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这里到处都是山脉,为何不走平坦的道路,走陡峭的山壁呀?还有巨鹰啸声,好吓人呀……刚刚我也看见了,有那么大一只!”魏岚在一旁气喘吁吁的说道,话毕,还用小手比出苍鹰的大小。

  “我要去修炼,只有自己变强了,才会有能力保护家人。”韩浩文快步的在前面带路,望了望那么远仍然朗阔一片天空的巨鹰,自己也是处于无奈,若不是剑哥的计划,自己现在还在载马上舒适的躺并且着捏小绒呢。。。。。。

  “剑哥,为何此路越走越陡啊?到底是要去那里?”韩浩文在心底对着剑哥发问到。

  再这样走下去,绝对是山之巅峰,剑哥到底有何用意?旋即想到只要提升实力,一切听剑哥指挥便是,旋即不再多想。

  “叫魏岚和小绒就在这里歇息吧,你跟着我走。”话毕,指了指不远处的巨大岩石下面,便对着更窄小的山道走去。

  韩浩文随即吩咐两个小东西呆在岩石下等着自己,乖巧的点了头后就开始做起自己的事情来,这里离绒茸国并不远,但此处群山峻岭,很少见到其他生物的行踪。

  道了声去修炼后,便快速的跟上了剑哥的步伐,向着山峰极速而去。

  就是这里了,把寒剑放一边吧,剑哥指了指山顶的另一边遮蔽处,到了这里,才知道什么叫做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放眼望去下面的山峰云雾缭绕,很少见到飞鸟,只有几只巨大的苍鹰在雾间穿梭,鹰啸声拉过苍穹,几分君临天下的意味。

  正当感慨山水画面时,一声鹰啸越来越近,最后竟然呼啸而来,巨鹰并对着自己伸出了巨爪,霎时快得犹如一束光般,险而险之的避开了着一次攻击。剑哥的声音响起:“此鹰乃吞天雕,顾名思义,生长到了高阶的雕大小似可吞天般,之前你在岩石狼哪里训练了防御,所以,带你来这里,就是训练……”

  “唳!……”又是一声响亮的鹰啸,显然,它是对之前自己的攻击不满,竟然没有抓住韩浩文。

  “速度!”这时,剑哥才说完,韩浩文如醍醐灌顶般,大彻大悟,如今的强者,攀比的不止是战力,还有战斗经验!战斗防御、速度等多方面属性。

  “轰!……”韩浩文再次狼狈的躲过了一击,猛烈的一击,鹰爪击打在山顶的花岗石上发出轰然巨响,坚硬的花岗石出现一道深深的鹰爪,威力竟然如斯!

  再次一击无效,这只吞天鹰终于放弃了攻击,向着远方飞去了,韩浩文望着快要消失在天际的巨型苍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幸好自己的速度快!若是再稍微慢那么一点,现在恐怕比地上的花岗石好不了多少!

  望着一旁静静放着的寒剑,眼神示意着剑哥。后者发现前者射来的目光,随即道:“不用担心,寒剑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拿起来的,你倒是注意下自己吧,一会儿有你的事情做……。之前的事我也太大意了,魏岚……魏岚……姓魏……哎……我知道了,真是坑,你说这世界怎么那么小?既然能够轻易的拿起寒剑,再加上那颗项链……除了剑主外,只有拥有传承王者血脉的人才能做到,我既然糊涂般的忽略了,但是之前也没有这一番记忆,现在算是水落石出了……”

  韩浩文木楞着的在一旁,除了听见‘不用担心’‘注意自己一会儿有的是事情干’外,其他的完全不知所云,反正寒剑随便放着没有事情便是,训练速度,不能依靠寒剑的加成来达到,要提高自身的基础才是王道。

  BB酷QE匠1t网n◎正@版首\发I3

  刚想到这里,少年目光位移着,旋即,目光死死的望着苍穹的边缘,剑哥定眼一看,嘴角露出一丝上扬的弧度。

  天际边,一大群吞天鹰正在呼扇着巨大的翅膀靠近着,几乎遮盖了弧线上光线的照耀,鹰啸似雷霆般,壮观的画面差点使韩浩文一屁股坐在山顶的花岗石上。

  “天啦,剑哥!就算我皮糙肉厚,这么多苍鹰一只来一爪,我也会皮开肉绽啊!你还真把我喂苍鹰啊?!”韩浩文感慨道。

  “又没叫你全都将其的攻击承受下来,你只需用速度来躲避便是了!”剑哥在一旁翻白眼没好气的道。

  片刻,雄鹰便到了,略微一数足足有十多头!有十头停顿在苍穹看着好戏,另外的几只呼啸着对着韩浩文一爪抓去,速度快得眼花缭乱,韩浩文在凹凸不平的地上连滚带爬,很是狼狈,惊而又险的避开了一波的攻击,布衣竟然在之前的呼啸中被狂风撕裂,在这种攻击中脆弱的如此,韩浩文干笑了一声,看来以后要带轻甲了,若是再这样下去,布衣的成本也贵啊!

  此刻的剑哥,不知哪儿来的摇摇椅,还撑了一把铁伞,其他伞估计在吞天鹰的几轮攻击的余波中就会断裂,右手标准姿势噙着一杯鸡尾酒,一丝慵懒体现的淋漓尽致,就差一副墨镜了。

  间断时望了望剑哥,呆滞的差点被吞天鹰一爪抓死!先不说被吞天鹰击中,就算是没有击中,若是自己一个不小心被飓风吹到了悬崖下面去,不死也要脱层皮。

  此刻容不得一丝大意,大意等于玩命,精神高度的集中着,速度老是快不起来,总是险而险之的避开撕裂空气的鹰爪,半天下来,结束后,累得韩浩文口吐白沫,肺都快吸炸了!

  韩浩文心底恨不得一颗炸弹扔到苍穹上,当然若是这样就违背了剑哥的计划,放弃了炸天,只有累得喘着粗气并且狠狠对着苍穹吼道:“累死你大爷我了!不知道一个一个的来啊!不说一个,两个也行啊!这么多P搞起来,本王拒绝娇喘!”

  剑哥收起“日光浴器具”无奈的望着对着天空发泄并且学着小绒说话的少年,也罢,也罢,自己曾经战者时也是这样的经历过,在一只吞天鹰的攻击下坚持了一个时辰,然后带着一身伤痕对天吼了足足半天才消停怨气……被打的感觉始终没有主动打的感觉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