倏忽捏了捏充满力量的双手,对增加的战力感到很是满意,随即在附近的河边洗了澡,换上备用的布衣,换下了精致的丝绸衣服,穿得平淡点并没有坏处,穿得过于富有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目前有超过战豪的级别的实力了吧。”忽然想起一件事实,旋即发问到,等待剑哥的回答,若是有了战豪级别的强者在身边守护,或许以后充满挫折的道路上会减少许些困难罢,旋即目光直直的望着比自己高上许多的身影,若不是剑哥有过自我介绍,恐怕还真的以为现在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个常人,韩浩文知道,此人肯定超过了他父亲的实力,否则也不会很难探知其真实的实力。

  “虽然我不知那个爆炸你是怎么创造的,但不可否认,你的两样‘小技能’皆是从我这里得到的,所以,不能探测我的具体实力也是正常的。当然,你也别指望我能够帮上你,本尊机缘巧合般的复活可不容易,我这样说吧,如果我再次释放出我的全部战力来战斗,那么得到的将会是漫山遍野的强者追杀!我可不想再死一次。”剑哥非常严肃的回答道。

  韩浩文也非常识趣的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追究,剑哥的真正实力第一他没有必要去知道,第二以他现在的实力,前者碾死他如同灭掉一只蚂蚁一般,根本没有资本去向他询问,如果不是自己的脊骨就是剑哥的寄体,估计他现在也是洞穴里的一撮泥土吧。

  抓起寒剑背在后面,坚固如磐石般的信念从少年的瞳孔中呈现出来,深知实力强的重要性,实力能够保护家人,保护自己,不会在强者面前抬不起头,不会望着家族在自己面前灭亡,梳理完这些,整理好后,向着目标迈进,提起脚步踏向不远处的村庄。

  ——村庄边缘烟囱排出的青烟袅袅,村庄的范围也不小,眺望过去也望不到另一边,村边的围栏高得让人觉得很压抑。

  “这是一个什么村庄?”

  “小心点,这个村有点意思,否则也不会这么奇怪。”掂了掂背上的寒剑,剑哥也不出现,一直待在寒剑内,剑哥欲与他交流只需在脑海里响应便是。

  在村庄边缘寻到了一户人家,幽静的环境能衬出踩在枯枝上的吱嘎声,安静的环境没持续多久,在轻叩破旧大门声中打碎,半晌,在里面的铁器叮当声响完后,一苍老声惊恐般突兀的从屋内穿出:“大人有大量,我们家实在没有谷物了,下月定然补奉上!”话语里充满求饶,似乎一句不慎就会家破人亡。

  诧异于老人的话语,但为了澄清自己的身份,开口询问道:“你好老人家,远行途中路过此村,望老人家租我一房度一宿。”

  回答是院内的沉默,待一盏茶后,大门在吱嘎声中开启,一张沧桑的脸庞出现在眼前,待老人望见仅有一人后,方才松了一口气,并不自在的把头伸出门外左右望了望,才道:“快进来吧,这里难得有客人。”老人的情态被韩浩文一一收入眼中,当闻见‘噬邪族’这个并不陌生的词语时,眼瞳猛的一缩,双拳微微紧捏,因为他曾差一点就栽在这个黑暗家族的手中,如亲人般的刘世民的拍卖城主城也被这个家族弄的如此破败,但以现在他的实力根本做不了什么,虽愤怒,愤怒无法解决任何事情,所以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屋内并不宽敞,仅有的家具横竖摆放在凹凸不平的地上,一家三口,老夫妇和一个小女孩,望着四处打量的韩浩文,虽有些尴尬,但仍然热情的端上茶水,道:“贵客今晚就睡里面的一间房间吧,我们的家比较破旧,见谅。”

  “老人家什么话,如果您没有打开大门,我也就只能露宿街头,能给予我一个能睡的地方,我已经很满足了。”望着简朴的生活环境,少年不禁心生同情,自己上辈子不也是贫穷家庭出生的吗?但貌似话里‘里面的房间’,一眼往屋内望去,里面就总共只有一间吧。

  随即掏出一颗一品战零,递给一旁忙碌做饭的老人,后者惊慌,连忙推辞:“这怎么能行,那么贵重的东西!”

  “这是一点小心意,您就别推迟了,收下吧。”老人见推迟无果,双手激动的捧着战力心怀感激的收下,并唤来妻子和女儿,皆欲下跪感谢。

  “你们这是干什么。”韩浩文望见连忙前去搀扶一家三口。

  老人如石头般跪着不肯起来,随后道:“原本这是一个和谐富裕并安乐的村镇,但后来村长不知怎么竟和噬邪族的使者勾当在一起!不久后,便开始挤压并迫害村民,残害村人,每个月要交出将近所有的收成,市场卖的物品也昂贵不已,高额的税收使很多村民不想再住在这里,村里的人们都想要出去生活,就算背井离乡,但噬邪族竟然守在村口不肯我们离去!修建了常人近乎无法翻越的围墙,并且离开村镇一步就会被赶尽杀绝,村里的统治暴戾恣睢我们都没有办法,又无能为力,只有苟且般的活在村的角落,养着自己的家人,这个是我们的……女儿。打算下个月,我们夫妇冒死也要把女儿送出村庄!现在您雪中送炭,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老人话毕就又欲下跪感恩,韩浩文连忙前去托起,原来这个世界并不是完全和谐的,利益吞噬和谐,金钱引诱杀戮。

  ——星空布满璀璨,皓月映照千里,少年盘坐屋顶,昂首仰望星辰,老夫妇铺好新铺盖后,说什么也不肯睡这仅有的一间房间,硬是要自己住宿,带着女儿和妻子铺好地铺,睡在小风流通处的走廊,盘坐整理好比平时充盈的战力,战力盘旋于丹田,如一个螺旋的水涡,缓慢而平静,这是战力并不是很多的原因吧,干笑了一下,自己还是太弱了。

  这时,少年的脊背微微发热,正当疑惑之时,剑哥缓慢的声音传来:“以前危机前来时是发冷吧,然后拔出来寒剑。呵,现在可不同了,有事件将要发生时,是滚烫了。”旋即,就像是要印证剑哥的话语般,一片喧闹声的接近打破沉寂,萧瑟的寒风凛冽而过,吹得树叶唰唰作响,但仍然没有逃过韩浩文的感觉,附近的近乎一切都在韩浩文的感知下,老人从地板上弹起,老妇和女孩惧怕的声音,刚欲有所动,旋即望见老者从未挺直过的身板,拿起了每天都要举起上千下的镰刀,凝重的对着大门走去,沉重的脚步似是在迈向鬼门关一般,由此可知此事的重要,抑或熟悉的敲门声,冷不伶仃的响彻院落,老人绷紧的脸庞更是显得异常的严肃,但叹了口气,脑海浮现一个家庭,男人所持的勇气消散,快速的扔掉了器具,镰刀的叮当声在另一边响起,竟和之前给韩浩文开门的声音一模一样,旋即脸上堆满僵硬的笑容,向大门走去。

  wD酷匠网首发Wo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