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院院长拉着韩浩文的手走来,对着布鲁开口道:“来,徒儿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师父!”

  “师…父…,师父……,师父你今天没有吃错药吧!”布鲁叨念了几声师父,随后小心翼翼的对着师父说道。

  “嘿小兔崽子!你怎么和师父说话的?!回去罚抄我的药方十遍!”治愈院院长听见布鲁这样说自己后,眉毛一竖,吹着胡子瞪着眼睛,教训道。

  “呃……不要嘛,人家不要~……十遍药方,你让我抄一辈子啊!你的药方那么多!”闻言,布鲁赶紧跑去撒娇道,声音甜得让人心都快要化了。

  治愈师老者闻言后仍然丝纹不动,皱着老眉头,对着另一方的天空开口说道:“那么你自己看着办!”

  韩浩文闻言,也没有摸清楚眉头,自己看着办是什么意思?想到这里,布鲁扯了扯短裙,径直对着韩浩文走来,浩文在布鲁哪里还有一点阴影,谨慎的退后了一步,刚欲说你要干什么,布鲁走在面前弓身说道:“师祖好!……”

  “噗!!!”望见布鲁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其他皇家战队的队员终于忍不住了,噗得一声笑喷了,十三岁的师祖,前所未有吧?!而浩文这时也是噗了一声,但不是笑喷的,是血压过高而喷出来的鼻血,谁知道布鲁弓身后会露出雪白一片啊?!就这样不巧的看见了,害的再次受伤。

  “你们笑什么,再笑面壁一天!浩文,你怎么流鼻血了?难道刚刚的切磋有内伤?”城主在一旁对着皇家战队的队员们严厉说道,随后转过头关心韩浩文。

  虽然他也惊讶为何自己老队友会有这样的选择,让浩文当他的师父,但毕竟自己和他们那么多年的交道了,布老的选择一般不会错,最后还是没有多问。

  “我……刚刚切磋了一下,血液不协调,正常的……”韩浩文突然想到个点子惊慌的回答道,但瞥了瞥俏丽在一边的布鲁,得到了后者意味深长的眼光,显然又被那个小妖精逮到把柄了。

  闻见城主的呵斥后,立刻站在一旁不敢乱动,他们可是从城主哪里魔鬼训练过来的。

  韩浩文望见难得的时机,走到城主身前,单膝跪地,恭敬的开口道:“感谢城主的救命之恩,您的吩咐我一定去完成,协助皇家战队获得今年的全城第一!”

  “唉,我没有救你,是你自己救了你自己,不用拿什么全城第一,我不稀罕那种东西……”城主并没有强制要求韩浩文做什么,这使浩文对其的好感再次提升了,说道稀罕二字时声音明显变小了。

  皇家战队成员们对着城主射出疑惑的目光,心底暗道:“不稀罕?!那么你还这番苦训我们,是稀罕得很吧!嘿嘿老家伙套路挺深啊!”

  发现了皇家战队射来笑嘻嘻的目光,顿时知道了他们在想什么,老脸一红,气得连忙吹胡子道:“看什么看!?转过去!想面壁了吗?啊?!”

  “呃……”皇家战队老成员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慌忙的转过头去。

  “我说老徐,看在我救过你那么多条命的面子上,我师父的什么报恩就都算了吧!”这时,治愈师院长走来开口说道。

  “哎呀老布,我没有让他报什么恩,是他自己要来报的,我也没有为难他不是?”

  “……”

  城主回了城堡,治愈院院长也就是老布,还在跟着韩浩文,同皇家战队们一起去专属公寓。

  “难怪师父你会拜浩文为师,是因为他制造了很多稀有的药方,那么金乾的一身伤短时间恢复也是浩文给的。”

  “哦?那么我的选择没有错,其实除了我的选择以外,之所以我如此坚定拜他为师,也是有其他因素的,我们家里祖传的算卦你知道吧。”

  “哦,我知道,就是你叫我碰都不要碰的那个算卦的东西。”

  “所以,你若是能把浩文给……拿下,前途不可限量!这次我拜师的目的也是让你接近他……”布老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布鲁才能听见,布鲁听到最后不仅脸一红,挣扎般说道:“师父,你舍得吗……我这样……”

  “哎有什么舍不得,你早晚也要嫁出去的,我养了你十八年难道白养了吗?”布老吹了吹胡子说道,布鲁是布老在河边捡到的孩子,所以也跟着布老姓,除了是她的师父外,还是她的父亲,虽然不是亲生的,但他们的关系比亲生关系也要好。

  “我……我试试吧,若是真的和你的算卦一样,这次全城大赛就能证明吧?”

  “嗯。”

  布鲁红着脸,压下了心中的小鹿,随后似是坚定一般,在心底点了点头。

  在普通的宿舍下叫来小绒小岚窦笂时,金乾的目光瞬间变得怪异了起来,望着不远处小巧可爱的小岚,一个自己快活接受的赌注浮现脑海,用力甩了甩脑袋,但又不知怎么开口,魏岚看见金乾后一脸的不爽,对着浩文道:“哥……你怎么把那个高傲的人给带来了啊!我不想看见他!”

  P看“正…H版章:/节V上o酷0i匠网

  浩文干笑了两声,开口说道:“金乾他已经改过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样子了。”话毕,魏岚闻言后仍然嘟着嘴,小绒也是一脸的不情愿。

  浩文对着金乾说了几声不用再在意以前的事了,看到对方的眼神稍微缓和点后,便向着皇家战队大公寓迈去,金乾的心底仍然不忘之前的赌约,想着什么时候将其赌约给完成。

  皇家战队的专属公寓很宽敞,一人就有一层楼的地盘,当然,不属于皇家战队的小绒小岚窦笂没有专属的房间,所以暂时住在韩浩文的楼层里,一层楼的房间众多,她们住下后仍然很宽敞,韩浩文嘀咕道:“不知弄那么宽的地方干什么,自己始终只能睡一个房间啊。”

  “豌豆,你不回你的刺客雇佣团,跑我这里来凑热闹干什么?”韩浩文无语的望着理直气壮的在哪里选择房间的窦笂开口道。

  “我不叫豌豆!我叫窦笂!顺序搞反了好不好!”窦笂发现少年射来的目光,嘟着小嘴反驳道。

  “你管我怎么叫!你来混吃混喝,还理直气壮了是不是?”

  “我……我!”

  “你什么你?!再接嘴就把你扔出去,扔到街边看谁要!”浩文装着一副很生气很厉害的样子,指着豌豆的鼻子说道,心里想着若是她再敢接话,就真的先把她扔下去吓吓她,反正这里是二楼,战斗士掉下去皮都不会疼。

  “我……我当你的女仆还不行吗?再说了,把我扔街上不可能没有人要的……拍卖城最低都要卖三十万……呜……”窦笂的话锋一转,本来理直气壮的,现在成了可怜兮兮,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想着自己悲惨的命运,到最后几乎快要哭泣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