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这么警惕,你的气息被我掩盖了。”

  一声沧桑的嗓音传到了山峰出两人的耳畔。

  随即,一位穿着一袭白袍的老人出现在两人的眼前,白色胡须自然垂散,山风飘过白袍微动,犹如融入了万物一般奇异。

  “多谢艾老出手相助!此恩必报!”韩振锐双手抱拳,郑重的道。

  “诶!哪有那么多的礼节,什么报不报的,你我也是为了这一片江山的安宁,都是战友,要不,你到我们皇宫去生活吧,也好相互有着照应。”

  叫做皇老的老人微笑着,旋即问道。

  b:酷…匠)网B?首(,发

  “不必了,我们还有任务在身。那么,再次多谢!这就先告辞了。”

  寻儿之急,望着老人微微点头,也不再逗留,转身一个闪现,消失在了云雾缭绕的山峰上。

  ——村子的大门口当韩浩文听见可能还有噬邪族的强者赶来,随即也不再做出威风的样子,瞬间萎靡了下来。

  旋即尴尬的道:“哪……我们先走吧,我这断了几根骨头,很难受啊!”

  望了望快速跑来的小女孩,几根黑线从脑袋上冒出,这是一个……“战利品?”

  在村民惊讶并挽留的视线中,背着一对逝去的夫妇,一瘸一瘸的望着树林里跳去,避开小女孩想要搀扶的嫩手,说了一声“不用”,消失在了绿油油的大树林里。

  “咦,二狗蛋!我们村的英雄叫做什么来着?”

  “呃……貌似他什么也没有说吧,好像只叫过那么一声!什么,,‘临山!’”

  那个叫做二狗蛋的村民想起来后兴奋的回答道。

  “临山?好像是这么一回事!我们的英雄啊!这下噬邪族的死光,我们也不必再背井离乡了,我们自由啦!哈哈!”得到回答后,也不再纠结,因为在他们心中英雄说的话都是真理!

  “咳……要不这样吧,同志们,我们千户村,就改名,叫做‘临山村’!。。。咳……”

  一位年迈的老人走出来,老背直直的挺着,白色长胡须垂下,激动并兴奋的叫出了英雄说的字,成为了村子的名字,随即阳光铺洒在老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

  因为激动,扯痒了嗓子,又咳了一下。

  千人村民们激动的叫着,这是他们最自由,最幸福的时刻:“临山村!临山村!临山村!……”

  ——屠魄曜洞穴。

  “老公,这里的所有噬邪族成员像是一招击杀的,并且是一刀。”身为‘春封’(治愈师超过战杰后的称呼)她很清楚伤亡的源头,旋即惊讶的说道。

  “嗯,这里虽然有儿子的血滴,没有多余逗留的痕迹,应该是有人指导,但是会是谁呢?……”

  另一位男子详细的说道。随即两人的视线皆望向了刑具,“拔骨器”,常人见了发毛的器具,是一种典型最残忍的刑具,可以拔出人的脊骨。

  随即两人想起了涂抹在背上的圣液,惊讶得异口同声道:“难道是他出现了?!”

  ——山林间,的一个小溪处,旁边挨着高高的山壁,山壁下面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不深,但很是宽敞。

  随即,缓缓的放下了两位老夫妇,老人始终吊着一口气,当看见噬邪族的被灭门,村民们很高兴时,他的心底也很欣慰,自己的“女儿”以后能跟着这样的年轻强者,当睡到地上后,气息越来越弱,欲说话,但无力气可言。

  韩浩文见后用纯正的战力微微注入老人体内。

  “咳……,少侠……咳,感……感谢你的帮助……我夫妻……俩才能安息……老伴身体不行,早已先去了,少侠……老头子我……求……求你一件事。”话毕,双枯手抓着韩浩文,带着恳求般的说:“帮我们……我们照顾下我们的女儿,虽然……她不是……我们亲生的……但是我们早已……早已把她当……当做宝贝来……对待,少侠,这,这是一点心意!……请……请你……”

  老人话未毕,便带着微笑逝去了,因为,他已经说出了自己很想说的话,为了说这一句话,一直苦苦坚持的吊着这一口气。

  望着老人手中的暗红色卷轴,心底默默的点头。

  在临山村的荒野显然处埋下了两位夫妇,立了一块墓碑。

  待事毕后,少年瘸一瘸的跳着,少女紧紧的跟在一旁,憔悴从脸上表达出,显然,她还未在刚刚家长的下葬的悲伤中缓解过来。“好了,就先在这里呆一下吧。”少年望着雨不漏、风不吹的山洞,微微颔首,席地而坐,在心底问着剑哥:“嘿,你不是说你有帮我衔接骨头并且加强战力的办法吗?”我现在可痛的难受啊。

  “是啊,有啊,先做个大容器吧,能装下得了你的那种。”剑哥望着因疼痛皱成一团的脸颊,懒懒散散的道。

  十分钟后,在少女呆滞的目光中,做出了一个透明的,带着淡淡的蓝色晶莹光彩的“浴缸”形成了。

  少年带着因战力透支的喘息声,和遍体鳞伤的躯体,猛的就跳了下去。

  “哎呦!”因浴缸过大,这一跳起来并落下去的感觉可不好受,况且他是一身的重伤。随即一声哀叫声响起。

  随即听着剑哥叫自己脱掉衣服的命令。

  望着衣衫破烂,一身泥土,滑稽般的跌入冰浴缸时,少女的眼睛弯成月牙儿般,霎是可爱,掩嘴轻笑起来,但当望见其开始脱掉衣服时,小脸蛋变得绯红,似是有发热的雾气从脑顶冒出。

  无奈的望了望在一旁羞涩的小少女,发现自己的目光后,如小鹿般的慌忙转过头去,暗道:“她还那么小,应该不会懂得男孩女孩见的差别吧?”也不再管那么多,身体疼痛的要命。

  剑哥浮现,右手一挥,旁边的小溪转道流淌而来被过滤过后显得清澈明亮,一颗一品战零拿出,伸到闭着眼盘坐的赤裸少年,将其打断道:“借点火!”

  韩浩文旋即无奈的伸出不少伤痕的右手,手指一动,战力微挑,战零变亮,剑哥屈指一弹,战零被压在了浴缸的下面,开始隐隐发出了灼热的温度,显然这是一个能量战零,被剑哥拿来烧水用的,也不知道剑哥在干了些什么,将一些放在玉瓶里丹药拿出来。

  手臂微微一震,仅一小颗晶莹碧绿的液体浮空,在微量战零给予的能量下如在真空里一般,呈绝对圆形。坐在里面的韩浩文刚欲想着剑哥怎么如此小气,就这一滴!

  旋即,男子屈指一弹,晶莹向着水里飞去。

  “啵!……”液体刚刚落尽,发出一声清脆巧妙的声响,清澈的液体立即变得翠绿起来,而且的慢慢的扩散中更加的浓重。

  “嘶!……”从微微立马到剧烈的刺痛,刚在抱怨的少年差点叫了起来,从牙缝里猛烈吸气,发出嘶的声音,心中暗自后悔,贪多要命啊!

  一旁的男子眉头微皱,低声道:“咦,难道我倒多了碧霞圣液?嘿嘿,可能是吧,呃……第一次用,见谅,见谅,我又不是炼药师,是吧,嘿嘿……”。

  剑哥的低声细语被韩浩文捕捉到,旋即一阵苦闷,脑袋气得一晕,差点晕厥过去,旋即道:“我的天啊,我的身边怎么有个这样危险的人啊,真是猪队友胜过神对手!”

  随即剑哥传言道:“闭上眼睛静静的吸收水中的效果罢。”

  闻言,也不再多想,正襟危坐,双腿盘起,双手结印,心静如水,全身的麻痒感觉竟缓缓的消失了,心神凝聚至丹田,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自己的全身快要散架一般,但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懈怠,也是增涨战力、提升筋骨之强韧的唯一捷径,可谓是另辟蹊径吧。

  战力漩涡缓慢转动着,随着每一次的吸收,都会从体中过滤出一些淤血、杂质。每个人的身之中都有杂质,洗澡洗的仅仅是外杂质,则体中的内杂质,需要高级的丹药或药液来缓慢排除,而现在韩浩文正在经历的,这是排出体内杂质和强身健骨。剑哥斜眼瞥了瞥小女孩,随手扔了张毯子过去。

  女孩的视线透过透明的冰浴缸,望见碧绿的液体在里面微微沸腾,正疑惑冰遇见高温度为何不融化时,一张毯子飞了过来,当然她是不会知道剑哥的存在的。

  对她来说韩浩文的实力极为的强大,几乎是天下第一了,所以毫不察觉的扔点东西来也是正常的。

  旋即也不再多想,今天已经很累了,将毯子铺盖在了岩石下的干燥处,躺下去后,渐渐的平稳了呼吸。

  小孩子就是这样,任何事情,只要不去想,就没那么痛苦,但,真正意义上是这样吗?若是一位成年人,谁能做到这一步?不想就不会心受痛苦?

  时间飞快,待一夜过去了。

  清晨,鸟语花香,初探的阳光羞涩的射进密叶下的荫凉,草树像是欲争发出光芒般,耀明翠绿,微湿的空气携着一丝花香,钻入了小少女的俏鼻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告天说:

  求推荐求支持!在这里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