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市的索玛毕亚城显得如此的热闹,街道上万人空巷、沸沸扬扬的,不愧是当今全大陆排名第三的大型城市,挤了好一会儿。随时抓住一个人问道:“战器铸造店在哪里?”被抓住的人一脸的愤怒,刚想大骂,看见了韩浩文披风上的皇家战队标志,脸色转变如扑克牌,瞬间变得恭敬了起来,单膝跪地回答道:“尊敬的皇家战队先生,您所说的战器铸造店在北部四街道第三号店!”

  y7酷◎匠{B网唯…d一f正√版wN,,其Y他都.!是盗版r

  “请问我能在我背上签名吗?求……”

  懒得继续和他交谈,一个踏步,便消失在了视野中。

  走了多一会而,才来到边缘部的战器铸造店,这里的客人并不是很多,能找出材料并前来做武器的人寥寥无几,一般都是直接买现成的战器或者传承、家传。

  “这里未成年最好不要来!”

  “为何?”

  “太危险了,怕伤到了你,小朋友。”大汉毫无耐心的说道。

  不想多话,拿出了之前徐帝才给自己的皇家战队标志,金灿灿的徽章,没有特殊仪器是难以做出来的。大汉看见韩浩文手里的标准后,再仔细打量了一下皇家战队的专属披风,脸庞从不耐烦瞬间转变到了一脸的恭敬,因为皇家战队的标准就是他们战器铸造店上级倾心打造的物件,自己当然非常清楚。

  “这位贵客,请问您是要买武器还是打造?”知道对方的来历后,恭敬并用崇拜的语气问道。

  “打造。”

  “请跟我来。”

  走过打造区时,这里四处放着各种大型铁制器具,十几个大汉在敲打锤铸造作着客人定制的战器,激烈的钉铛声响彻不停,大汉给另个人说明了身份后,带路的随即换成了一位老者,老者看似瘦弱,但力量可不小,拉开了铁链连接的重门,缓步走了进去。

  房间里干净无人,示意韩浩文可以拿出材料后,老者摸出一个放大镜静静的等着,他应该是一位鉴定师。

  环视了一下附近的环境,确认无误后,手指在手链上一抹,一头霸王牛和遗迹里得到的弓身噗的一声落在了陈旧的桌子上,老者很专业的将霸王牛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随后举起弓身注视着,韩浩文可以发现,老者的动作虽然微妙,但脸庞数次变动,显然是因为惊讶于战弓本身,自己从未研究过那个战弓,也不知道怎么去研究,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老者。

  不能因自己的表现情态而打乱了正常的交易金额,因表情被别人看出心情的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老者放下手中的战弓,收敛了脸庞上还残存的一丝惊讶,盯视着少年的脸颊,看能不能看出一些蹊跷来,发现毫无任何变化的少年,叹息了一声,放弃了熟练的敲诈心态,便开始开口询问道:“这弓……是哪里得到的?”

  “祖传!”少年的回答快捷有力,毫无丝毫考虑的样子,他当然知道老者的想法,这弓来自神兽的遗迹,岂会很差?

  “嗯,知道了,在我们这里做战器,分两种预付方式,第一种,若是贵客的战器材料价值低于制作成本金额,那么贵客将支付等价差的押金,最后再买单,但若是战器的材料远远高出了制作劳动力本身,那么就相反,由我们战器铸造店暂时在贵客哪里放出一些押金,这把弓身非比寻常,显然您的支付方式是后者。”

  “那么给我吧。”没有怀疑老者说的话,确实是这样,若是顾客提供的材料过于昂贵,那么就应战器铸造店给顾客押金,端起放在一旁的茶杯,故作镇定的喝了一口特浓的好茶,自己当然不知道还有这种奇怪的规矩。

  “一千万。”计算了一番,老者竖起一根指头,淡淡的说道。

  “噗!……”韩浩文闻言,差点一口将茶水给喷了出来,但旋即再次强作镇定,狠狠的吞了下去。

  老者见到了韩浩文的反应后,稍微有一些失望,看样子这位少年并不知道此弓的昂贵性,本应好好的压一点价格的,这次‘敲诈’竟然失败了,就是因为之前少年的淡定,老者还以为他明白铸造店的一些规矩和弓身本身的贵重。

  “怎么?多了?这个可以少啊!那么五百万吧!”老者后悔的快速说道,他知道现在再这样说也无济于事了,话已经放出了。

  “不是不是,一千万太少了,刚才失态了,因为这滚烫的茶水喝起来太冰了!”少年拿起纸巾将嘴巴擦了一遍,语无伦次的说道,话毕望见对着自己吹胡子瞪眼的老者。

  老者不禁心中叫痛道:“没想到小小年纪城府倒是挺深的!”旋即开口道:“我也不再隐瞒了,此铸造店也算是以诚信为本的,好吧,我们不要打擦边球了,两千万就是,反正这只是押金,到时候还是会要退回的,这种传承战器若是拿到拍卖场都要卖好几千万!我不信你拿着钱还不来拿神器了!这头霸王牛的剩余材料就当做制作费吧,你看这样可否?”

  望着突然变得直爽的老者,他就喜欢这种性格的人,微微的颔首。

  虽然他也怕战器铸造店的拿战器跑人,但这个店也是有几百年的信誉了,况且皇家战队的人若是被敲诈,难道城主不会管吗?也直爽的点了点头,收下了一张红色透着水晶的卡片,放在了战零里,道了声谢后,就离开了,向着皇家高级学院的住宿区域急速而去,还有几分钟皇家战队就开始开会。

  “嘿,小家伙!”在路上飞跃时,剑哥莫名的传出声音来,韩浩文一个趔趄,差点来了个现场的狗啃屎,调整好速度,稳了稳身形,无奈的问道:“剑哥你不要‘一鸣惊人’好不好,吓死我了!差点我英俊的脸就要被你弄破相了!”

  “几岁的小孩哪里来的英俊,你有我英俊吗?你破相等于整容好不好,懒得跟你扯了,我跟你说,那把弓箭是‘霸弓榜’里面排名第八的饕餮噬天弓!也就是当今武战大陆排名第八的弓箭。”

  “嘶!……你怎么不早说啊?我已经交给那个老人了,现在去要吗?他们会不会拿弓走人啊?”闻见饕餮噬天弓排名第八时,全身猛然震了震,随后停下身来,疑惑的问道。

  “不会的,那个铸造店已经有了上百年的历史,信誉还是可以担保的。”韩浩文闻见剑哥这样说后,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双腿一屈再次踏地,向着前方飞速掠去。

  ……

  皇家战队专属住宿第一层会议室里,现在只有等着开会的布鲁和布老两人。

  “师父,你老人家来我们皇家战队会议室来干嘛,你不去治愈院救人啦?”一旁坐在位置上的布鲁对着身边的布老娇声说道。

  “怎么?不欢迎我啊?这还用不着你操心!放心,治愈院有你师兄在,他能管理好哪里的,我是来监督你的……那个,你和浩文的进度……怎么样了啊?!”话毕,布老还用老脸对着布鲁挑了挑眉头,和笑脸皱在一起,好似一朵野外盛开的菊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告天说:

  四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