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未必,你扰民,就是罪!得治!若是以前的索玛毕亚城,仅是全大陆前三十,打不过你也属于正常。但当今的索玛毕亚,却是你招惹不起的!”

  话毕,右臂猛的一挥,一批黑袍强者瞬间闪现在背后,战力外溢,竟然强横如斯!

  岩浆蜈蚣王见到众多的强者,心底便开始打起退堂鼓起来,但炎极培元浆未抢回来,自己仍然感到不服,再次望了望开始凝聚阵法的强者们,无奈的转过身,一头便再次栽进岩浆里,消失在视线之中,留下的声音盘旋山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

  望见岩浆蜈蚣王逃回去后,小岚和小绒急忙的向着岩浆处跑去,此时的岩浆已经遇水凝固,变得很牢固,形成了坚硬的岩石,小家伙们的力量根本无法撬开坚硬的岩浆凝固物,再次卖力的开凿了一会儿,没有一点成效。

  这时老者前来,望着两人,回忆了一番,轻咦了一声,显然是想起了之前的兽潮。

  旋即不再犹豫,法杖挥动,一块岩石层破裂开来,再翻动一圈,出现了凝固在了岩石层里的少年,叹息了一口道:“如此灼烧,竟然到现在还没有毙命,这小子的生命力很是顽强啊!”

  望着一脸担心的一人一怪,随即道:“这少年就暂时交给我来治愈吧,这番伤势,若是没有高级药液的调养,不死也会伤筋动骨,然后成为废材。”

  ……

  索玛毕亚城宫殿。

  “小帝啊!你真是越玩物丧志!怎么能让外人进入温泉开发池呢?并且他是少年!这一切的后果全由你自己去承担!虽然本次灾难百姓并无伤亡,但那个叫做浩文的少年你也看到了,可能他曾用过高级药液甚至是神级药液锤炼过身体,能够用上那种药液的那个不是贵族、有势力的大家族?若是他死了,你的麻烦肯定少不了!”

  一旁单膝跪地的徐帝心底不断的后悔着,怎么看似一个普通的少年竟然是这番身世出生,随后恭敬的对着主位上的老者道:“损失由我来负责!我不该随意调动百姓,导致了这番的结果!孩孙我愿意接受惩罚!”

  徐帝正是徐笑天的孙子,他还有个孙女叫做徐雪薇,皆是城主疼爱的孩子,但爱归爱,做出了事情依然要罚!

  闻言后城主罚了徐帝面壁一个周,并下令通知惊慌的百姓们本次灾难仅仅是因为火山的临时喷发,随后没有在此事上多言,这事便结束了。

  “帝儿,你的全城精英战队比赛缺一人的事解决好了吗?”见温泉的事情妥当了,徐笑天便开始问起即将要轰动全城的比赛事情。

  “孩儿还没有找到适合的精英学员……请爷爷指点……”

  “这样吧,就被你害得那个养伤的小子的吧,他适合当你们战队里面缺少的剑士!”

  “爷爷……恕我冒昧,他现在全身是伤,现在还不省人事,现在还有几个积极的候选人,虽然比我们原来的队员差了点,但若是就这样笃定,恐怕……”

  “没有什么恐怕的!就这样吧,把他的档案加入皇家战队!”随即严肃的决定道。

  “这……。是!”刚想再次反驳,望见脸色变得不好的老爷,马上答应了,话毕,便退下了。

  留下了徐笑天一个在房间内,旋即,一丝弧度从其的嘴角上扬起,嘀咕着道:“嘿嘿……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次捡到宝了……嘿嘿。”哪里还有城主威风凛凛的气势……

  ……

  宫殿内的医疗室。

  韩浩文已经躺了一个周了,仍然昏迷不醒,除了城主的吩咐高级药液治疗外,剑哥还悄悄的叫着小绒小岚一起给韩浩文再次巩固治愈,稍微滴加了炎极培元浆,效果很明显,伤口快速的结疤脱落,出现了白皙的重生皮肤。

  “这……这是哪里?”韩浩文醒来后,四处张望,发现这里皆是白净之色,装饰华丽不失富贵。

  “呜呜……师父你为什么要救我们而牺牲自己……,这……这里是宫殿的治疗室,最后是城主徐笑天救的我们!”小绒第一个看见韩浩文醒来,本来粉色的眼睛这下更粉了……

  “呃……别哭……看来最后还是没有跑掉啊……城主在哪里?我要去找他!”

  看:@正_版章节上酷匠!网

  “哥!你是个笨蛋笨蛋笨蛋!……你为什么要这样,我的命是你救的,让我死就是啊……如果不是城主,我们也会陪着你一起死!”一旁突然醒来的魏岚开口叫道。

  “傻丫头!说些什么话啊!你哥哥我怎么可能会死呢?我是不死之身啊!哈哈!呃……别哭了,再哭就有坏蛋要抓你了……”不会劝慰的韩浩文语无伦次的说道,话毕便转身欲出去,因为这个人情,一定要报!

  “哥哥你慢一点,你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呢……哥哥!”小岚抹着泪眼汪汪的眼睛,开口说道,话还没说完,韩浩文便翻身下床出去了,全身还缠着绷带。

  “哎呦……嘶!好疼!”走到走廊时,韩浩文姿势幅度过大,立刻便拉伤伤口,一丝红色渗透布带,腰部霎时一片红色,旋即再也走不动,脑袋昏昏欲坠,跪倒在地,倒地前隐约的看见了穿着短裙露着白皙大腿的少女,粉色头发齐腰,双手叉腰,随后自己便再也没有知觉。

  醒来后又是一个周了,睁眼便看见粉发少女亭亭玉立床边,这不是之前在温泉里看见的‘御姐’吗?当时还在不断的玩弄着魏岚的……

  “哥!叫你不要乱来,你偏偏要动!这下好了吧,治愈师说你失血过多,外伤也颇多,他说幸好你的造血功能很好,干细胞不少,才得以生存下来的!”话毕,小魏岚鼓着淡粉的腮帮子,双手叉腰,可能是因为之前剑哥和城主的高级药液的滋养,才使自己没有因失血过多而亡。

  “这样都没死!你还是真是个小蟑螂啊!小弟弟!不过你救人的做法姐姐我喜欢。”话毕,粉色的丁香舌舔了舔朱唇,双手抱在丰满的翘峰上。韩浩文才不过十三岁,而她已经十八了,所以叫小弟弟也是可以的,但是到了她的嘴中,又有了别的意味在里面……

  这一次谨慎的缓慢起身,望着眼前俏丽的少女道:“你……你怎么在这里?我又不是蟑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