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奄奄一息的小毛,对其的作为感到很是好笑,四处观望了一下,四周墙上皆是大量的符文,石台阶上的棺材后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一个手掌印、一本书、和……一支笔?

  “那不是笔,那是雕刻师专属用的刻刀!真是孤陋寡闻!”

  剑哥突然鄙视并回答道。

  当一闻见‘刻刀’二字,躺在怀中的小毛瞬间清醒,旋即不知伤痛,又变得不安分起来,难怪他能听见剑哥说话。

  不知道小毛为了这个遗迹在外面等待了多长时间,虽然干了坏事,欲以得到童孩的鲜血来激活遗迹。

  但这也是进这个遗迹的唯一要求!对于小毛这个追求梦想到疯狂的球来说,对其的渴望是巨大的!

  韩浩文和剑哥也不说话,静静的望着蹒跚着前进的小毛,小毛欲望大发,用毅力坚持,奔跑而去。

  小毛丝毫没有犹豫,将小手放在掌印上后,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显然,它的梦想就是一个雕刻师吧!。

  ;看正4版_a章+节xS上酷1/匠◇网}

  “滋滋……”突然,点滴电击声从地底下响起并且传来。

  韩浩文闻见后,连忙叫道:“小心!有危险!赶快把手掌拿下来!小毛。”

  话毕,小毛仍然坚强的按着,坚毅呈现眼瞳,微笑似是浮现小脸,仍然坚持道:“为了成为雕刻师……死了又何妨!!”

  “滋!……轰!”

  电击从地底穿出,电流声和轰击声后,小毛瞬间被电击击得晕厥了过去,全身毛茸弯曲,随即,向着地面摔了下去。

  韩浩文见到后立马跑上前,将其准确的接住,望着微微焦黑的小毛,缓缓的将其放在一旁的石阶上,随后叫魏岚先离开这个空间,在外面等着,后者乖巧的答应了。

  随即,雄浑的声音响彻着这片空间:“雕刻师!是人类最伟大的副职业!容不得低贱的战兽来传承!”

  闻言,韩浩文顿时脸色阴沉了起来,缓缓的放下了毛绒怪后,转过身,对着先前声音源出吼道:“虽然不知道您是那一位!但是我知道,战兽也是有生命有思考的!也是有梦想和追求的!不许你贬低他们!”

  传声音的那个强者随即一愣,他对少年的回答感到惊讶,以前也有人来,但都是恭敬如仆人,但皆都传承失败,这让他很是失望。旋即,冷冷的道:“呵呵!有意思!但是,年少轻狂!想对我说出这种话!先要有实力!哼!”

  话毕,一道闪电破空而来,击在了已有防备的韩浩文身上。

  “嚓!……”韩浩文头发瞬间倒立,上衣一下被烧黑,并且脆如灰,散落地面,露出了古铜色的肌肤,虽瘦,但丝丝线条覆盖的肌肤显现出一种爆炸性的肌肉。

  随即,全身发麻,但防御力惊人,雷电的冲击几乎对韩浩文不造成威胁,但其雷电的属性却有攻击性,猛的穿过韩浩文,再一下栽入地底,让韩浩文感到一股痛麻,但仍然站在地上,如同一棵松般。

  这时,一旁的躺在地上的绒球怪背对着韩浩文,侧着脸,大大的粉色两眼睁着,一丝丝泪水顺着流淌,感动得稀里糊涂。

  “咦,果然有点实力,难怪敢叫嚣,但少年你须知啊,我若是想碾死你,和杀了只蚂蚁一样简单!”

  韩浩文微微颔首,这个强者说的也并不错,那么大的世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强者也依然是多入牛毛,更不用说自己这种级别的新人,死了也无人问津。

  望见并不骛远的少年,微微点了点头,道:“战兽确实是有思想的,但我的这个雕刻师传承,仅限于人类!最多,接受并传承化成人形的战兽。现在,你去试试吧,看看你是否具有雕刻师的潜力!”

  常人便知道,若是要到化形的级别,战兽起码要心理准备和物质准备,人形丹不仅难得,还需要一颗雕刻高级的空间战零,创造一个临时的空间,化成后战力均为零,虽然潜力绝对比常人大,但谁愿意拿生命去尝试?

  常人欲成为一个雕刻师,有几种可能,一是普通的传承,也是最普遍的,去大城市里的雕刻师公会找到或者拜师,来得到传承,而是巧遇,这样的雕刻师很少,像目前韩浩文遇见的这个雕刻师便是机遇,能够自己创造空间来独家传承的,有几个雕刻师能够做到?三便是自己的家族或者亲人单独传承,这样的传承一般不会传出去,比较的世袭,但是也有这样强大的雕刻师出自于第三类。

  并且,成为雕刻师和炼药师,皆有一个很低的门槛,那就是——皆不需要战力!

  这个条件,使很多的无心修炼战力的年轻人跃跃欲试,但,战力也能影响自己雕刻或者炼药的级别,比如说,一个毫无战力的一品雕刻师和一个战者级别的一品雕刻师比试,后者则胜率更多,因为战力的稳定和身体的条件优越,雕刻一样需要耐心和身体素质,一场高级的雕刻甚至会决战一个月不支,若是没有一个有耐力的身体,或稳定的心态,仍然没有什么造化。

  也不是就没有高级的无战力雕刻师,他们通常拿别人修炼的时间拿来专研雕刻,并且,目前的雕刻仅知道:空间、宠物、存储、能量、传送、装饰,还有更多的未知雕刻方法需要去研究创造。

  韩浩文走上前去,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旋即,没有再犹豫,直接对着掌印印了下去。

  “嗡……”如扫描般的声音不停的低吟着。

  一股气息一动,一丝丝雷电盘旋,席卷了韩浩文的全身,探测着全身的属性,是否达到了传承的标准,若是不行,可能就像之前的毛绒怪一样一下弹看罢。

  强者气息扫过背后时,猛然,寒剑不着痕迹的一亮!旋即又暗淡了下去。

  “轰!……”

  一声闷响,韩浩文被应声弹了出去,脚掌在地上蹭了数米才停止,望着焦黑的手掌。

  随即失望的低估道:“失败了么?看来我并不适合当雕刻师啊!还是战力太差了?”

  正在失望的时候,空间穿出一道惊讶,甚至带着震撼和激动的声音:“是……是……是寒剑师父?!”连说了三个是,强者惊讶的声音在空间里不停的徘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