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村子大门这番爆炸,几乎炸开了村民们渴望自由的心,甚至有些强壮点的年轻人开始拿起工具跃跃欲试起来,然后在老者们的万番阻难下才得以稍微安静,显然,“聪明”的老者知道噬邪族分部的真正实力,随便出来一个战士,就足以虐杀整个村子!当然,全村的骚动也引起了噬邪族分部的注意。

  在一个村子中心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巨大的黄金椅子上坐着一个非常小的身影,这奇葩的样子常人见了定然会哈哈大笑,但下面黑衣下站着的两排人面无表情,奇异的很安静,似是一个不对就会被凌迟一般,一声尖锐的,甚至是孩子音般的声音从矮小身影里发出:“发生什么事了?去看看。”话毕,最后一排的靠角落的男子“噗”了一声,因黄金椅子上的声音太过搞笑而忍俊不禁,旋即发现了自己的失态,显然他是新来的,随后身旁的一黑衣男子不停的用肘部提醒他,甚至旁边的黑影男子已经开始汗流浃背起来,示意了他一个眼神,像是在说:“兄弟,我已经尽力了!”

  矮小黄金椅上的男子话刚完,便听见“噗”的一声,旋即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起来,一脸铁青的望着声音的穿出源,青筋从脑门上暴起,眼珠上鲜红血丝浮现,突然站起身,金色战力喷吐掌心,立即用尖锐的声音叫道:“我最讨厌有人笑我说话的声音了!”随即金属穿插躯体的声音响起,再次“噗”的一声,像是新来男子的偷笑一般,但是这次男子是带着一身鲜红的血液,躯体千疮百孔,突然倒下的声音。所有站着的脑门都冒气了豆大般的冷汗,殊不知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看正9版X章i节J上O1酷匠:)网=

  矮小家伙怒气像是仍然没有发泄完一般,用尖声尖气叫道:“带我去大门口!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再噬邪族这里闹事!”下面站着的立即叫喝到:“是!”他们知道,此次若是噬邪族使者当真前去,恐怕,这一次村子又少不了一场屠杀了。

  村子大门口的村民越集越多,最后是人山人海,老人极为惊讶的望着村民,他在村子里住了那么久,才知道和自己在一条船的人是有多少,原来,噬邪族的收税制度是按人头来的,有些家庭,上有老下有下,最后丈夫因无粮食或者累死,整个家庭没有了收入来源,又怕噬邪族的人发现自己而多交税,导致连饭都吃不成,所以大家平时都藏着过日子,有人传谣言般的这一叫,都出来了。仅有的门卫赶来后,皆大为吃惊,噬邪族这逼迫得村民竟然如斯,光凭这几个人也拦不住,大家望着在门外的老人,皆一窝蜂的往外冲去,现在的老人,动都不敢动,显然是因为之前出乎意料的大爆炸影响了,他觉得,在这里等着噬邪族的来追杀自己,肯定是轻而易举的,若是把最后一线希望放在哪一个少年的身上,他一定会很容易的找到自己,但事与愿违。

  一声尖声尖气但若轰鸣般的叫声响起:“我倒是要见见,谁敢迈出此村子一步!”,话语响彻在每个人的耳畔,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老人们皆愁眉苦眼哀叹:“噬邪族的战者来了,完了。”一具矮小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的守卫的亭子上,在村民们的火把光芒中映出了脸庞,消瘦的脸庞呈现,在黑衣下仍然能感觉到枯瘦的身体,如皮包骨一般,让人感到很是不舒畅,仿佛有人缓缓掐着自己的脖子一般,无法呼吸,让人瘆得慌。

  旋即还未在恍惚中清醒,又再次说道:“是谁当的出头鸟啊,还想要出此村子,受到亏待了吗?受到亏待了给我说呀。”话毕,伸出了如蛇信般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望见此幕,村民们感到脑袋不受控制般的拼命摇头,皆不想把祸难嫁接到自己身上。望了望变安静的村民,旋即微微颔首,眼瞳微眯起,显然是发现了骤然增多的村民,随即道:“也罢,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违背了村规的下场!”话毕,枯瘦的双掌金色战力盘旋,目光盯着已经站在门外发抖的三人,区区常人,根本不足以他动手,但是这次可以起到了一个杀鸡儆猴的效果,免得以后再次暴乱,一想到杀鸡儆猴,杀,可是自己的长项,能做到杀后别人不敢再次违背自己的规矩,就要残忍得来让他们作呕,想到这里,双眼不禁开始变红起来,杀人可是自己的欲望啊,若不是因为村里的人有用,并且无缘无故的杀人引起更大的暴乱,自己早就天天饮人血了,现在每天都是鸡血狗血的,毫无任何战力蕴含可言,仅能缓解欲望,才变得如此皮包骨。

  随后也不再犹豫,金黄色的战力喷吐盘旋,旋即猛然踏地,一举暴射出去,准备以凌迟般的方式将其解决,然后留下诱人的鲜血,身为战者,并且他能稍微的探知,三人中,最小的那个小女孩拥有极为纯正和庞大的战力潜力。

  神色淡定的望着暴射而来的强者,背在后面的手臂捏着一卷暗黑的卷轴,他明白今天难逃一死,虽此卷轴只能秒杀战者一下的强者,但事到如今,毫无任何的选择性可言,老伴心有灵犀,眼睛微闭,两个老人低声对哭泣的女孩说着遗言:“孩子,其实我们夫妻俩不是你的亲生爸妈,我们的孩子在十三年前的战乱时就去世了,正好在哪一年我们在湖边捡到了孩子襁褓中的你。”小女孩因惊讶,黑漆漆的大眼微睁,晶莹的泪珠顺着白嫩的脸颊滑落,她知道就算是这样,仍然把他们当做父母,虽无亲生血脉,两老人仍然关爱至微,家里仅剩的粮食也是给她,若是她没有饱,他们是不会吃饭的,想到这里,女孩终于忍不住了,颤动着哭泣道:“不要……不要用这个卷轴……你们不要去送死……他会来的,再等一下……”夫妇似是没有听见小女孩哀求般,血红色光芒在卷轴上涌动,在这黑暗的大门外显得如此的明亮。

  ——圣银斯坦国家主城——玛莎瑞城——韩家“轰……”高峰山峦上的游者一惊,身在如此高峰仍然能感到震动,犹如巨人在奋力锤击山壁一般,一些稍微小点的山体甚至轰然倒塌,一簇烟雾从武韩族隔得最近的山底冒出,武韩族所有成员旋即一片骚动——族长出关了!并且知道韩浩文被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