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了个懒腰,张开大大的眼睛眨巴着看着绿树,待视线聚焦后,眼神一呆,望着近处的仍然坚硬的浴缸里的少年。

  旋即一惊,立马跑了过去,嫩小的手指伸在韩浩文的鼻孔前,感觉到了微微的气息。

  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随即甩着小手去做早餐了。

  不一会儿。

  “唔,好香,什么味道,口水都流出来了。”

  待韩浩文醒过来时,眼睛都未撑开,就吊着鼻子嗅啊嗅的,甚至有爬出浴缸的趋势,但马上就得到了制止。

  “哎!哥你等等,我转过去!”

  忽然传来的娇叫差点使韩浩文从浴缸边踩滑,望了望一缸的黑漆漆污垢。站在地面上后,全身感到了异常的舒适,似是洗涤了一遍经脉般,舒展了一下全身的骨节,发出了清脆的噼啪声响,但不待少年舒服至极时。

  “咔!……哎呦!我的腰!”韩浩文疼得猛的一伸,赶快用双手搓揉着腰部,这时才眼瞳一睁,一寸的光芒射出,露出了更加清澈明亮的瞳孔。

  随即,剑哥猥琐的声音响起:“啧啧!这么年轻!就不胜腰力了!哎……现在的年轻人啦……”

  “靠,你也不来帮我一下!真是站着不腰疼!一旁说风凉话!快来!好疼!”

  韩浩文一边疼一边叫道,却完全忘记了一个问题!

  “谁叫你乱动的,你以为真的是神级般的圣液啊?但这圣液也非常接近神级了,一天晚上就能恢复你所有伤口,衔接的了一些经脉骨质,排除了所有的内置杂质,已经很不错了好不好!”

  剑哥随即慢悠悠的前去。

  殊不知,一旁的小少女已经通红的脸,少女情窦初开,那个少女不怀春?

  当听见‘你也不来帮我一下的时候’,小脑袋飞速的运转着,背着韩浩文,东望西望,似是想要望出一个人来,然后是少年在给她望出来的人说话。

  但事与愿违,白皙如羊脂般的小脸蛋绯红,再听到‘快来!’时,整个人都不好,随即支支吾吾的小声应了一声:“嗯!”

  一把抓住了旁边的毯子,背对着韩浩文,往后退着。

  剑哥刚在哪里说东说西的唠叨。

  旋即,似是感觉到了后面小女孩的情况,俊俏的脸庞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随即道:“啊,韩浩文,你在这里不要动啊,一会儿乱动的话会骨折的啊!我……去狩猎!去去就回!不要动啊!”

  韩浩文暗叫道:“这臭剑,叫我不要动?我这衣服没穿,下面还凉飕飕的呢。”

  也不管那么多,快速不伤骨头的蠕动,穿上了白净的布衣,随即转过身,望着背对着自己,僵硬并缓慢移动莲步小少女,耳根处早已通红,雪白的脖颈儿和脸颊也携着一丝粉红色,疑惑的走过去,拍了拍后者的肩。

  “啊!!!!!”

  碧蓝的天空下,树林里,突兀一声如狮吼功般的响亮尖叫声,一群惊鸟速飞起,暴露在了灼热的太阳照耀下。

  不远处哼哈着小曲儿的剑哥在欣赏着花花草草和小动物,旋即闻见叫声后,微笑慢慢浮现,最后成傻笑:“嘿嘿哈哈,年轻人嘛,嗯嗯,都有这一步!”。

  ——“唔……,我的耳朵!快被你震聋了!”

  韩浩文一只手捂着还在嗡嗡做鸣的耳朵,一只手则撑着老腰,样子极为的滑稽。

  “你!你……怎么……你……”

  小女孩发现着装完整的韩浩文后,变得语无伦次起来,心中的小鹿猛跳着。

  “我?不认得我了?我怎么了?我耳朵聋了我!”韩浩文这个姿势极为的搞笑,再说出这样的话来。

  常人看了定然会哈哈大笑起来,但此刻的小女孩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着,随后捂着脸,支吾着道:“对……对不起。”

  没摸清门脉的韩浩文疑惑着一张脸,问了一声:“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不用叫我哥哥,最好叫我浩文或者浩浩便是,叫我哥哥我会有奇怪的反应的。”话毕,此话也真,这会使他响起以前模糊不清的妹妹,而头剧痛。

  旋即也不再多想,望着面前烤熟快烤焦了的鱼,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一旁的女孩仍然捂着脸,小声道:“我叫魏岚,家长都叫我小岚。

  “蔚蓝?挺好听的名字啊。”

  韩浩文嚼着外焦里嫩的鱼肉,含糊不清的说道。

  粉嫩脸颊微侧,当望着大口嚼着自己的抓来的鱼时,小脸颊露出了可人的笑靥。随后道:“嗯,我爸爸给我取的名字。”话毕,也不待韩浩文回答,衣衫解开,露出里面白净的内衣,小手一抓,从项链的下端拿出了颗蔚蓝色的战零,指母般大小,闪烁着晶莹的光彩。

  “这……这……咳咳!!”

  韩浩文立马想说出来,但自己又在吞鱼,随即喉咙被鱼刺卡住了。

  pm更新最快#w上酷6F匠网s

  少女望见此幕后,急忙的拿出一壶水,冲了过去,但因为惊慌,被乱石跌倒,一头栽向了韩浩文。

  韩浩文一只手捏着被鱼刺卡住的喉咙,再一只手接住飞来的水壶。

  但,但人也飞来了,一时间手忙脚乱起来。

  “唔……”女孩一头栽进坚而不硬的怀里,脸蛋瞬间就升高了温度,韩浩文感觉一股又热又软的东西袭来,乌黑的头发携着少女般的淡淡气息,随即低下头看去,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薄薄的嘴唇……,竟然忘记了喝水随即狠狠的摇了摇头,毕竟两世为人了,怎么可以对一个刚认识的小少女……

  “咳!魏岚,你还要躺多久?”

  “啊!我……”

  女孩被一下惊醒,旋即双手捂面,转身往后门跑去了。

  最后在远处捕鱼,示意自己没事。最终竟然还是没有看成少女胸前的战零,蔚蓝色,听她说在光线的照射下会出现自己的名字,也是魏岚。

  因为骨节的断裂,白天韩浩文在盘坐修炼时汲取万物的精华,不能依靠药物过多,若是长久的依靠服用药物来提升战力,自己将毫无再吸收天地能量的能力,和自行的恢复力。

  待月亮渐渐在高空盘旋,星星点点浮现夜空时,女孩才带着一筐鱼回来,得到韩浩文的夸奖,夜色笼罩大地,猫头鹰咕咕作响。

  韩浩文正忙着给大缸盛水,准备再一次的进行修炼,听剑哥说,若是再汲取一次碧霞圣液,自己的伤势就会痊愈,心情感到大好。

  悄然间闻见女孩对着天空小声的说话:“爸爸,你不用担心我了,哥哥对我很好很好的,愿你和妈妈在天堂快乐健康……”

  话毕,一双黑漆漆的大眼雾气萦绕,一颗晶莹的泪滴滑落脸颊,在篝火的照耀下飘落。

  发现快要转来的视线,韩浩文立马转过身去,继续对着小溪打水,待浴池装满澄清并过滤杂质后的水。

  转眼间,女孩就已经睡着,望着已经在篝火不远处的地毯上睡着的小巧身影。

  缄默了数刻,无奈的叹息着摇了摇头,韩浩文并不想要带着魏岚。

  自己的路还有许多的挫折、磨难,若是带上了她,吃苦是少不了的,还有就是保护她的问题,很麻烦,说白了,这就是一个‘累赘’。

  宁愿不带在身边,思考了片刻,心底已经下定决心,待找到城镇后,给她个一品战零,够一辈子享受了,不够就给二品战零!可以小富有的享受一生了,旋即,又想到了老人的哀求,三品吧!就三品战零,在城镇里当富豪也行了!

  打定了注意后,待剑哥滴好碧霞圣液,少男缓缓的进入冰浴缸,在嘶嘶的牙缝声中盘坐了下来,接受这最后的一个疗程。

  夜间,蝈蝈声叫个不停,剑哥无奈啊!自从成为寒剑复活后,每天晚上剑哥都痛并快乐着的。

  原因很简单——灵魂不用睡觉!

  什么弄韩浩文的鼻子、耳朵玩啊,都玩过了玩腻了,望着赤裸盘坐在碧霞圣液里的韩浩文,在不停的吸收着碧霞精华,碧绿的液体是看着变淡的!自己是有多么的无聊?多么空虚冷!

  旋即,韩浩文身上唯一悬挂的一物,项链,吸引了剑哥的视线,在篝火的反射下显得如此绚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