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魏岚早早的就起来了,煮熟了野菜,留给韩浩文,出门又去这座山上四处乱窜起来,这成了她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就在这座山所有岩石狼的锤炼下。

  三个月后。

  “轰!轰!轰!”狼窝旁,狼王和大狼们轮流冲撞着。

  “快点啊!哎……再用力点,在给本少爷挠痒啊!”

  固定在十字架上的少年不停的催促着,经过了三个月的锤炼,和剑哥的上好的药品功效,感觉自己的防御开始变得硬如玄铁般,坚如磐石般,连狼王的持续攻击都能承受下来。

  剑哥满意的望着不远处的少年,已经在十字架上捆绑了三天了,三天,少年不但没有睡觉,没有吃饭,还一直承受着群狼的攻击,放眼望去,已经有一圈的狼群累倒在地上。

  “嗷呜!……”狼王发现自己的持续攻击仍然没有使少年晕厥,狼嚎了一声,集合着狼群,准备撤退!

  “哼!……你们倒是打够了吧,现在……该我了!”

  剑哥见此景,也不阻止,并且手臂一挥,捆在韩浩文的手臂和脚上的绳索解开,对于岩石狼群来说,这可是解开了死神的锁链啊!

  活动了下捆绑了三天久的手腕,大手掌对捏,发出噼啪的响声,脊骨一拉,全身铿锵有力。

  狼王见此不妙,快速的遁地而来,打算偷袭并将其击杀!

  其他狼群没有狼王般的感知力,仍然认为韩浩文只是一个被自己打得落花流水的小子,所以狼王下令逃走,仍然没有狼听令。

  见着遁地并冲击而来的狼王,胸膛一挺,便对着狼王迎去。若是常人看见了一个战者少年竟然敢用胸膛去迎接二阶岩石狼的特技:“冲撞”!一定会惋惜这个少年。

  但,事与愿违“轰!”

  轰然巨响中,少年竟然没有退后一步!双脚如擎天柱般插入泥土里,狼王被一下子撞懵了,以前的少年任由它们乱撞,从来没有发力够,这一次少年一发力用胸膛硬撞,竟然力量如斯!

  “冰龙脉冲拳!”低吼从少年的嘴里发出。

  “砰!……”一拳,仅坚硬的一拳,就把狼王给打趴在一边,镶嵌在岩石里。

  接下来,便是狼入羊群——一方面的屠杀。

  简化版的“冰龙脉冲拳”不断在狼群中扫荡,每一拳皆用了点点战力,既没完全杀死岩石狼,又没让岩石狼有再次站起的力量,防御力强悍的岩石狼群,就在一个个晕厥过去。

  “嗷呜……嗷呜……嗷……”

  三个月前,少年哀嚎不止,三个月后,狼群乱嚎!

  ——吹了一口还冒着寒气的拳头,望着倒下一片的群狼:“嘿嘿,莫欺少年穷啊!”

  旋即,剑哥的声音响起,这也是为什么韩浩文并没有将狼群赶尽杀绝的原因。

  “这个给你,你一个个的搜,若是扫到岩石狼脑袋这个仪器会响时,那么就将它击杀,取战零,若是没有,那么给它一个生路。”

  韩浩文微微颔首,便开始工作起来,阴笑装满略带青涩的少年脸庞,直接望向了狼王。

  “呼!终于搞完了,那个狼王竟然没有战零!一共一百七十二头一阶狼,得到的一品战零才十七个,看来史书上说的十分之一并不假,靠!原来装帅那么难!现在的胸膛还隐隐作痛!”

  少年犹如泄气的气球般,萎靡的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说着战果,当然也是,连着三天没睡觉没吃饭了,况且之前的战斗,消耗的战力也不少,躺着躺着就欲睡着。

  突兀间,对于韩浩文来说,讨厌的剑哥声音发出:“嘿,小子,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这个时候用这种神级药液淬炼,效果倍儿棒!”

  无奈下,就地在狼窝旁造出冰缸,因为他不敢不听剑哥的话的啊!若是不听,指不定哪天把自己吊在山峰处喂苍鹰吃!可能还会反驳说道是修炼康复能力!

  旋即略带羞涩的道:“那个……剑哥,我可以不脱遮羞衣吗?!虽然说这一望无垠,但这大庭狼众的……”

  “那可不行!这可是上好的神级液体!知道我花了多少心思吗?拿给布衣吸收?快脱快脱!少废话!多做事!大男子的羞涩什么呢?”

  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剑哥挥了挥手拒绝道。

  韩浩文只有无奈的宽衣解带,希望‘神级液体不是透明的’!扑通一声跳下水,溅出的水被剑哥顺手衔住,然后弹在冰缸里,嘴里还不停的唠叨着:“真是暴殄天物!”

  无奈的望着逐渐变蓝色的水,盘坐好后,开始汲取水里的精华。

  一刻钟后,不要说,还真管用,立刻韩浩文就觉得神清气爽,全身几十万个毛孔皆在贪懒的吮吸着。

  夜幕开始缓缓降临,魏岚准时的到了洞穴,当奇怪为什么韩浩文没有回来时,望着洞穴一角闪闪发光的东西,感到很是满意,这是在以前是万嗜帮住宿废墟区发现的,虽然哪里被韩浩文一刀拦腰截断,但还是有几间尚好的房间。

  房间里面正是金银财宝,一些因为震动露了些出来,否则魏岚也不会发现。

  自己曾经是贫困家庭出生,说不上出生,但是是那种家庭生长过来的,一直都是勤俭节约的,一下子得到了如此多的财富,并且得到了韩浩文的同意,可以她自己拿去当‘零花钱’,感觉自己受宠若惊。

  除了给韩浩文做饭,一有空,就跑去山里乱窜,给韩浩文惹来了不少麻烦,使得韩浩文和不少战兽交战。

  并且她使用信号弹也干脆,因为她曾经见过自己的‘父亲’拿着信号弹直接杀掉了一个守卫,若是有战兽一来,也不对着天空,对着战兽就开始拉,吓得一些战兽直接逃走,想着反正韩浩文哥哥的感应能力强,不用对着天空发射也行!

  四处寻找仍然没有看见韩浩文的踪迹,便开始准备前去韩浩文经常去的狼窝。

  但刚欲离开洞穴,一个强劲的风的拉力拉起了魏岚,一声嘶哑如同嘶吼般的声音随着风传进魏岚的耳朵:“我要血……我要童孩的血!雏子血!处子血!”

  刚拿出的信号弹来不及发出,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2最)}新%章}节XH上酷‘s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