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大家才从地上捡起惊落的下巴,呆滞并木楞的想起一件事,然后跑去先救人了。

  “哥!你怎么干出伤到自己的傻事呢……”冲来的魏岚说完,便抱着韩浩文的腰,眼泪悬挂睫毛,就快要滴下来了。

  “对啊!师父,他这样说你,虐他一番不就完了吗,还拿他的特长去比拼。”小绒飞来,也是拉着快要摔向地面的韩浩文道。

  浩文此刻双手吊着,并且手臂不断的冒着高温发出的白烟,手掌因冰属性凝固拳头不能张开,口鼻在狠狠的喘着空气,吐出来的仍然是白烟,上身皆完全的瘫软了下来,只有双腿直直的撑着不让自己一下就倒去,望见此景后赶快搀扶到石台旁让其座下。

  压制着颤抖的全身,猛的吸了一口气,逼出来一句话:“快!……去叫……现在他经脉尽数被冻住!叫那个金乾的队友泡在烧开的开水里!否则他以后就成个废人了!咳!快去……”

  但此刻的魏岚和小绒谁都没有听少年的命令并且行动,她们这还是第一次没有听少年的命令,仍然用全力搀扶着韩浩文,小岚眼泪汪汪的说道:“哥!……你知道他是怎么鄙视你的吗?他就算是死了都是自找的!你怎么都这个时候了还在关心别人啊!”

  此刻韩浩文拳头冻结,手臂因之前的高温高压通红,冷热尽数展现在了一只手臂,那是多么痛苦的感觉啊。

  “是啊师父,你还是先将自己的手臂调节好吧,那个叫金乾的狂妄青年那样的贬低你,死不足惜!!!”

  浩文此刻眼皮半吊,本来说今晚去屠杀兽族,现在只有延迟了,一屁股坐到石阶上,双臂已经酸得不能再颤抖,甚至没了知觉。

  “乖,就只需要去带一句话,泡在开水里,用寒伤草、固脉叶、稳心根,七比二比一的比例调制好后全身浸泡,去吧,妹妹……”话毕,韩浩文因战力透支,身体不能抗住犯困,便头一偏,昏睡了过去。

  “这……胸前经脉寸断,全身冰封,心率不齐,已经晕厥了过去……唉,这一切还不是他自找的!……踢了块能压死人的铁板,最后砸了个半死不活。”

  ……

  “小绒,按照这个单子上的药材调配并且给你的师父浸泡,药材在这里,先收好。”剑哥一下从战零里的寒剑出来,对着小绒开口道。

  旋即心底暗道:“嘿嘿!……这小家伙,用了冰龙脉冲拳完整的技能后,强行打通了任督等经脉,再利用药材的功效调理一下,近乎又炼到宝了!……”

  “好的,师祖!我一定按着这个来。”

  “……”

  河沟边,徐帝救起了沉在水底的金乾,闻见魏岚带来的话后道:“好的小岚,我们一定按照这个给金乾来治愈,谢谢你啊,小岚。”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我的哥哥!他晕前也不忘好生对待皇家战队的人!”小岚最后六个字语气加重,小脸上浮现着不爽,双手抱在胸前。

  “对不起!我替他向你和你哥哥道歉,都是我的错,身为队长,我没有管好自己的队员,别生气,我一定会向浩文队员郑重的道歉!”

  闻见了拥有歉意的语气,小岚才没有再嘟嘴,心里想到也不关徐帝的错,不用和他过不去。

  ……

  皇家高级学院的治愈院,一间房间内。

  “这……药方……真的有效吗?小绒同学。”一位老者看了半天的药方,然后用疑带问的说道,目光炯炯注视着单子上密密麻麻的药材,老者对药方很敏感,一般一看见新药方苍老的双眼就要发光,但此时正在思考这是何种配方,当了上百年的医生兼并炼药师,还没有见过如此奇怪的药方。

  “肯定啦,大师你快给他调制出来吧,师父需要救治!”说完,魏岚也在一边卖力的点着头,大眼睛闪烁着光芒,等待着大师的点头同意。

  大师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如果现在用我的药方,一个月就能恢复伤势,三个月就能痊愈。若是用你们奇异药方,我却不能保证多久才能恢复,并且不知道后果会是如何,所以,你们还是选择这个奇异的药方吗?听皇家战队的队长说,也是皇家战队里的一员,马上就要比赛了,御帝半废,这位也昏迷不醒,但能赶在比赛前恢复,此同学的重要性非比寻常哦。你们算是他们唯一的家属,浩文正在昏迷,所以只有你们决定。”

  “嗯嗯,知道了,就用这个吧。”

  两个小东西急切的道。

  “里面含有蛇毒胆等有毒药物,真的要……”

  “好了大师,就用这个!……以前哥哥用的就是这个药方!”

  “这是你师父自己做的吗?!”

  “是……是的!”小绒犹豫了一下,但马上点头示意,她可不能把剑哥给抖出来了。

  “……”

  “咕嘟……咕嘟……”少年盘坐在药液里,全身已经变得绯红,剑哥用了以毒攻毒的药方奇效,将寒毒、火毒一一逼了出来,并且加强了手臂手掌的耐热耐冷柔韧性,现在的手臂已经恢复了知觉,但全身如食人蚁不断侵蚀般,麻痛痒!这种感觉难受至极啊。

  多种普通的药材,经过不同的比例搭配,药效才能发挥到极致,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一些药方是秘传或者是独家的,买断也要付很高的价钱或者是天价,在炼药界里屡见不鲜。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里的痒,却不能挠,因为越挠越痒,这简直比酷刑还残忍,欲死不能死的!

  “啊!……好难受。”

  “没事吧,这位浩文同学,看着你也挺难受的……唉。我就说不要用这种奇怪的药方,若这是邪教的药方可就害废天才了啊!……”

  “这药方是小绒给的?”韩浩文强忍着挠痒的冲动,咬着银牙问道。

  “她应该是你的徒弟吧,嗯,战兽绒球怪给的,是你做的药方吧。”

  “嗯,是我的徒弟,那么还是用这个药方吧。是……她…说的是…我做的…吗?……”心里想着,小绒拿的,那么应该是剑哥托付给的药方,当然肯定没有问题,药方既然是剑哥给的,就不能让人知道剑哥的存在,反而反问的打探道是谁做的。

  “她说是你做的……”老者根本没有发现少年的疑问,望着他的痛苦的样子,说一点糊涂话也情有可原。

  “噢!……我忘记了,就是我做的!”擦了一下冷汗,连忙接着道,浑身的难受暂且的因转移注意力减轻了一下。

  “……”

  手臂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手臂和手掌的温度也已经是常温了,真是可怕的地阶技能冰龙脉冲拳啊!虽然自己反震受伤,但一击可以打飞一个八级战斗士御者!强横的威力,不愧是地阶高级战技。

  要知道,韩浩文现在仅仅是七级战者,战力和‘御帝’相差十万八千里,就能越阶秒杀,秒杀的不是其他职业,而是以防御称王的御者!

  旋即低头望了望双手,自己的极限竟然能有如斯威力,但,也有一个致命的结果,若是别人抗下或者巧妙的躲开了这一击,那么岂不是搬起了砖头然后猛的砸向自己的脚?!所以不到迫不得已,千万不能用冰龙脉冲拳的完整技能。

  舒展了一下全身,发出了连贯的铿锵之声,骨节关节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

  缓缓的吐了一口气,韩浩文打直背部并且盘坐在木桶里,将最后一丝战力内敛丹田,沉寂片刻后,淡淡的能量气流,忽然的从其周身奇异的涌动而出,牵引着外界的元素能量,然后疯狂的灌注进了其身体之内,随着越来越多的能量灌入,少年的身体表面,缓慢的浮现出了淡淡地蓝色光芒,青稚的脸庞似是成长了许多,双眸骤然睁开,淡蓝地眼眸中,一丝寒气犹如青烟般袅袅。

  一刻钟后,少年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体内更加雄浑的战力,脸庞上扬起灿烂的笑容。

  M酷y:匠网首1发t*

  “终于突破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