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嗷呜!……呜!嗷~~,好痛啊!你个死狼,靠!轻一点会死人啊!呃!会死狼啊!”

  嗷叫声并不出自于岩石狼的嘴里,而是……韩浩文的嘴中。

  目前的韩浩文,双手被困在铁架上,双脚并拢捆着,大有一番耶稣十字架的感觉……

  为何会这样呢?

  重播一下洞前,本是一副温馨的场景,少年不断的说着大灰狼和小白羊的故事,一旁小少女乖巧的双手捧着下巴,大眼睛眨啊眨的思考着为什么大灰狼那么的笨。

  但是,当背后的剑哥发现自己竟然被无视后,一丝‘阴险’浮现他英俊的脸庞,旋即,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颗足有拇指大的能量战零,战零战力输出,占时的供给了剑哥一会儿的战力使用。这样是不会被外大陆的强者发现的。

  魏岚望着韩浩文说着说着的就浮起来了,当然是被剑哥一根指母提起来了,嘴里还不断嚷嚷着,:“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可爱的小子~……训练了!”

  随后,就没有随后了。就是眼前的这番景象无数的岩石狼簇拥着韩浩文,不断的使用着一阶岩石狼的特有攻击:冲撞!

  所有的岩石狼都没有嚎叫了,但,山顶还是不时传来惨痛的嚎叫声!

  “嗷!嗷!痛死少爷我了!”少年曰。

  “剑哥!我跟你没完……跟你没完……你没完……没完……完”

  山间回荡着少年的哀嚎声,荡在了一脸猥琐笑容的剑哥旁。

  韩浩文还依稀记得,可爱的魏岚发现自己“飘起来”后还笑嘻嘻的问了一句话:“哥哥,你说你说~,大灰狼为什么那么滴笨呀?!那么笨的大灰狼,连一根羊毛都伤不到,那么会伤到什么笨蛋啊?!~”

  现在倒是可以回答了!

  大灰狼什么都伤不到,但是眼前的岩石狼,能够准确无误的伤到自己啊!

  ——“轰!轰!轰!”

  群狼的任何一只岩石狼,每一次的攻击,都如岩石般的沉重,轰击韩浩文并且打在了后面倒插地面的钢架上,发出轰然巨响,响彻山顶,这样持续的攻击,韩浩文全身淤青,一片紫一片青的,布满全身上下,眼前一片的炫目,鼻血流淌在嘴角,布衣衣衫破烂。

  待一檀香后。

  霎时,狼群停止了撞击,韩浩文感觉全身麻木,似是全身粉碎,望着狼群,一甩嘴角,吐出一口夹杂着微量牙齿粉末和鲜血的唾沫,不屑的道:“切,杂种们就这一点能耐吗?你们的大爷我还不够挠痒呢!怎么啊!傻逼狼群,撞累啦!?等老子解开着绳索后,把你们虐的欲仙欲死!哈……呃!”

  刚欲大笑,一只比平常岩石狼大上一倍的巨狼缓步而来,每一次脚步踏下,皆会发出一声大地的闷响!终止了韩浩文的大笑,使其目瞪口呆起来,好像停止攻击的原因并不是源自‘撞累了’!

  韩浩文随即一脸讪笑道,似是对着自己的领导一般:“呃……呵呵,大狼有大量!诸位都……都撞小的撞累了吧?……呵呵,各位……各位回家休息了吧,妈妈做好晚饭了!……这个……呃。”

  韩浩文高傲帅气的威武不屈气质瞬间消散,挺直的脊背瞬间萎靡,随即,变得恭敬起来说道。

  大狼二话不说,身上的如岩石般的肌肉一硬!似是城墙般的对着韩浩文撞来!

  “嗷呜!……”

  山顶,一声极其似狼嚎般的声音响起,响彻云霄,传到了嘟着嘴,不断支支吾吾的魏岚耳里,皱了皱俏鼻,道:“这个笨哥哥,要证明给小岚看,大灰狼其实并不笨,也不必让狼群这般伤着你啊,嘿嘿,还少爷少爷的叫着。”

  ……

  韩家贵宾住宿处。

  “咦,韩族长,大驾光临啊,您怎么来了?来看看我这个老爷子…啊!……哈哈”

  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出,正是拍卖城主城和拍卖城支部的族长——刘世民。

  他暂住韩家,拍卖城还正在修建,韩家拍卖城乃世交,也是可以随意的进出韩家的人。

  “刘族长客气了!我是来给您道歉的,一是韩浩文拿取了您的大量财物而走,虽是紧急时刻,但是他也有错误,忘记了或者说是失忆了,将其归还!”

  “二是,我去过噬邪族,因当时寻儿至极,竟然忘去叫噬邪族的将所夺贵无归还!”

  ,z看V正版‘章J节}I上(酷@匠=#网-

  韩振锐双手抱拳,恭敬并严肃的道。

  “哎!你怎么还是这样,这么多年了!你这样说就像是我是外人一样!”

  “来,先坐着,我们如朋友般的交谈,本来就是忘年交,哪里那么多规矩?!话说,我早已把韩浩文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看待了,再者!噬邪族强抢的那些东西冰山一角!”

  “我觉得,韩浩文所得的东西还是送给他吧,拍卖城资力雄厚,那些损失是可以承受,以后天赋资质绝顶的韩浩文仅需帮一下拍卖城,我们也是稳赚啊!况且,东西丢了可以再得,这种强者做后台的机会,可不多啊……呵呵。”

  随即,韩家族长微微笑道,换话交谈,对此也不再多言。

  ……

  临山村村口。

  韩凝珊坐在载马箱里,疑惑的望着眼前已经被裁了接近一半的高高的围栏。

  “哎!……小姐,你要去哪里?这是最后一个站点了,让我们去巡查吧,我们要保证你的安全!”

  望着突然下去的韩凝珊,带马的马夫急忙道。

  这时,韩伟的眼睛咕噜一转,旋即想到:“嘿!这不是好机会吗?!比原计划更方便!珊珊一个人要离开一些护卫的保护,免去了很多的麻烦啊!”

  未待韩凝珊回答,韩伟快速的接话,对着马夫守卫道:“这是最后一个站点了,韩凝珊寻哥哥心急,就让她去吧。”

  马夫闻言,微微颔首道:“嗯,那么小心!韩伟陪着小姐去吧,便于‘保护’她!”

  话毕,马夫不着痕迹的对着韩伟一眨眼,这被韩伟收在眼里,心底高兴道:“看来,父亲为了儿子的幸福,付出了很多啊!”

  显然,现在的韩凝珊,还蒙在鼓里,处于在危险之中!

  “不用你跟着来!我自己知道去!”

  韩凝珊接着道,对于她而言,韩伟的所作所为,都是在找机会让自己不那么反感他,但是,韩伟越是这样,韩凝珊就越是讨厌他!

  危险逐渐逼近,靠近着目前浑然不知的韩凝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告天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