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周后……

  “师父!我申请雕刻一品装饰战零!”

  一个如小孩般的稚嫩声音响起,激动的对着一旁少年叫道,少年闻言后,撇开了快遮住眼睛的头发,显然,长时间的没有整理头发,已经快及肩了。旋即,少年无奈的道:“我说徒弟,你都雕刻这么久了,既然你的梦想是雕刻师,有点追求好不好,雕刻什么装饰战零?你雕刻能量战零,失败了,不就是装饰战零吗。”

  绒球不好意思的听着少年的指点,两只小手在地上划啊划的,像是很委屈,嘴里还低估着:“我是要体验一下慢慢进步的快感嘛……”

  因为每天交谈的时候少之又少,这次刚聊完,绒球怪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立即道:“还有师父……能不能……晚上……不要……枕着我……睡觉呀?”

  话毕,两只大眼睛紧紧的盯着韩浩文的一举一动,粉色大眼睛眨啊眨,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一样。

  少年一愣,旋即快速的恢复了正常,一脸严肃的道:“话说,说话不要支支吾吾的,你是女孩子么?怎么?为师父敬点孝心不行啊!晚上枕着你还舒服点,亏我还无条件收你这个徒弟。”

  绒球马上焦急了,眼眶还开始溢出水珠,小声道:“我没有不孝敬您呀……只是……只是师父您脑袋太重了!我每晚都要压得做噩梦……还有师父,我本来就是女孩子……”

  “吱……”

  这是战零雕刻失败成为装饰战零的声音……,显然是从少年的手中发出的,少年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一旁还在委屈的绒球,半晌,才从嘴里逼出话来,完全没有管失败的战零:“你……你……你是母的?怎么不早说?孩子的声音分不出男女……呃……公母。还本王本王的说着,你真当自己是女王大人啊……”

  少年一愣一愣的,亏自己还在它身上又揉又捏过……

  “师父……我纠正一下,是女的,不是母的,我们种族都是说的男女。”

  “呃……,继续雕刻……继续雕刻……以后晚上不枕你就是……”

  少年的话也变得拖拖拉拉起来,已经不知道应该表现出什么表情了,怪不得之前脱魏岚的衣服也没有什么反应……

  虽然韩浩文加起来的年龄足有三十多岁,但对于男女方面的事情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二窍还是不通……一听到是女的,智商就为零了。

  刚拿起一个崭新的战零,感叹了一下战零没剩几个了,是应该拿这些成品战零去卖了买新的,左手拿战零,右手拿雕刻刀,调整好状态,刚欲下刀时,剑哥的声音突兀响起:“小子,你的寒剑呢,我嘞个去!我醒来后躯壳都不在你身旁了,而是在溪边,大老远的飞来给你通报,你雕刻得再投入也别忘了基本啊!是不是再雕刻一个月,人都要搞掉了啊?”

  剑哥话毕,韩浩文脑袋快速的扫射附近,寒剑真的没了!

  并且…………,魏岚也不在!

  一拍脑袋,说自己太傻,急忙间,双腿一弹,向着外面冲刺去,但双腿一弯,差点摔掉,三个月没有运动,感觉身体已经生锈一般。

  无奈的热了下身,再次双腿一屈,向着外面飞奔而去!

  山下的小溪旁,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处,一个娇俏的女孩正低着头,抓起一旁盛着晶莹水珠的木勺子,向着头部撒去。

  这时秀发垂下溪边,清澈的流淌过青丝,左手柔头,右手拿勺,小手不停的控制着流淌的尺度,一旁,寒剑静静的躺着,没有发出丝毫战力,剑尖插在水里,投应出格外美丽的剑身,一副可人的画面呈现溪边,反射到溪面上。

  殊不知,此刻有个少年正在焦急的寻找着这位少女。

  不停从一阶一阶坎上跳下的少年,大脑真在飞速的运转,很久没有这么焦急过了。

  酷d匠网Z%首-发

  寒剑是通灵性的,除了剑哥和自己的控制,若是有人强行控制,将会被寒剑无情的斩杀,毫无留情!这是寒剑的本能反应,没有韩浩文的压制,估计就会在别人的乱碰下一一斩杀,就像上次在屠魄曜洞穴的事件一样,毫无预感!

  想到这里,韩浩文更加的加快了速度,心跳也加快了起来,恨不得立马飞起来,想到了飞,战力微微输入储存战零摸索,竟然没有能量战零!

  刚刚心急忘拿了!战零全在洞穴里呢!近乎枯竭的战力调动,因为之前雕刻为了达到极限模式,现在什么条件都没有,道:“该死!若是女孩死了,我这一辈子都过意不去这个心结!”

  ……

  幽静的小溪边。

  少女用简洁的皂液洗了过后,小手拉直了秀发,另一只手缓缓的拿起了寒剑,向着头发渐渐移动而去,几根秀发在寒剑未达到时就悄然断掉,引起了女孩的一丝诧异,此剑竟然如此锋利,寒剑……依然在女孩的控制下缓缓靠近秀发。

  当然也在缓缓靠近白皙水嫩的颈子,殊不知,自己在召唤着死神的来临!

  “噗!……”奔跑的韩浩文双腿突然乏力,一头栽进了泥土里,但狠狠的咬着银牙,拼命的站起来,心底不停的骂着该死,为何要弄什么极限模式,为何不好好的看好自己的寒剑。

  趴在地上,双拳用力的打在泥土里,仿佛已经看见寒剑轻而易举的削过可爱女孩的脆嫩脖子!:“该死!太远了,控制不了寒剑!给我走啊!”

  少年奋力的对着自己的双腿吼着,感觉现在双腿已经麻痹了,双拳插在地上,奋力的拖动着身体前进。

  溪边,女孩的手持寒剑,切割着秀发,被切掉的秀发纷纷飞落,凋零在溪水上,溅起丝丝小涟漪,突然,女孩像是想起了什么,寒剑放下,旋即走在了溪旁,对着清澈的溪水,看着自己的影子,再次剪起头发来……

  当切到最后一丝秀发时,寒剑猛然不受控制,离开了白皙的小手,顺势向着女孩如白嫩豆腐般的小颈子切来,最后一根青丝显得娇弱无力。

  似见,绚丽的鲜血溅到溪边,染红溪流,染赤乱石,染朱寒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告天说:

  猜猜小岚度过此劫没有?嘿嘿……

  诶……别扔鸡蛋,我不吃蛋炒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