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你冷静点,噬邪族内部不是申明了,孩子逃掉了吗。”一位品貌端庄的女子在追逐中传声道,之前的一声巨响,山崩地裂,竟然是韩振锐全力一踏山底所造成的,这一踏,即可使他暴射而去,如飞行一般,速度极为咋舌,瞬间便到了噬邪族主族的上空。

  ——噬邪族主族望着原本如芝麻大小的点逐渐变大,阴筠双眼微眯起,若是仔细一看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此人的双瞳竟然是红色的,眨眼间竟浮显着妖媚,几块布缠在关键部位,摆动间竟然产生几分妩媚,但若是真的这样以为,那么就要吃大亏了。

  “轰!”剧烈的大地颤抖着整个噬邪族,轰响声中直接有几个族人的石屋直接震成砂砾,飞扬的尘土足足扩散到了百米高空,恐怖的战力疯狂的喷涌而出,竟然瞬间就覆盖了整个噬邪族!

  阴筠也不甘示弱,暗红的战力涌出,两把匕首瞬间弹出,如河流般的覆盖了一片区域,并娇喝道:“何人……居然如此闯进噬邪族。”忌于对方的实力,阴筠把胆敢二字换成了居然,因为自己就有二级战杰的能力,竟然没有详细的探出对方的真正实力,没准此男子近乎有三级战杰强者,虽然仅差一级,但若是真正打斗起来,自己占不到一丁点便宜!噬邪族的人纷纷挤拥了出来,有的人甚至摆酒摆菜的准备看一翻好戏,因为在他们心中,噬邪族族长就是规矩,就是天下第一,自从有了族长后,噬邪族一跃成了前十大家族,甚至有再次超越下一个家族的趋势,在外边也有很多的分部,手下家族,这一切都是族长的功劳,族长说一他们不敢说二,族长往东他们不敢往西,第一次见到这番挑衅,当望见族长的语气底气不足时,他们还笑称道这是在扮猪吃老虎。

  正在等待其回答,但男子竟然二话没说,唤出晶莹剔透的长剑,携着蔚蓝的光幕,就直接向着阴筠砍了下去,阴筠刚欲用自己敏捷的速度跳开,但奇异的是怎么也动不了!旋即小嘴微颤,娇叫道:“竟然是战力压制!怎么可能!”对方的战力探知出来,最多在战豪高级阶段,未待其惊呼完,修长的光剑已经呼啸至阴筠的头顶!阴筠艰难的把两柄匕首护在胸前,准备迎下这一击,她心里清楚,身为防御力排倒数第二的刺客,恐怕这一下下来,自己是凶多吉少了罢,正在这时,后面传来一女子的娇喝声,破风而来的光剑顿一顿,但还是因为惯性砍了下来。

  9j酷匠网m唯-一6^正》l版,;2其/0他◎◇都y是Gw盗o版~Y

  “轰……碰……砰!”如闷雷般,在噬邪族族长阴筠的胸前响起,旋即年轻女子猛然倒飞过去,双脚在地上摩擦了几百米仍然没有停下的趋势,第二声是撞在噬邪族城堡发出的,一个大窟窿在城堡呈现,竟然贯穿了城堡,乱石纷飞,最后一声是击在了背后的靠山上发出的闷响,最后叫阴筠的少女在山洞的十多米处才停下来,噬邪族的族人被这一幕弄的哑口无言,膛目结舌,本来骚乱的噬邪族,并给族长吼叫着助威的人,一下子变的鸦雀无声起来,有的人酒瓶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有的人本来正在喝酒,却被这一幕震撼,酒水灌在了气管流进肺里,欲咳嗽又不敢发出声,一脸憋红很是滑稽,皆不停的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但当阴筠从人型山洞中走出,衣物破烂不堪嘴角溢出鲜血时,他们才被一耳光从想象中打醒——自己的强大族长——阴筠,被一招击败了!

  ——村子的大门口,此刻变得热闹非凡起来。

  一具尸体横躺在村子门口的不远处,村民的讨论声越来越大,守卫也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刚刚的事情电光火石,突然发生的事情谁也没能接受,有的人甚至在尖呼着,刚挤进村子门口的人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门外的小少女已经泣不成声,抱着两个越来越虚幻的身影,身影突然说话,荧光微微颤抖,似是多说几句就会越快的消失,:“孩子,我们已经尽力了咳……能让噬邪族的使者送命,我们已经很……很满意了咳……看来老伴因为体力不支,先去一步了,你……答应我,一定……一定要好好活着……快逃吧……如果噬邪族使者的手下追来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话毕,一大群噬邪族的手下赶来,并呼喊着:“追上,别让他们逃掉了!”旋即老人瞠目欲出,身体变得如银光般,越来越虚幻,微微颤抖着,刚欲说话,一张手掌按在欲以强行再次使用血红卷轴的老者肩膀上,让老人得以安宁的少年声音响起:“老人家,交给我吧!”

  “嗡!”少年眼瞳冷漠,心情降到了冰点,对于这种杀人如割草的噬邪族来说,屠杀他们,不需仁慈!右手忘后背一抓,旋即带寒剑一挥,右臂一震,一条结冰白色弧线在韩浩文的身前不远处划出,划线处的植物如泡沫般脆弱,稍微一阵微风吹过,立马变成粉末凋零,噬邪族本来杀气腾腾的人们,皆不禁喉结一滚,吞了口冰冷的唾沫,甚至有人喘着粗重的呼吸道:“是……是战斗士级别的强者!水属性变异,冰属性!”众人一听,更是头冒冷汗,天啦,战斗士?不是只有主城、副主城或者一些家族才会出现的人物吗?怎么跑着这么小的村庄里来了!?况且现在的噬邪族使者旋即,一声尖声尖气并滑稽的声音响起:“怎么,养你们这么久了,连打一个小孩拼都不敢拼一下?他本身实力不过战者,不必惊慌,尽管上!”突兀传来的声音使老人的光芒狠狠的颤了颤,为了击杀掉这个人,可是牺牲了自己和老伴的性命啊!自己都将要离开人世了,为何又来了一个!难道我上辈子做出了遗臭万年的事吗?随即矮小男子像是望见了老人又变得沧桑的脸庞,发出了瘆人的笑声:“叽叽叽叽!老头子,你的秘法不错啊!若不是我随时准备着替身,可能还真的会把命栽在这里啊!常人使出的技能竟然连我都感到惧怕,恐怕你的秘籍只能使用一次吧?但现在,痛苦吧!愤怒吧!叽叽……机智的我啊!”

  老人表情冰冷,双瞳甚至快毫无生机,干涩的嘴巴微启:“少侠,你快走吧,你不是他们的对手,我来拖住他,至于我的女儿……少侠您决定!”老人知道事到如今,若不是自己家庭,也不会把少年拖到如此地步,做人不能失去良心,虽然“女儿”如珍宝般,但若是因为少年带着自己的‘女儿’而没有逃脱成功,他也不会原谅自己的,旋即一旁的小女孩也跟着点头,望着一旁奄奄一息的老妇,家长们已经快要逝去,自己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罢。对于老人能做到忍痛割爱,韩浩文在心底是很佩服他的。

  “不用了,老人家,您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韩浩文温柔并微笑的望着老人并轻言的说道,随即转过身,对着猖獗的噬邪族手下,脸色骤然便得阴冷起来,愤怒中青筋浮起手臂,眼瞳缓缓的,变成了犹如蔚海般的深蓝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