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型猿猴的手臂对着韩浩文猛甩而来。

  双眸骤然一缩,震惊的说道:“四阶战兽?!难道他以前用了人形丹?那么这下难办了。”

  兽族边缘围墙上,皇家战队队长反应迅速,对着队员们和后方的皇家援军叫道:“不好!浩文那边有变动!皇家精英队、皇家战队队员,同我一起上!快!”

  “轰!”普多化为巨型猿猴后力量暴涨,挥手一掌打到浩文的身上,后者应声而飞,但未待韩浩文狠摔在地上,巨型猿猴战兽的速度快得让人咋舌,竟然冲在了韩浩文的前方,再次狠狠的一掌劈下,韩浩文被打飞的方向骤然改变,并且遭受猛烈的一击,用了寒冰诀后有一段虚弱期,这一小段时间虽短,但却是致命的,也让普多有空可乘。

  “碰!碰!碰!”韩浩文被巨型猿猴来回狠打,猿猴凶猛的力道释放在浩文的身上,不知他已经吐了多少口血了,在第一次被击打时就已经半昏了。

  皇家战队和皇家精英军队们迅速赶到,立刻将战技击中于猿猴之上,顿时五颜六色的战力击打在巨型猿猴的身上,战兽用鲜红如窟窿般大小的眼睛瞥了一眼聚集而来的攻击,手臂徒然转移,击打在人群们的身上,嘴里怒吼着道:“卑微的人类!去死吧!如果不是怕那个老头子,我早tm%*&就霸占索玛毕亚城了!”

  韩浩文的知觉已经消失,一切变得模糊了,全身麻木不能动弹,意识还有,只能隐隐约约听见普多‘战兽’的嘶吼声,“浩文……死了吗?!……”围墙上,战场上疯狂战斗携带而来的沙风吹起她齐肩的秀发,布鲁无力的跪坐在了地上,小嘴逼出声音说道。

  现在可以称他为战兽了吧,一个原本就是战兽的猿猴,偏要跑到人类区域,看来之前的奇怪感觉就是这里来的,一个战兽,可能用了人形丹而化为了人类,这是让自己怎么也想不到的,也是失算的地方,若是八级的战斗士,可以于其对抗,甚至战胜,但若是四阶战兽呢?也就是一个战豪级别的战兽,自己将毫无胜利可言,这次比狠倒是赢了,他们家族死伤惨重,个体比狠也赢了,现在自己几乎全身残废!

  “呵呵,普多老家伙,我忍你很久了啊……”骤然间,一声苍老的声音响彻整个兽族,四阶巨型猿猴战兽脸色猛的一变,不再打击皇家军队,看都不看老者一眼,双腿狠狠一弹,对着围墙外射去,兽族紧靠索玛毕亚城的围墙,围墙的外面就是森林,战兽的乐园。

  来者不就是城主徐笑天吗,城主其实早就知道了这里隐匿着一群祸患,只是自己并不想打草惊蛇,免得临死前反扑,所以才一直没有管理兽族,但显然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幸好其他的战兽化形体在未化成战兽前就已经被浩文杀掉了,这少了很多麻烦,若是反扑全兽族化为战兽,这样的话将很难制止这些战兽的暴动行为,军队会死伤无数,普通老百姓也会被殃及池鱼,并且这样毁影响快要展开的全场大赛观看人数,城里治安都不行,谁还敢来看?

  炫丽的法杖上凝聚着雄厚的战力,在狂暴的基础上呈现出深蓝色的漩涡,汲取着天地间的水属性能量。

  巨型猿猴望着后方挂在空中凝聚战力的徐笑天,脸色已经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强猛爆炸性力量狠狠的锥击在地上,上升的身躯速度突然暴增。

  “你没事吧?!浩文!”布鲁匆忙的跑了过来,翠绿携着树叶的战力外放,覆盖着昏迷不醒的浩文,此刻的浩文全身皆是破烂的,嘴角已经溢满了鲜血,若不是还有微弱的气息,恐怕都会以为他已经死了。

  “该死啊!都是我的任性!”徐帝望着爷爷追逐普多的方向,转头望着地上的韩浩文,双手紧捏吱吱作响,咬牙切齿后悔的道。

  “这不怪你,队长,这件事情变化性太大,发生的太快了,战斗士变成了四阶战兽,谁都难想象,并且接受。”在一旁的王蕊劝慰道,目光盯视着眼前的浩文,受了四阶以力量著称的猿猴战兽那么多击,竟然还能活下来,如果是自己去接受,恐怕活不过两击!他的防御力有那么高吗?难道之前他用了防御战技?不可能啊,那种技能只有御者才会拥有,况且被猿猴打时他没有一点能量波动,那么就是硬接的了,一位战者硬接四阶猿猴的几十次猛烈攻击,活了下来,这件事传出去恐怕要震惊整个大陆吧。

  “这家伙真的是怪物吗?……”王蕊在心底嘀咕道。

  “轰!……”远方传来了一声有力的闷响,随后如洪水般的声音响彻高大的围墙外,显然现在的城主正在和巨型猿猴进行交战。

  .W酷$=匠OC网唯s一1F正N版$,.V其他都Y是√I盗GB版

  ……

  韩浩文艰难的睁开沉重眼皮,发现附近竟是漆黑一片,手臂四处摸索,仍然毫无一点头绪,以为自己已经身受重伤,暗叹一声:“我真是失策了!本来就觉得那个普多有问题,还拿他当做战斗士来看待,进行交战,这样的马虎…这次重伤…算是得个教训吧!”

  “咦?!……”拿出药瓶,准备给全身涂抹药液,突然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受伤!但附近又是漆黑的一片,能见度极低,低下头连自己的身躯都难以看清,拍了拍屁股,起身离开坚硬似是石床的巨石,小心翼翼的走动着,脑海已经充满疑惑。

  “这是哪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告天说:

岩石狼:今天嗷嗷,去外地练车嗷,所以嗷,对不起啦嗷大家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