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此项链好像绝非寻常之物啊,我能保证这项链蕴含的能量绝对超过以前拍卖城里的任何一颗!为何他拥有此物呢?”剑哥缓慢压低声音道,手掌摩挲着下巴,像是陷入了深思。

  最后竟来一句:“靠!肯定是他在涂抹圣液前戴的!我怎么想了那么久?取下来看看就不完了”

  话毕,也不再犹豫,手掌伸进碧绿的液体里,发出噗噗清脆响声。

  随后把项链解了下来。

  “嗯?此项链的雕刻细心、钻刁,此风格怎么如此像魏大鹏的!”

  剑哥旋即一惊,脑海里想起个人名来,立马跳起来,走在了篝火旁,对着山壁的一方,篝火的光线穿过项链,经过聚焦后,山壁上郝然出现三个大大的字——韩浩文!

  ——武韩族,族长房屋内。

  “小锐,你说若是有他在儿子的身边,就没为题了?为何我们不继续去找他?”一旁收拾衣物的李芸韵发问道。现在离狂战大陆的强者皆比较远,所以只要韩振锐不会强行使用战力,或者不使用战力,他们是不会发现的。

  显然,李芸韵说的他就是指剑哥了,他们也想不到剑哥如此之快就出现了,因不知道其中是有歃血丸的药效催动的,但,不管怎么说,剑哥出现了,并且跟着了韩浩文,那么韩浩文绝对不会死!

  但,同理,若是剑哥见韩浩文遇见危险出手相助,那么,狂战大陆的闻见了一定会急速赶来,到那种级别的强者,气息极为的强横,若一来,像昨天那样,武战大陆的任何角落也能感觉到,前提是自己要有足够的战力,所以,韩振锐夫妇觉得,若是再次感觉到狂战大陆的前来,二话不说,快速前去支援韩浩文,避免灾祸再次发生!

  “嗯,只要有他在,我就放心了,我们可以安心的在家族里守候了,他是不会害了韩浩文的,嗯,若是推理一下,从生出孩子开始,我们隐瞒了身份,再后面才给孩子涂上的圣灵骨剑液,貌似,剑哥……浑然不知,韩浩文……是我俩的孩子。”

  闻言,李芸韵放下了手中的衣物,并从高高的书架上拿下一本灰尘颇厚的书,念道:“圣灵骨剑液:每一代主神死后,武器自动化解后的产物,若是没人收留,变成天地万物,若是有人采集,将其每日一滴、涂于任何有生命之物,可造就绝世神器(大多数主神皆涂于活的树干、檀木或藤蔓)。

  千百年来,从未断绝,此剑乃第一代主神花费百年所铸造,分冰火两极巨剑,若是充分利用其中力量,可横斩大陆、毁移星辰、并且用来保护本大陆。

  注:每次涂抹仅一滴即可,涂抹后此剑的灵意缓缓出现,若使用者战力不足,此剑灵意及记忆将有所缺陷。慎记!”

  读完此书后,李芸韵和韩振锐皆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瞪了片刻后,韩振锐自我安慰道:“呃……我不是,不是给了他项链的嘛……呵呵,剑哥应该大概知道吧!”

  “若是剑哥正好失去大鹏大哥的哪一点记忆呢?”

  “……”

  。。。。。。

  “那……再派非家族的人去跟踪一下韩浩文的踪迹吧。如今,寒武族任务已经被韩浩文接了。”

  “来人!”

  “在!”

  “下令,所有附属寒武族以及寒武族成员,不得离开韩家半步!若有违背,以视为自动退出家族!再派人通知长老,寒玉玄诀已经启动,做好准备!

  “是!”

  随即对李芸韵道:“做好准备吧,我们的任务就是守护韩家,不能离开韩家半步……哪怕叫韩家的人一直呆在韩家三年!若是三年后孩子他成功了,我们韩家会一举成名,大陆第一,若是三年过后还未完成。。。。唉,听天由命!”

  现在只能希望他了完成了,身为强者,有力发不出,却把重任托付到一个小孩子身上,叹息了一声,望着窗外的北方。

  ——淡粉的桃花树下,闻着桃花独有的芬芳,红檀木的桌子板凳,自从韩浩文离去后,少女坚持要搬家住在哥哥的家里。

  一个小少女静静的捧着书籍,大大的眼睛凝望着,视线在书上,但心在远方,因为她刚刚得到消息:“韩浩文没有死!”随即住想冲出家族去狠狠的寻找一番,但又得知:“所有族人不得离开家族半步”接到后,只能按捺住冲动。

  这消息使她高兴又伤心,旋即双瞳望着远方,长长的睫毛微微触动,淡红的小嘴微嘟:“哥,你在哪里?凝珊真的真的好想你……,为什么你不回来,难道也有苦衷吗?”

  一片粉嫩的桃花落下,落在了檀木的桌子上,少女正紧紧的捧着书,书上的蓝色封面空白区域处写着几个字:“化学总纲——韩浩文著”。书上夹着,一百遍‘小本子’上的知识内容。

  ——“大鹏……项链……战零……喔!想起来了,魏大鹏是雕刻师嘛、有人还叫他什么雕圣嘛!韩浩文的项链叫做……叫做——春风项链!但为何……他有,还有,涂抹圣液的女子好眼熟,他老公也非常非常眼熟!嘶……头好痛,不想了。闭目养神!”

  剑哥一个人低估了半天,随即不再多想,但他也错过,女孩说她也有项链的一幕。

  清晨,天蒙蒙亮,女孩双手举起,撑了个大大的懒腰,揉了揉眼睛,望了眼还在盘坐的韩浩文,这时,浴缸里的水清澈明亮,微微晨光的照射下躯体显得格外清晰。

  “啊……”视线快速离开背对着自己的韩浩文,小女孩低声的叫了下,怕打扰到修炼的韩浩文,随即脸蛋通红,像煮熟的虾米,霎是可爱。

  看都不敢再看韩浩文一眼,转身捡木材去了。

  (◇酷◇%匠网=首2发Hj

  这时不远处树木上的一块阴暗处,几双眼睛,正盯着毫无防备的韩浩文。

  “大大……大哥!泥説,内内…小…小子…系…是不系!猪%珠猪啊,赶…敢在光……天化日之之下……修炼!”树上阴暗出一个身影口吃着喊道。

  “哎,猪猪,你就是个猪!能不能压低点声音啊!若是那个少年是个强者,自己岂不是找屎吃啊!”中间一个叫做大哥的粗犷男子反驳道。

  “哎,大哥,若是他真是个强者,大老远外就发现我们了!不怕!啊!你看我这样吼都没听见,没准那小子就是个垃圾!快带走吧,咦,还有个小女孩,挺秀气可爱的啊!带走!回去让大王赏我们,有钱了去温泉镇找个妞……享受享受!”另一边的一个佝偻瘦小男子叫道。

  气沉丹田,闭目梳理经脉,雄浑的战力一泻千里般,看样子,经过上一次的战斗,韩浩文收货不少,虽然疼痛的常人几乎难以忍受,但战力却在战斗后大大的提升,水到渠成,细心操控着如放水渠道的战力,专心致志的将其融入丹田漩涡内,占为己有,容不得一丝的分心,旋即耳朵一动,一丝吵闹气息的传入耳朵。

  未待他去理解这几句话的意思,凶猛的战力狂涌而出,再次静下心快速的调整,看样子,修炼时,真是容不得一丝分心啊!暗自骂了一句为何外界如此吵闹,转过来再次细细的分化暗涌或狂涌而来的战力,不敢有再次的分心!暗叹一声为何自己不在更加安静的地方修炼。

  ——外界。

  “小妹妹,怎么一个人啊!~”一声猥琐的声音从佝偻的弯背瘦小男子嘴里发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