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现在罐子已经打破了,说什么也合不了了,就算谈和,以后还是会有一块隔阂,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的能力,若打不过我,那就得死!”话毕,瘦小男子开始疯狂的调动空气中的微量火元素,再融合自己体内的战力。

  对面的两男子脸色一沉,相互对视一眼,他们俩现在是在一条船上,他们知道,现在是说什么也谈不通了,只有决一死战,暗中梳理战力,一男子后退,召唤出一本破旧的书籍,绿色光芒浮现,显然是一种稀有的职业:治愈师,前面那个男子如鲜血般的战力涌出,右手一挥,一根足有自己长的木戟呈现,是一位战士级别的火属性戟徒。

  一边,还未开战,不易逃跑,老人少年一动不动的,老人道:“我有一种救命诅咒技能,是偶然一次得到的技能,为了自己不会断送后代,启动条件是我们夫妻俩的性命,技能启动后会使一位战者以下的战士直接送命,你不要说话,别再让他们发现你了,你可是我们的希望,一会我俩用了诅咒技能后,你去拿其中一人的令牌,令牌可以让你们安全的离开村子,少侠,我们再次请求你,救救我们的女儿,我不想她的后辈子还像我们这样度日如年,悲痛欲绝。”韩浩文这次没有说什么,知道老人的的愿望不会改变,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减轻这个家庭的伤亡罢,旋即问道:“您知道这三个人的实力吗?”

  “村的贫穷就是噬邪族分部的人干的,这三个是经常来这块地收税,那个瘦小的听说是九级战士,另外两个是七级和八级战士,战力都是很强悍的,一位战士就可以挡住数十个强壮青年的联手攻击,何况收税的时候是三个战士一起来的,就算全村的强壮人士来也无能为力啊,这般手笔就只有噬邪族的人那得出来。”老人旋即露出痛苦的脸色,显然虽对噬邪族嫉恨再深,也只能苦苦忍受。

  刚一交手,两人才知道其中的差距!八级戟徒对战九级剑士,别人看了这场生死搏斗几乎是毫无悬念的,但有一位七级的治愈师在背后,剑士很难真正的让戟徒收到打击性的重伤,有一位同等级的治愈师在背后辅助,就等于多一条在战斗中的性命,治愈师不停的在后面给戟徒增涨恢复力、体力、防御力和速度。戟徒才勉强能和剑士抗衡,戟徒的攻击犹如一次性的爆发,爆发过后又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进行下一次的攻击,而剑士则不同,虽然是兵器中的王者,但是无法造出一次性像戟徒一样的攻击力,只能连续不断的给予对方打击,每一次的攻击力浮动也不大,但是能做到连续有力。韩浩文津津有味的在一旁观看,这种拼死般的打斗以前在韩家也很少看到,况且现在的韩浩文想不起以前在韩家的生活了,这样有价值性的打斗,他肯定是不会错过吸收经验的时候,更何况这次打斗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产生的,越看这种战斗就越发的有成就感!浑然不知身旁不敢动的老人在不停的给自己使着眼色。

  剑戟交错,一戟攻击未中,便会引来好几次的锈剑袭击,自己则需硬着头皮的抵挡迎来的全力攻击,仅有的戟术在真正的生死搏斗间竟然起不到多大的作用,现在才深知当时练习的重要性,自己竟然讨好教官让教官放水。

  互相皆竭尽全力的使出了底牌,每一次碰撞都会引得凹凸的地面一次颤抖,甚至会踏烂脚下的泥土,战斗持续了没多久,戟徒终于扛不住剑士的猛击,便成了一追一打的情况,戟徒每攻击完一次,便转身就跑,追去的剑士接下来便会得到的是又一次攻击,虽然九级和八级只有一级之差,但之间的沟壑是很难翻越的,即使有治愈在后面帮助。

  剑士也因为戟徒因治愈师的帮助暴增的攻击力感到头疼,戟徒的每一次攻击,虽然缓慢,但是其中蕴涵的后劲,是极为的强烈的,皆需自己的谨慎防御,若一个不慎,则可能会落一个穿体而亡的结果!

  “你是老鼠吗?职业戟徒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剑士对着一跑一打的战术颇为恼怒,拥有持续攻击的能力,自己并不希望对方忽跑忽战,但显然戟徒的这个方法很是管用,把自己的职业缺陷给弥补的天衣无缝。

  酷☆匠《网+正X版&首-发‘

  “我不跑?我不跑等你来砍我吗?怎么样。我的新技能的威力很合你的胃口吧?”因为自己的战术颇为有效,攻击后的冷却时间可以靠逃跑来缓冲,这样使大大的减少了自己的受伤,感到胜利就在眼前,戟徒便开始说笑起来。

  追赶的瘦小男子脸色很是阴冷,如此下去,恐怕翻船的就是自己了,当时真当是搬起砖头砸自己的脚,自己死了也就罢了,恐怕这事传出去,别人还会笑掉大牙。就在身在庐山不知真面目时,一股碧绿的颜色出现眼角,顿时恍然大悟,暗叫道:“还真是当局者迷啊!”旋即嘴角勾勒出一丝上扬的弧度。

  “那个剑士男子将会胜出。”观察能力惊人的韩浩文压着声音对着旁边的老者说道。“现在戟徒用小技巧逼得战士不得不追赶,为什么少侠却说是剑士男子胜出呢?”老者微微沉思了一下,也不待韩浩文的回答“老伴,你过来,我俩联合使用技能,锁定前方的剑士。”在韩浩文惊讶的目光中拿出了一卷血红的卷轴,一旁的少女掩面哭泣,似是如果自己惧怕没有三个战士在一边的话,会放声大哭起来。“等一下!老人家,难道这就是诅咒卷轴?一会儿发动也不迟的。”韩浩文连忙制止道。

  “少侠,您说是瘦小男子将会胜利,我们以一点点的信任来得到少侠您的巨大的帮助,算是我们的奢望和贪婪吧,此诅咒的启动需要我们的生命,还需要一个时辰的准备,所以等到瘦小男子胜利后,我们的诅咒才能有效的攻击他们,如果等他们结束事才启动,未必太晚了。”

  少年被老者的救女执念所感动,但还是伸手阻断,淡淡的道:“老人家,你不必启动这个诅咒,让你和你老伴如此善良的人就此灭亡,区区一个战士,恐怕还做不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