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则连声制止,欲去蒙住皇后多话的嘴,但够不到,旋即又急切的道:“不是的啊,妈妈,他们是我的朋友,那个男孩是我的师父,教我雕刻,你知道,我的梦想就是雕刻师啊!妈妈!”

  话毕,皇后更加的激动起来:“雕刻师!我的女儿啊!你知道吗,这可是人类的副职业!人类的!万恶不赦的人类啊!你知道雕刻的是什么吗?那雕刻的可是战兽死去后产生的战零啊!对于我们来说,自己也是战兽中的一类啊!你知道多么的残忍吗?!”旋即,又开始滔滔不绝的唠叨起来。

  韩浩文对于皇后的话很是不满,眉头微皱,没想到绒球王国这么拒绝人类,并不是想象中的热情好客,也罢,可能绒球王国本来热情,但是被人类的残害扑灭热情的火焰,对人类开始厌恶起来。

  之前韩浩文还有所怀疑,但目前真的证实了一点:“徒儿绒球女孩——真的是绒球王国的女王……”

  但即使这样,也不能如此看低人,未有打探别人的素质和品行之前,不要随意的评价别人,即便是皇后,韩浩文面色为冷,望了望附近早已准备好战斗的绒球兵,虎视眈眈的注视自己和小岚,对着不远处的皇后和女王冷声的道,:“女王大人!皇后娘娘!若是你们不欢迎我们,那么,我们走!魏岚。”话毕,便转身离去。看来,和绒球国的人是谈不拢了!

  小毛顿时着急了,突然对着皇后叫道:“妈妈!他们都被你说走了!你再这样,我……我就离家出走!再也不会来了!”

  话毕,皇后不可相信女儿对自己说出这番话,以前女儿对自己都是恭恭敬敬,温声细语的,刚欲再次大声的教训一番时,背后传来国王的声音:“够了!孩子他妈!你也不细细的来打听打听,遇见什么事情都以唠叨解决,女儿,你先去追回你的朋友,我给他们道个歉!”

  “嗯嗯!爸爸,我这就去,您不用,我去道歉,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话毕,小毛便消失在墙角。

  “孩子她爸!连你也……吼我……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话毕,皇后竟然拿手帕擦泪起来,神态变化之大。

  “孩子她妈,你有所不知,就在你前脚刚出房间的时候,暗中使者传话来,你知道他说什么吗?那个来的少年不仅教会了女儿雕刻一品能量战零,还毫无要求的给予了她宠物战零!并且协助她认主,试问,你见过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时,依然给予他人无私巨大帮助的人吗?不说人类,估计连我们绒球王国都没有……,人类也是分好坏的,我们的祖先就是和好的人类打交道,才会有今天的繁华!你真是越老越激动越糊涂啊!你好好想想吧……”

  皇后听后是一愣一楞的,嘴里还叨念着:“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人类不可能这么无私,都是自私的为了自己的……一定是哪个少年贿赂了暗影使者,让他这么说的!一定是!”闻言后,仍然不相信这个事实。

  “还在怀疑哪个少年,怎么可能是暗影使者被贿赂?我们的暗影事实是经过层层筛选,并且是世袭制!祭坛发誓过终生只为王国,他被贿赂?少年能找到战杰的他吗?这个几率为零!你别再做出让我失望的举动了!我的忍耐有限!”话毕,国王挥袍而去,不是他绝情,而是皇后太糊涂,最后留下一个呆呆的身影。

  ……

  “师父!……师父等等我。”小毛连滚带爬的奔跑而去,急切的叫住前面的身影,气喘吁吁的道:“师父,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没有给母亲讲清楚,母亲她曾经见识过坏人类的折磨,所以对所有人类都这样,请师父原谅!我给我母亲说了,若是再这样对待你,我就离开这里,不再回来!一辈子跟着师父!”

  小毛最后几句话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半分犹豫,喘着呼吸一口气说完了心中所想。

  看正0x版◎K章b?节Ha上#P酷#u匠9…网}…

  当韩浩文闻见小毛说一辈子跟着自己后,也是有点感动,静静的望着皇家城堡下面的密密麻麻的屋舍,俨然排列在一起,这里竟然是一座巍峨的巨大城堡,下方才是‘民间’,双手放在袖里,风度翩翩般,随后道:“没什么,我只是不喜欢别人冤枉我。我被你带来了这里,我想走也走不掉,不分东南西北,这里可是一个国家……”

  “……”

  “呃,师父,陪我回去吧,我保证不让家人那样对待你了……”

  ……

  “贵客!贵客啊!亲爱的女儿的师父,我代表绒茸王国!谢谢你的来访!”

  国王坐在首位,发话道。

  韩浩文呆滞的望着眼花缭乱的食物,精致的如艺术品一般,华丽桌子,柔软凳子,还有悬挂的精美挂灯,立马战零点点,皆是金色的!黄金的颜色,靓丽的睁不开眼睛,光滑如玉的盘子望着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原来这个国家叫做绒茸国,韩浩文心底暗叫道:“靠!这么牛逼,以前在韩家的迎宾大堂也没有这种感觉!这……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木楞的同时,一旁的魏岚用手肘点着发呆的韩浩文:“哥……,国王在给你说话呢!”提醒了韩浩文后,魏岚之前也是震惊了很久的,以前都是贫困家庭,这世间的一高一低,最尊贵和最低级,变化就在这几个月,一时感到难以置信起来,对人生的感慨都可以写一篇长篇论文了。

  “呃!呃……,您好国王!能够成为贵国的客人,鄙人受宠若惊,实在没有想到,小毛竟然是本国的女王……”

  国王微笑的望着韩浩文,当听到小毛这个词语时,脸庞一丝尴尬浮现:“贵客说的小毛就是我的女儿吧?哈哈,小毛么,其实我们都叫她小绒,您可以叫她小绒。”

  “来,小绒,让为父看看,你的新战宠!”国王转移视线,对着小绒说道。一旁的国家官员皆将视线移到未来的女王大人身上,饶有兴趣,因为绒茸国的国人皆很少有人认主战零,就好比人类收奴隶一样,很少有人这样做。

  小绒不自在的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宠物战零啊!……呃……不好的吧,爸爸,这是我的第一次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告天说:

  今天教练给天天说明天歇息,后天一整天练车大礼包。

  我只能痛苦兼并快乐着微笑着,回答道:好的,教练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