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万嗜双手捂着腹部,一脸的不可置信,随即全身冰冷,经脉如同堵塞一般,特别是腹部部位,几乎被僵成了一团,经脉膨胀欲裂。

  冷漠的望着卷曲在地上的万嗜,他知道,对此,自己根本不用仁慈,这种万恶不赦的人,早已被被抢的村民或者家庭恨透,害人,也要做出被惩罚的心灵准备。

  此人经脉已断,就算没有死,也是一个废人了,战力同常人,完全无需再管他了。

  转身望了望还未死绝的万嗜帮人,人们看见韩浩文望来,皆吓得举起刀剑,双手抖动。

  懒得再纠缠,四处扔了些小型铁球,跑出了宽敞的场地,奔跑时,手掌突兀的呈现了一个按钮,猛的一按。

  “轰!”

  ……巨大的爆炸声从后方穿出,若是有人细看,哪里已经一片焦黑,面目全非,毫无全物,此次爆炸的威力竟然如斯!

  此铁球便是韩浩文十二年中研究的炸弹之一,但他竟不觉得此威力很满意,因曾造过原子弹的人,此威力却是甚小。

  若不是这世界的科学条件有限,恐怕他早就一统天下了罢。

  旋即,也不再犹豫,转身向着唯一的住宿方跑去,两世为人,韩浩文知道,女孩被抓去干恶事,多半是在住宿地。

  ……

  “小姑娘,你的好哥哥来救你了,知道吗?~嘿嘿,他可协助了我们一步登天啊!”一句猥琐的声音穿出,是从屋内,背上扛着已经被封好了嘴巴的魏岚。

  “呜呜!……唔!”魏岚拼命的挣扎着,当她听到韩浩文来救自己时,一股温暖的气流流进心田,感到很是高兴和满足。

  “唔什么,感到很高兴吧,哈哈,要成为千万富翁的床上用品了!现在我们躲着,静静的等待结束吧,等着老大和你哥哥两败俱伤,我们坐收渔翁之利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粗糙汉子背着魏岚,和佝偻男子躲在住宿的角落,等待着战斗的结束。

  “轰!……”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从远处传来。

  “咦?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爆炸?”

  在汉子的眼中,就算是战者,也很难一次性有如此剧烈的爆炸波动。

  “是啊!难道!那个少年不仅仅是一个战者?!”在一旁的佝偻男子突然叫道。

  “瞎说什么啊!别吓唬我!我们不是感受过他的气息吗?这个小女孩也说过,那个少年仅仅是一个战者!”粗糙男子安慰自己并反驳道。

  望着远处烟雾弥漫天际,一颗黑点正在快速的靠近。

  “妈呀,驼背,我们快走!他来了!”

  话毕,背着魏岚,快速的对着远方跑去。

  跑了一数刻后,便停了下来。

  后面怕死的驼背男子惊恐的道:“快走啊!还停在那里干什么!?”

  “完了!完了!下面是悬崖!我们跑不到了!”粗糙男子慌忙的回答道。

  “悬崖?悬崖也要想办法下去啊!咦,快走,前面有一条不易发现的小路!”

  在紧急时刻任何人都会急中生智,柳暗花明,显然,驼背发现了。

  “哈哈,太好了!我们快下去!”话毕,两人激动又兴奋的从小路上跑了下去。

  没走多远,竟然有一个隐秘的山洞,山洞里面干燥并且干净,还有人为的雕刻或者装饰痕迹。

  旋即男子道:“咦!这里还写得有万嗜帮所属,我身为万嗜帮的小队长,竟然对这里有个山洞的事情浑然不知!并且听说过帮主不让我们上这山顶,原来山顶后面的山洞另有玄机啊!哈哈”

  望着墙壁上苍老有劲的刻画符文,激动兴奋的道,若是这里是藏宝的地方,那么自己岂不是又发了!

  放在一旁的小少女一直在不停的支支吾吾哼着,欲以蠕动着小屁股向着山洞外移动。

  “你给我老实点,想让你的哥哥发现你?做梦吧!这里那么隐蔽,我们进来的时候还封了道路,只有飞可以下来咯!哈哈”

  话毕,也不待小少女哭泣,熟练的敲了下她的后颈,便晕了过去,自己可是用了这一招制服过很多个吵闹被抓的小孩。

  待安静下来后“你说驼背,这下子我们的计划都完了!那个年轻的小少年竟然真的全灭的我们,呃他们万嗜帮啊!”

  现在的他们就想等着韩浩文找完了放弃过后在出去,他们在山洞里找到了不少的仓粮,供他们生活不少一段时间了“”

  ……

  住宿旁。

  韩浩文越来越着急了,这么久了,真怕发生了什么事情!

  旋即,对着足有四层高的住宿,寒剑从存储战零内取出。

  “寒冰诀!”

  “轰!……”

  整个大楼被拦腰截断,随即,一些闪闪发光的东西从裂缝中涌出,露出了里面藏的金银财宝。

  瞥了一眼金银财宝,对其毫无兴趣,转身对着逶迤的山路跑去。若是在这里也没有气息,那么,他们若是逃跑,路途只有一条,那就是山顶。

  山顶的寒风呼啸而来,韩浩文望了望绝壁悬崖下面的风景,白云缭绕,盘旋山腰。

  旋即摇了摇头,下面连鸟雀都不敢下去,何谈人呢,并且恍然发现,之前虐杀的那一群人里,竟然没有剑哥播放的回忆里面出现,此事定有蹊跷!

  ……

  “哎,大哥,好无聊啊!”驼背道“是啊,我们这才座了几个时辰?!竟然就度日如年,若是让我们在外面闯荡潇洒!度年如日啊!好无聊啊……,咦!……那么这里不是有一个现成的小嫩肉吗?!啊?!”

  随即,话锋一转,粗糙大汉坐起身来,同驼背一同向着小少女走去,破烂的衣衫一扣一扣从两人身上解开着。

  ……

  “该死,这到底跑哪里去了?”

  焦急的韩浩文如同锅上的蚂蚁,到处乱跳。

  ‘更I+新最快)^上1酷匠Q#网¤

  旋即,深吸一口气,静下心来,细细想着,若是真要说活过的岁数,自己可不小了!随即盘坐起来,分析着之前的所见所为,气沉丹田,战力外放,覆盖在了地上,但战力不够,仅仅到了十几米就停了下来!战力再次削薄,如同金一般,自己及是非常了解万物元素属性的,金,易延展!战力也有所类似,浓厚的战力,密度极大,将它延展后,可以扩展至很远的距离!

  就这样,韩浩文细细打理着自己的战力,将它缓缓的延展至极致!

  ……

  “嗯,嘿嘿,小姑娘的味道挺不错的啊!柔柔嫩嫩的。”佝偻男子猥琐的道。

  “是啊,感觉那是,特别特别的舒服!嘿嘿。”另一男子依然淫笑着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