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豌豆竟然敢说话来反驳,欲将其扔出去,但听见‘女仆’两字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副不该想的画面浮现,穿着女仆装的猫女动着耳朵说道:“主人……我要……还要……扫地吗?”快速的甩了甩乱想的脑袋,又正好听到扔到街上还值三十万,一阵的无语,还真把自己当钱使了!但话又说回来,平常的猫女一般实力最多不会过战者级别,但眼前的豌豆显然已经超出了这个级别的范围,资质再好的猫女也不过是战者吧?

  “好……好!……不要哭豌豆。”最怕女的在自己面前哭,不会劝慰少女的韩浩文又开始手忙脚乱起来,但窦笂却抓住机会,皱了皱俏鼻,高兴的破涕为笑道:“你要我啦?!”

  就在这时,楼梯间走出来一身影,仔细一看不就是布鲁吗,她又刚好听见豌豆激动说了那句话“你要我啦?!”随即意味深长的盯视着眼前的韩浩文,小嘴微启调侃道:“哟!不错嘛!妹控加猫女控!半夜三更的什么不要不要的!啧啧啧……哎!现在的小孩啊!十三岁就……”

  “打住!”韩浩文打断布鲁的话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说的是衣食住行要她了!我申明一下我还是纯洁的少年。”

  “哎,年轻人!你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我没有说你不纯洁啊!是你自己做贼心虚了吧!……所以啊!不要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真的有这么一回事!”

  “……”

  “随你怎么想!不信你问她……”话毕,视线转移到豌豆身上,突然想到了之前豌豆在魏岚哪里损自己的模样和言语,顿时感到不安了起来,旋即对她用眼神示意着,似是在说你敢乱说我真的把你扔街上去!

  窦笂望见了韩浩文虎视眈眈的眼神,怕怕的道:“呃!……对!对啊,他是清白的,他是纯洁的!我晚上没有要什么……”窦笂很怕韩浩文真的把自己给扔掉,慌忙并紧张的应对说道,但这一句话一出,顿时歧义多多啊!韩浩文差一点就要一口逆血而死了,说几句话像是打了十几场战一样!内伤无尽啊,搞得韩浩文的脸庞是一片青一片紫一片红的,暗道:自己的清白就这样被这个豌豆给毁了!嗷!

  “哦~~~!……我知道了,你晚上没有要什么!”布鲁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她当然知道他们是清白的,只是这样抓住了浩文的把柄感到很是酸爽,叫他今天还把自己和金乾一起踢到了台下,不知道怜香惜玉!

  窦笂笨猫女还真的以为布鲁没有再怀疑了并且继续开口说道:“是啊是啊!我没要,我没要……”此刻韩浩文的内心在喷血,有几千只巢霓马战兽奔腾而过。

  布鲁想到自己师父的任务就是和眼前的少年在一起,在他的感情方面可不能出一点差错,若是他的第一什么的真的被这个猫女夺走了,一辈子恐怕都不会幸福吧。稳了稳心神,还是用你的把柄被我抓住了的眼神看着浩文,看得后者心虚了好一阵,随后不再僵持,开口道:“皇家战队开会,一个小时后第一层会议室集合!”扔下了这一句话,转身便离开了,心里一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师父说了这个少年未来前途无量,拿下他等于拿下整个世界,但算卦一直都是机遇和失败同存的,若是选择错误,找一个比自己小的少年,那不成了别人的笑柄了?

  木楞了一会儿,对着豌豆说了声你这个猪!然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方向,留下一个嘴里嘀咕着我也不想的猫女。

  进了房间,才知道什么叫宽敞,华丽的沙发,紫水晶做的吊灯,里面镶嵌着点点一品能量战零,地毯什么颜色都有,很软很舒适,躺在沙发上,双手敞开舒适的放着,突然左手掌部有一丝温热的弹性柔软,右手一团毛茸茸的舒适东西,诧异的向着左右方向望去。

  “哥……”

  “师父你回来啦?!”小绒和小岚道。

  “……你不回你的房间跑这里来干啥啊?!”韩浩文疑惑的问道。

  “哦,我这就和小绒一起过去,呃,能…能不能先把放在人家pipi上的手拿开啊?”魏岚脸红着道。

  看正3版5:章节G上D5酷~K匠_o网)}

  她心底虽然想和韩浩文住一间房间,但是仍然不敢这样做。

  待她们都走完之后,疲倦的摸着额头,叹息了一声,身边怎么那么多麻烦事啊!简直比激烈的战斗都还要累!但现在又不能睡着,立起身来,呼唤着剑哥:“剑哥,你那么久没有说话了,是不是出事了?”

  “……”

  “今天晚上要泡炎极培元浆,我感到要突破了!”仍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只是在脑海中翻腾出了制作炎极培元浆吸收液的药方,上面指示说需待其煮烧数个时辰,旋即不再犹豫,找到了浴室的浴缸,将天地宝物放入其中,也不怕有人偷窃,第一是外面已经有护卫队巡逻,再者谁知道这是地宝,炎极培元浆?天地间直接就能将其认得的人,脚趾头都数的过来。

  翻腾了一会儿手链存储战零,不要说这个战零还真是实用,估测这是一个三品的金属性存储战零,到现在都还没有装满过!但却始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获得的。

  调制好了炎极培元浆,转头想到了那天拍卖城得到的三阶霸王牛,将其取出,霸王牛似是已经过世了很多年,但仍然没有任何腐蚀的痕迹,也没有任何的怪味,寒剑刀起刀落,霸王牛坚韧的颈部被切开,在牛脑袋里翻弄了半天,仍然没有一点战零的痕迹,失望的摇了摇头,拍卖城都这样大张旗鼓的拿出来拍卖了,有战零的话才怪了呢,但它的牛筋却可以做成上好的弓弦,手腕一抖,一把弓身出现,上面的符文密布,蕴含着强烈的王者气息,弓身中央是一个狰狞饕餮的羊头部,似是一箭出去不摧就是坏。

  估摸着还有半个时辰才开始召开皇家战队讨论会,这些东西可以做一把战弓了,就是不知附近哪里来炼制战器的地方。出去找找便是,随即不再考虑,拿起霸王牛和弓身,几个跳跃,便掠出了住宿,外面的巡逻慌忙的望了一下飞速出来的影子,但当发现是之前皇家战队的人后,又转过头继续着自己的巡逻工作。

  “弓箭手?哈哈,挺有意思的职业……”飞速掠飞而过,望着快速后退的房屋,轻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