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寒剑师父?”空间里持续盘旋着惊讶声。

  闻言,韩浩文呆滞在一旁,低声道:“寒剑师父?说的是剑哥吗?他的徒弟?”

  安静持续了数秒,仍然没有得到回答,空间里的人也不再隐瞒,出现一个黄袍身影,再次发言道:“呃……不好意思,是我冒昧了,若是准确的说,我连寒剑师父的徒弟都当不上……”

  闻见这一句话,让韩浩文又吃惊又疑惑,暗想着:“连徒弟都当不上?这个强者说的是战力当不上他的徒弟吧……怎么可能比雕刻,还当不上剑哥的徒弟的?我还不想当他的徒弟呢!能够自己建造专属的传承遗迹的,大陆上可没多少个!”韩浩文想清楚是战力的关系后,安心了下来,但还是颇为的震惊,这种级别的强者的战力绝对不低,而他也在这样仰视剑哥。

  回答的,仍然是缄默。

  “也罢……如今我的雕刻师仍然未能突破,这个孩子是你的徒弟吧?他的天赋很好,资质也让我大吃一惊,我担当不起他的主动传承人,你来教他,哎,真羡慕这孩子,有个厉害的师父。”

  “不。”

  剑哥终于说话了,并且仅淡淡的说了一个字,便没了声响。

  黄袍强者随即一愣,目光再次移至韩浩文身上,示意其再次传承,并且沧桑的眼睛里闪烁着激动。

  韩浩文已经木楞在了一旁,心底嘶吼翻滚道:“我去他大爷的二爷的三伯四叔五嫂!身旁一个装逼的牛逼强者!竟然还不知道!还死死的蒙在鼓里,等我去摸清?既然强者这样说,也就是剑哥也是一个雕刻师中的老大?”

  旋即一想,也罢,他也不想过于的依赖剑哥,随即也不再等待,快步走去,手掌向着石台上的手掌印印去。

  “嗡……”

  嗡鸣声再次袭来,雷电属性气息在全身上下扫荡,并且避开了寒剑。

  '酷匠网i6正“版gs首1"发

  仪式,很快的便结束了。声音顿时变得苍老虚弱起来,开始道:“孩子,给我说一下你的姓名吧,我听一下便是,其实我本人早就归天了,这是我最后的一丝战力,能够传承给寒剑大师的徒弟,吾乃感觉特别荣幸,传承后可以说我和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石阶上的刻刀便是当今武战大陆排名第十八的《奔雷刻刀》,哪本书,则是已经失传的能量战零里面的爆炸战零雕刻法——炸零!”

  “平常的能量战零,欲以设置爆炸战零很简单,只需将所有的能量一次性的输出即可,但,此炸零雕刻法,尤为不同,其爆炸的威力相对一般的能量战零爆炸要高出两倍以上,瞬间产生一次性的强烈爆炸,但花费巨大,皆是一次性用品,可以用来逃命,千万别乱雕刻,威力可能会失控,切记……切记……,能够在有生之年得到传承,并且传承的是寒剑大师的弟子,我感到很是兴奋,就这样了,希望你的雕刻成就,在武战大陆乃至狂战大陆,大放光彩!”

  “您好雕刻师强者,也是我的师父!我叫……浩文……,感谢您的传承!”

  黄袍强者话刚说完,身影便开始慢慢虚化,声音缓缓的消失,最后消散。

  “浩文?记得是什么浩文?怎么忘记了……管它的,一想就头疼……”

  ——“什么狂战大陆?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嘿……这个刻刀还挺霸气的样子……”

  完成传承后,韩浩文感到很是兴奋,自己竟然进入了雕刻师的殿堂,恐怕剑哥的身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罢?

  此雕刻刀尖端凹槽清晰准确,刀身蓝色并这白色,犹如一道从苍穹上劈下来的闪电一般,可谓是《奔雷刻刀》,此刻刀竟然在全大陆排名十八!若是往拍卖城一放,所有的大家族恐怕都要抢的头破血流,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夺回,一把好的刻刀,可以大大的提高战零的雕刻成功率!甚至可以雕刻出稀有成品战零,何为稀有成品战零,若是一般的雕刻成功,那么一品战零就是一品的,不可能二品,但若是运气好雕刻出了稀有成品战零,一品的可以越阶到达二品!可不要小看这一品之差,若是五品的呢?越阶到六品!那么是多么可怕的越级。

  然而,好的雕刻刀,就能做到越阶!

  “还傻笑着盯着刻刀看什么?快点认主啊!传承过了,还有痛苦的认主仪式呢!”话毕,剑哥嘿嘿一笑,显然,这个认主过程,恐怕是极为的难吧!

  找着办!猛的锤了下胸膛,发出一声闷响,噗的一声,韩浩文一口鲜血喷出,准确无误的潵到了奔雷刻刀上面,奔雷刻刀不停的晃动,似是在挣扎,但不一会,便开始疯狂的吮吸鲜血,淡蓝色的刀柄上光芒吞吐,片刻后,似是鲜血不够般,猛然的跳到韩浩文掌心里,缓缓的刀尖转了一圈,在韩浩文惊讶的注视下疯狂的吸收着鲜血,并且雷电属性放出,直接闯入了韩浩文的体内,韩浩文暗叫一声不好,雷属性是火属性的变异,犹如冰属性的水属性的变异,这样一来,不同的属性在体内翻滚,脑袋一片眩晕。

  随即而来的又是全身的麻痛感,又是酸痛夹着剧痛,这个人开始盘坐在原地抽搐起来,并且雷属性还有更加的强烈的趋势,本来属性相克,这种认主是最为困难的,就要快要承不住时,脊骨一阵的变热,疯狂的吸收涌来的雷属性,片刻后,终于恢复了正常,韩浩文吐了一口焦黑的气体,终于完成认主了!

  此刻的奔雷刻刀竟然像是有灵性般,一直飘浮在空中,跟着自己,显然刻刀的灵性仅限于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主人,其他皆不能思考。

  这时绒球怪翻了起来,仍然装作一副高冷的样子,小手抱在胸前,射出一种“刻刀,没什么了不起的”的眼光。

  韩浩文望见后嘿嘿一笑,旋即换成一副严肃的表情,淡淡的道:“唉,快要当雕刻师了,嗯……想要收一个徒弟……嗯,还是等着到了城市里再说吧……”

  话毕,眼睛微微倾斜,观察着绒球怪的举动,和计划的一模一样的。

  本来,还是装作一个高冷的样子,但在雕刻师梦想的激发下,终于是按耐不住波动的心情,干脆将脸面咻的一下扔到了一边,放下了高冷的模样,连滚带爬的对着韩浩文跑去,双小手紧紧的抱着少年的小腿,怕他一下跑掉一般,焦黑的绒毛蹭一蹭的,大大的粉色双眼仰着眨啊眨的,像是在展现:你看我,多么的可爱,慌忙的道:“这里!这里……这里有一个现成的勤奋刻苦的徒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告天说:

  天天今天学车……三更噢……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