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永久v免r费$=看小$$说

  老人抚摸血红卷轴的枯手顿了顿,鲜红的卷轴吞吐光芒,似是想要汲取大量的鲜血一般,望着充满自信的少年脸庞,轻轻叹了口气:“好吧,少侠,就依你的”。韩浩文微微颔首,视线移动中,忽然发现,小女孩如白羊脂般纤细脖颈上一点光线反射,似是星辰闪烁一般,旋即摸了摸挂在胸前的项链,突然的举动引起了女孩注意,后者也是一脸的惊讶,或许是巧合吧,戴项链的人多的是,随即少年微吐一口气,吩咐他们快速离去,并给了他们一颗小型威力“炸弹”,说如果有问题就把这个对着天上发射,自己就会赶到,韩浩文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关心他们。

  瘦小男子一脸轻松,仿佛寻到了新大陆一般,另外两男子也是一脸的微笑,显然照着这样下去胜利的将会是多数的人,就院内环圈般的一追一赶的时候,突然,接近治愈师的瘦小男子猛的调转方向,冲向惊慌失措的治愈师!

  戟徒男子暗叫一声不好,此事出乎意料,猛一踏步,用最快速度欲以赶在瘦小男子前面。但事与愿违,治愈师就在戟徒眼睁睁的看着被瘦小男子一击毙命,戟徒瞬间感觉到,仿佛被杀的不是治愈师,而是自己的希望。

  在身旁缠绕的碧绿光线瞬间消散,自己的属性加成也瞬间消失,拖着沉重的身躯,转身就往外出跑,现在也是无可奈何了,若没有治愈师的辅助,自己将变得不堪一击,欲以提前禀告噬邪族使者,恶人先告状,但现在明显是聪明人先告状,禀告噬邪族分部的管理人,让强者去清除他,由此可能自己还会升官,既然得不到战零,就让想要扼杀自己的人也一同消失,免得节外生枝,灭掉祸患。

  望着逃跑欲去的戟徒,裂开嘴唇伸出舌头舔了舔溅在脸庞上治愈师的鲜血,阴笑道:“呵呵……,战零是我的了!你想跑,哪有那么容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吗?”

  望着飞速追去的剑士,待离去安静后,老人慌忙的冲到治愈师尸体旁,从快要变冷的怀中取出一块令牌,再急切叫道,因为恐慌剑士的再次来临,声音甚至带着一丝颤抖:“快,快离开这里,我这儿有令牌了!快!”母女经常听老者的话,立刻就开始行动。韩浩文感应了一下附近后,旋即道:“你们快走吧,戟徒已经被追上了,再过不到一分钟他也就回来了,我去拖住他,你们速速离去,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老者略微沉吟了一下,想了想前者高深莫测的实力,转身拉着母女就往外跑去,并留下一句:“少侠,我们在南面村外两公里地外的树林等你!”

  略微点了点头,旋即转身盘坐在屋门口的台阶上,等待着“剑士强者”出现。

  飒飒的声音从院内的枯树上传出,一道身影从不远处的街道上出现,嘴里还喃喃道:“这个戟徒,临死还反扑我一下,看来这一身重伤要治疗不久了。先看看……咦,那个老不死的竟然还敢临死逃跑,你逃得掉吗?战零迟早是我的!”瘦小的身影望见不见的“战零”,心里虽焦急,但一个平常人能够跑多远,自己轻而易举的就能追上“你说的……是这个吗?”一颗战零凭空出现在门口阴暗出,照亮了一个的身影,坐在门口石阶上,定眼一看竟然是当时挑拨离间的小少年。

  瘦小男子贪婪的目光死死的锁定门口的战零,拥有这个东西可是可以享福一生的,但自己为什么刚刚并没有发现门口的气息?如果是战士,除非对方的战力比自己的要高,或者是对方根本就不存在有战力,显然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定然是后者,嘶哑的声音从喉结中穿出:“是啊,叫交出来吧,小孩子,你拿着也,没什么用的。”欲望已经泯灭理智,甚至不想和少年谈判,没有多虑,提着鲜红的锈剑,就欲砍在韩浩文的身上。

  望见飞速闪来的剑士,丝毫不留情的举起铁剑,猛的往下挥去。就在锈剑快要接近的一瞬间,少年依然没有从坐着的石阶上起身,在瘦小男子的眼中恐怕韩浩文是因为吓得不能动弹,右手往后一伸,抓起背后的寒剑横握在眼前。

  “碰!”

  “哈哈……”瘦小剑士的嘴角越裂越大,最后竟然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因贪婪发红的双眼仿佛激动的快要滴出血来,但当砍下后锈剑竟没有直接把少年切成两办,而是被弹在一边时,阴冷的笑声戛然而止。

  随后一脸惊讶的望着坐裂石阶的韩浩文,自己如此一击,若不是战力能够达到八级,也很难这样轻松的接下吧?眼前的少年大概十二岁,这个大陆的每个人的战力激活觉醒的年龄也不过是十二岁,就算自打娘胎或刚出生就开始修炼战力,也不可能在十三岁前达到八级啊!难不成是有能够修炼的秘法不成?那么此秘法也是极为的稀有罢。想到这里,瘦小男子的欲望更是加了一步,粗重的喘息声渐渐变大。

  “哼,自己快要被杀了,很好笑么?”韩浩文忍住因坐在地上接了战士一击而生疼的屁股,忍不住戏谑般的说道,看来他对战士的层次的了解还不是很充分,威力、战力都是很模糊,虽然他已经超越了那个战力,但现在的他显然是在拿金饭碗要钱,暴殄天物,九级战士,虽然快要达到战者的级别,但是这一级之差有些人一辈子也达不到,差距也是如巨大的沟壑般。刚刚剑哥还暗中告诉自己能够轻易的接下任何战士的全力一击,包括戟徒,心中大为愉快,忽略了他也是需要充分的防御准备下才能接的,目前他的战力应该是在战者二级,在韩家的那段时间,他的战力一直就处于天生的战士满级,也就是天生十级,自从被拔出了脊骨,并同脊骨一起吸收了歃血丸后,就突破了战士的屏障,达到了战者一级的水平,后又因为上次的三昧丹的功效,硬是从战者一级提升了一级,现在的丹药药效还未完全的吸收,但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唯一的缺点就是从未真正的使用过自己的战力,从未真正的经过生死般的决斗,说不定遇见一个经常在战场打交道的战士,也会在交手时翻船!所以此次交战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宝”,这使对战力的认知和操作经验完全没有跟上,所以在第一次的战斗中的第一招碰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