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开门!交税了,交税了!”哄闹声从门外闯进,也不管早已入睡的村民。

  “碰!”未待老者前去启门,大门被一脚踢开声响起,一股携带灼热战力的狂风涌进,卷起了措手不及的老人,被飓风刮飞,老人这样瘦弱的身体,定然承受不了此次落地,就在已经绝望之时,回想度日如年的生活,每天起早贪黑的去田地工作,自己男人的责任也算是完成了吧,但事与愿违,忽然掉进了一个坚而不硬的怀里,惊讶的同时,随即一想,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少年的身影。

  “你……咳,你快走,是噬邪族的来缴税了,你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别让他们发现你了,你快走!”老者伸出干枯的手臂,欲以挣脱依靠少年的身体,急忙催促道。

  但旋即又想起,少年竟能够轻易拿出战零并给予别人,一定不是平凡之人,竟然之前因为其是个小男孩而把这一点给忽略掉了,随后一阵激动,掏出那放在怀里如宝贝般的战零,递给了韩浩文。

  “少侠!我求你一件事情,求你,把我们的女儿带走吧,我们夫妇来解决今天这件事,明天带离这个噩梦般的村子!拜托了!”老人上气不接下气的叫道,显然,他还未在刚刚的激动中清醒过来,显得异常的急切。

  “咦,竟然是战零,看今儿收货不小啊!哥们,我们几个来消化这个战零吧,这可享福了。”突兀的声音从门外三个身影中传进,中间瘦小的中年男子心生贪念,眼睛直直的望着不远处老者手上紧捏的战零,似是此战零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贪婪的道。“大哥,那么就赶快动手吧!”一边的男子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宝物,生怕一个不注意就会飞掉一般,嘴角的口水缓缓滴落,一眼望去极是恶心。另一边的男子道:“不用向上级报告了,汇报后哪里还有我们的份?这么好的东西,百年难得一见啊!回去就辞掉什么狗屁噬邪族分部,连基本的噬邪功都没有,待我们把此战零叫炼药师做成战兽、再弄点好的武器来提升战斗力,变强后直接加入主城的噬邪族主族学习噬邪功去!”中间瘦小男子心底打好算盘后,丝毫不收好贪婪的目光道:“老人家,我帮你看看那个是什么东西,如果把那个东西给我们,我们可以考虑给你免终生的‘税收’哦。”门口传来调弄般的声音,未待惊恐的老人把战零塞到少年手中,在自己身上已经聚拢了三道贪婪厌恶的视线,不等老人和少年回答,身体就已经开始缓慢的靠近。

  “等等。”老人刚到喉咙的求饶声被少年的喊声打断,随后慌忙的对着韩浩文不停的摇头,示意其千万不要说话,老人只想用自己和妻子的性命换女儿的一辈子温饱生活,少年给予的战零就是给了自己的希望一点光明,可不想被眼前的噬邪族毁坏,但先前的眼光给自己带来一丝绝望,不想让噬邪族的发现韩浩文,自己还可以靠唯一的一张保命技能使出,让得韩浩文和自己的女儿得以从噬邪族的魔掌中逃出。

  少年没有在意老人的眼神。一脸无辜的,配合着带着青涩的脸颊继续道:“我们可以给你们,但是战零只有一颗呀,战零被雕刻师雕刻成战兽后似乎只能由一人来认主吧?”

  门口走动的三人顿时停住了脚步,意识到这个关键的问题,似乎是接收的观于的战零知识少了,之前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况且如此重物,谁会老老实实地分赃呢?区区一个人命是不能和珍贵的战零衡量的!

  “大哥,别听那小子瞎说,他是在挑拨离间,我们好好的分好战零,以后还是朋友!”一边的男子望见有点心动的瘦小男子,一眼狠毒的望着自己,出口制止道,生怕大哥走火入魔当真将自己给抹掉,在这三人中显然那个叫做大哥的要比另外两人高上一筹,如果真的争抢起来,另外两个可讨不到好果子吃。

  瘦小男子眼珠子一转,随即说出一句话,把另外两个人打到了冰窖一般:“什么狗屁朋友,难道我不知道吗?如果不是我近两年突然提升的战力,我现在还能当你的大哥吗?哈哈,当年我进噬邪族分部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对待我的。把我打在地上踩够了吧。”瘦小男子不听身边男子出言相劝,战力从双拳涌出,一把生锈的铁剑出现手中,发红的战力覆盖,显然是火属性的战士,贪婪覆盖了双眼,在阴笑中寒齿露出,勾勒出阴险的本性。韩浩文发现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满意的点了点头,和老人慢慢的退在了一旁。

  “三成,就三成!大哥怎么提旧事呀?不打不相识嘛,当时也是为了认识你才打你的,大哥你别激动!二成,我只要二成了!长久的友谊怎么能说断就断,对吧。”另外两个男子站在一边,他们深知如果“大哥”真的暴走起来,他们两个若是不连手肯定是要完蛋的,至于不远处微微在挪动到屋门口的韩浩文和老者,还有蜷缩在屋里的母女,对于他们三人战士级别的来说,三十个平民和三个平民都是没有区别的,苍老的老人和稚嫩的韩浩文还有两个女的,在他们的眼中毫无战斗力,更无丝毫反抗之力,所以完全被无视在一边,就算自己奄奄一息,也能将其抢回。

  望着丝毫没有收敛的疯狂火属性战力,两个男子站在一边,也开始调动战力准备战斗,看来今天是少不了一场生死决斗了,显然如果以二敌一能够胜,那么那颗战零也将会被自己平分的更多,甚至是五五分,想到这里,两个男子也开始疯狂的调动体内的战力,打算拼死也要做胜的一方,否则只能化作这个村里的一块泥土。

  mg最M/新D章H节上酷z匠n网;

  “我说的没有错吧,如果现在不了断,那么,指不定我在离开的某时候背上被突然来一战戟吧,呵呵。”火属性在锈剑上不断喷涌,瘦小男子紧紧的踏住地面,锈剑横握,随时准备接下来发出狂暴的一击,双眼充满鄙视的望着对面的两个男子,显然他认定了这份友情的水分。

  “你糊涂啊!我们原本可以稳住长久的友情,分掉这个战零,我们没有像你想得那样心怀鬼胎,以后一起闯荡这天下,但你被欲望蒙蔽了!现在说和还来得及,不要让我们白刀进红刀出!”对面的一男子,仍然不想这样一拼了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