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伟一手牵着缰绳,一手不停的飞舞,一身的富贵衣袍,似是怕别人认为他是平常百姓一样。

  “韩伟!我再次警告你,不要再说我的哥哥,否则,我绝对对你不客气了!还有,你再叫我珊珊,我是不会接应的!”

  韩凝珊生气的叫道,小脸气得微红,显然,韩浩文是她心中永远不能被别人讽刺的人。

  “嗯……珊珊呃,凝珊,不要生气,我不说了。”

  为了追求韩凝珊,韩伟倾尽了全力,战零马微停,韩伟的牙齿紧紧咬切着。

  旋即,想起了此次来跟随韩凝珊的目的,一丝阴险的弧度从嘴角扬起,随即,快速的恢复了正常。

  韩伟脑海缓缓浮现父亲让自己来之前悄悄找自己说话的场面:“儿子!你长大了!懂事了!今年都十八了吧,嘿嘿!我知道,你很喜欢韩凝珊那个小妹妹对吧?是你心仪的对象,这次父亲帮你找了关系,很不容易的啊!给族长保证了绝对培养你至战斗士以上!得到了这次出家族陪着韩凝珊的机会!诶!我给你说,对付女人啊,就要、快!准!狠!生米煮成熟饭!霸王硬上弓!当年你妈妈还不是被我……”

  w更x新A最快上酷w匠_;网aT

  画面闪现,他的父亲已经为了韩伟得到韩凝珊操了很多心思,比如说最后到这个地点将会仅有五个韩凝珊的手下。

  韩伟的父亲可不仅仅是为了儿子,还有就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在家族呆了那么多年,连一个官位都没有得到,仅仅能做一个平平常常的族人,韩家并不是世袭制,只要你有实力,能够挑战胜任何一个官员,就能当上。

  韩伟的父亲年轻时玩乐去了,现在又贪心欲得到官位,自己不行,他把算盘打向了韩伟,韩伟也很倾慕韩凝珊,若是自己的儿子能够成为副族长的女婿!那么儿子当官的机会就是肯定的了,甚至当个副族长!那是多么美妙是事情,一箭双雕!

  韩家可是整个武战大陆皆排名位列前茅的超级大家族,光是分支都有几十家不止,手下家族更是数不胜数!

  算计完后,韩伟双眼微眯,望着前方载箱里的小萝莉,心底狠狠的道:“哼!小婊子!一会儿最后一站你的手下最少!看我怎么折磨你!在我的下体求饶!”

  ——绿叶被奔马轻踏起,剔透中随微风飘荡,韩凝珊思念着哥哥,愁苦的望着前方的最后一个站点,大眼前充满丝丝的希望,目光眺望过去,望着远处崭新刚立起的村名牌子——临山村!

  少女嘀咕着。临山?凝珊?……

  ……

  绝岩峭壁上“哥哥!我还要!还要嘛。”

  一个俏皮的女孩在山顶欢快的跳跃着,也不怕从绝壁上掉下去,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哥哥是能飞的,是能够有“七十二变”和超级无敌的!

  “哎!我说了三遍了,不要叫我哥哥,叫我浩文就是了,还有,你认为常人那么容易飞翔啊?那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一个少年背着一捆干柴放在地上,望了望挂在彩霞边的夕阳,说道,显然,他还是没有从“到底谁是我妹妹”的痛苦中挣扎出来结果。

  之前的飞行也是短暂的,也是昂贵的!原来,飞行一分钟,所花费的战零能量极为的快,显然,飞行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若是拿一颗一品能量战零,能够烧开并且蒸干十吨的水!供应照亮甚至一年!一个一家三口用大量的家用器具数个月!当然不是所有人都用的起家用器具的。

  但,若是用到飞行!一分钟!

  韩浩文不禁暗心中叹并哀嚎道:“两颗一品雕刻后的能量战零就没了!贵啊!”

  随即,韩浩文心中一惊,目光位移,望向远方,逶迤的山道上,竟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黑点,铺盖在地上,一群黑点快速的靠近。

  暗叫一声不好,果然山顶可不是随随便便歇息的地方啊!

  二话没说,一手抱住魏岚,在后者的惊叫声下向着悬崖跳了下去。

  寒剑插住绝壁,岩石如豆腐般脆弱,但还是在不停的下降,一只手抓着寒剑,一路划下,忽然,寒剑一猛顿。

  “铛!……”寒剑卡住,两人没有再次的下降,少年才松了一口气,但眼神一顿,往下半身再往下面望去,一个巨大的黑漆漆的洞穴呈现在了眼前。

  “嗷呜!嗷呜!嗷~~”

  片刻后,韩浩文望着悬崖上方,他当然知道,之前那些如同芝麻大小的东西,及是一种一阶战兽:岩石狼,特殊技能冲撞。

  现在正在自己的正上方,可能这里是他们的底盘吧,每天晚上几乎每一座山都会有狼群,韩浩文一拍脑袋,竟然把这种事情给忘了,幸好跑得及时,若是被狼群发现,可就不妙了,听说,一些狼王,二阶岩石狼,具有遁地的技能,无论是追逐,还是隐匿,此技能都会有很好的辅助功效。

  若是一两只,韩浩文根本不用躲避锋芒,但若是一大群的防御惊人的岩石狼,自己总是会措手不及,自己在其中还好说,但现在身边可是有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女孩子。

  望着漆黑的洞穴,战力覆盖扫描了一遍,确认无危险后,屈指一弹,一颗火红的战零射出,是一颗火属性一品能量战零,力量适中,若是一般的岩石,可以正好镶嵌一半至岩石内,供给照明,但事与愿违。

  “叮……”一声脆响,战零并没有镶嵌进去,而是一下弹开了,掉在了地上,干脆也不再多想。跳入了洞穴,借着地上的微量光亮,环视了一下附近,甚是觉得蹊跷。

  为何此处的岩石能够卡住自己?恐怕和这个洞穴的存在有关罢。

  这时,剑哥的声音不急不慢的传来:“嗯,小子,这可是锻炼身体的好东西啊!”

  “什么东西?什么好东西?”韩浩文迷茫的道。

  “喏!就是这上面的东西!”剑哥食指上方,脑袋仰着,大有一番李白举头望明月的感觉,似是如此的高雅。

  话刚毕,韩浩文抢先对着另一方说道:“……啊,那个……魏岚,我来给你说个大灰狼和小白羊的故事吧!”

  “好呀!好呀!”

  韩浩文似是没有看见剑哥的动作和说话吧,自顾自的盘坐起来,魏岚立马前来,昂着小耳朵等待着故事。

  弄的剑哥一阵吹胡子瞪眼,气得差点倒吐一口鲜血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