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一声如爆裂般的巨响响彻草地,犹如骨骼断裂的声音,地面被硬生生的轰出了一个大坑,绿草四处飞散,泥土如无重力般的飞溅,旋即一声尖锐的笑声响起:“叽叽叽叽……!鬼液粒,看来这上级给我东西就是厉害,死而复生啊!”艰难的抬起脑袋,目光死死的锁定草地上的一团凸起黑色液体,恶心至极!可能是这家伙吞噬了众多噬邪族战士的躯体形成的!一边的小女孩望见摔的那么惨的韩浩文后立马跑了进了深坑里来,并扶起韩浩文并轻柔的叫道:“没事吧。”

  “咳……,你,你快走!谁叫你来了!快!”被扶起的韩浩文吐出一口鲜血,对小女孩催促道。

  “咻!”一道黑色的液体瞬间袭来,并发出尖气的声音:“既然来了,何必走呢?对吧。”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剑哥跑了出来:“唉,小子,看你的样子挺为你操心的哈,来,帮你一把,这是一颗雕刻过后的一品战零,具有一点点空间位移功能,你拿给小女孩用吧,你妹妹哟,嘿嘿。”话毕,一脸微笑的望着韩浩文,韩浩文在心中暗骂道,差点又喷一口鲜血出来,在韩浩文的眼中这货一脸的微笑,笑得是如此的猥琐!:“靠,我被摔的全身碎骨的时候你在哪里闲着?现在小女孩遇到问题了立马就出来了!”话毕,时间紧迫,也不再抱怨,先救小女孩,战力微微注入战零,贴在了小女孩的身上,一瞬间,小女孩出现在了村民的头上几米处,村民惊讶中赶忙将其接住,他们知道,若是没有韩浩文,村民们不堪一击,现在站在一边也是干瞪眼,一些少年看得热血沸腾,当韩浩文秒杀一群强者的时候,所以,村民们赶快献出自己尽可能做到的事来,赶忙的给女孩擦汗、擦灰尘什么的。

  战零可以经过雕刻后改变用处,雕刻战零可以转变为:能量战零(供给家用器具或者能量,难度:三星)、装饰(废零,仅仅拿来用作华丽的装饰,难度:一星)、储存战零(战零品阶越高,存储的空间越大,难度:四星)、宠物战零(祭血认主后可以协助自己战斗,是最有用的战零,很难雕刻成,难度:十星)、空间传送战零(战零品阶越高传送的距离越远越精细,难度:八星)。

  “嘿,土豪!你这小子一身是宝啊,竟然拥有一品雕刻后的传送战零。哼!我想杀的人,还逃得掉?”旋即,一滩黑液体快速的涌过韩浩文,直对着村民的中心掠去。韩浩文暗叫一声不妙,但旋即眼睛一转,叫道:“你这个丑八怪,声音这么丑不说,人还那么恶心!”韩浩文叫后,望见骤然一停的液体,还以为会转过身来说:“叽叽,激将计!我才不吃你这套。”

  但事与愿违,当这货转过来后,黑漆漆的液体里,一张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脸孔,并且狠狠的尖声说道:“你!这!个!小!兔!崽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嘿!这货还真蠢,中计了!”韩浩文嘿嘿笑道,但旋即蹲着的身躯一动,就像是零件卡住了一般,丝毫不动,暗暗叫道:“靠!这也太太太霉了吧,感情是自己中计了!”也先不管那么多,一只脚就在地上一跳一跳的,用自己迅速的速度狼狈的闪避着疯狂袭来的攻击。

  躲了片刻,剑哥终于忍不住了,道:“你这样兔子跳很好玩么?快使用《寒冰诀》啊啊!”

  也不再多虑,寒剑横握,剑尖在地上削过,在寒剑的刀锋下,地皮如豆腐般柔嫩,所过之处变成一条坚硬的白线,少年肌肉一紧,旋即爆发出来,低吼道:“寒冰诀!”

  “锵!”寒剑击打在无数根铁刺上,铁刺如战器般坚硬,黑漆漆的液体中一点金色浮动,但持续没多久,铁刺猛然断裂,发出清脆的声音,寒剑随后砍在了如棉花般的液体上,竟然毫无效果!

  “这是什么武器?”

  “他应该是一位一级战者,金属性剑士。”

  “金属性?”“金属性的武器极为坚硬,若不是寒冰诀,刚刚的你应该处于下风。”剑哥严肃道,如此一来,岂不是很难战胜他了。强忍着已经断裂了的小腿,望着迅速刺来的钢剑,心中暗道:“看样子,只有开挂了!”寒剑身前一档,屈腿一发力,借助着接下攻击后的反射力,一颗鸡蛋大的金属球体穿在手中,钢铁鸡蛋上的扣环一拉,向着还在因说他声音难听,愤怒中追杀着自己的“傻逼”。

  “轰!”

  剧烈的爆炸响彻整个村庄,草土飞溅数十米高处,爆裂后竟然还附带火属性效果般,噗一声,黑色液体竟然燃烧起来,受到了剧烈爆炸的余波影响,韩浩文再次被冲飞了一段距离,才轰然落地,疼得后者哇哇直叫。

  “咚!”液体烧干后,露出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上面还倒插着一些钢铁碎片。

  韩浩文望了一眼,干笑一声,恐怕这就是“上辈子”“手榴弹加强版”吧。

  随即剑哥突然冒了出来,走在尸体前,低头望了望,旋即又走了过来,对着一脸威风的韩浩文道:“能不能重播一次!我还没看清楚呢,不用战力的,把战者给杀了。”

  不屑的瞥了瞥在一旁乱蹦的剑哥,道:“我也是出于无奈,你看我全身残成这样了,你也不帮一帮,还在那里当观众!”

  “哎,我是不能出手的,若是战力外溢,立马会被外大陆的……咳,快离开这里吧,若是噬邪族总部知道了,你少不了一些刑法!”

  ——噬邪族总部。

  “小锐!你不能这样冲动,糟了,你把封印强行破开了?”追来的女子气喘吁吁的道,随即露出惊慌的神色:“你快跟我走,别在这里久留了!”男子似是不闻其所言,虽然他知道,恐怕韩浩文是真的逃掉了的,但噬邪族称:“失去两位战豪,众多战斗士强者,韩浩文逃走。”的确有点虚假,两位战豪是怎么死的?韩浩文杀的?不可能啊,就算韩浩文是战豪,两个战豪拼命的逃跑,一个也逃不掉?更别说众多战斗士了,战杰想秒杀这一群人逃窜的人,也有点难,随即朗声道:“交出韩浩文,否则,灭族!”

  声音传播到了所有的噬邪族族人耳畔,皆面面相觑,胆小的人甚至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天哪,噬邪族总共大大小小强者一千多个,若是全都杀了,那将是怎样的场景?况且之前的一幕也看到了,若是男子执意要杀,恐怕还真有可能!

  98更新V》最快上6?酷o{匠‘网

  “咳……我说了,韩浩文不在我这里,要杀要刮随你便!”阴筠刚从洞口里走出,此时衣衫已经破烂不堪,显然是因为之前受到了猛烈的那一击,话毕,挺了挺傲人的胸脯,划破的衣布露出了白皙携着红晕般动人的身躯,但眼神坚定,望着韩振锐,宁死不屈一般,典型的一个女强人,否则怎么统管整个大型家族噬邪族的,她二十几岁,是怎么从猖狂不堪的人堆里走出来的?

  眼瞳微微眯着,望着不远处的少女,脑海里浮现韩浩文青涩但带着一丝丝俊俏的脸颊,光剑一挥,双腿一屈!就欲弹射再次给其一击。

  “够了!小锐,我们不是探知出来了韩浩文现在不在噬邪族了么,快走!再不走可能我们就有麻烦了。”突然的娇喝中断了韩振锐的弹射,但旋即眉头一皱,望向了南方。

  若是常人望了一丝浮云悬挂蓝天,青山绿水,多么秀丽!

  李芸韵霎时唤出圣书,红色光波微微吞吐,战力输入,旋即韩振锐和李芸韵诡异的消失在了视线中,不知去处。

  骤然,乌云袭来,挟持着闪电,从很远的南方瞬间而至!黑暗笼罩了整个玛莎瑞城!紫黑色的闪电像是不慎劈打在高峰上,巨峰忽然少了一大块!化为无限的粉末,向着主城吹去,万木被飓风吹得唰唰作响,若是低于战士一击的人,恐怕瞬间就被卷进苍穹,成为大地的一部分!

  这时来者在心底想到:“哎,那个极南之域越来越难过了,下次来武战大陆开始走极北之地吧!黑袍都差点成灰了!”但这毕竟是主城,很少有平常人在这里。狂霸的气息竟然调动了所有人的战力!全城的皆仰目观望,苍穹上的漩涡,究竟是谁所为!竟然霸道如斯!就不怕受皇家的管制吗?

  “寒振锐,寒振锐!猪振锐!你给老子出来!哈哈,我感觉到你的气息了!堂堂的守护尊!竟然如此躲藏!再不出来,我就屠城!”猖狂的吼声震惊了整个玛莎瑞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