候。

  ……

  附近远处森林的阴暗角落。

  一只巨型老鼠静静的匍匐在地上,如死了一般的安静沉寂,粗大如蟒蛇般的尾巴缓缓摆动,发出沙沙声响。

  “报!”

  一只小型蚀地鼠报告员不分场合的大声鼠叫道。

  “碰!……”

  被蚀地鼠王一巴掌扇飞,最后在远处成一个芝麻点,不知飞了多远。

  “拟馬,吓死本王了,你们难道看不见远处的众多强者威哄凛凛的住立在哪里吗?!啊?!还敢大声的喧哗,被发现了怎么办啊?!真是鼠日寸光!!孤丙寡耳!!!”

  扇飞了小老鼠,蚀地鼠王吹了吹长长的鼠指甲,似是很有秀才风范的说道,做出一副很有知识的样子,顿时迎来了一片小老鼠们激烈的‘掌声’,虚荣心一片爆棚。

  “大…大…大王!是威风凛凛,不是威哄。”一只小老鼠弱弱的说道。

  “呃…大王…是鼠目寸光,孤陋寡闻,不是日……”又一只小老鼠弱弱的接着道。

  “砰!砰!”

  举手一挥,又是两颗小芝麻出现在远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