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的符文灌入脑海,韩浩文感觉脑袋快要爆炸一般,欲以拿头来往墙上撞,但身体不得有丝毫的动弹,如此折磨恐怕是强者也难以忍受。屈指一弹,一颗冰属性能量穿破符文,一直栽到天灵盖处才扩散,符文随即变得缓慢了起来,韩浩文绷紧的脸庞也有所松弛,如此一来他的剧痛也有所缓解,但是习得的时间恐怕会有所延长,剑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幸好自己带有一些丹药,里面也包括止痛的丹药,否则自己恐怕真的需动用战力,那个时候只有没日没夜的逃跑。

  显然现在是最好的结果了,虽然时间确实满了一点,但安全为重罢。

  少年举起同他身高般配的寒剑,悄然孕育着其中的能量,左手把右手,右手把剑,右腿迈出马步,调动全身的力量,霎静一秒,随即猛然左脚发力,腰部一扭,在呼啸声中带着寒剑对着巨树砍了下去,寒剑在尾部拖起一段虚影,在空中发出清脆的冰结声,少年自信,这一击下去,。

  “碰!”剑和树刚一相触,沉闷的响声在巨树中发起,随即少年控制不住弹射而来的后劲,寒剑弹开,插在不远处的大树上,望着仅有一个口子的巨树,不满充满了少年的脸庞,颓丧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嘟嚷道:“哎,感悟了三天,都白忙活了,仅一击就把我的战力给吸收完了,非但如此,巨树上的杰作微乎其微。”

  剑哥一脸微笑的站在一旁,他怎么会看不出其中的原因呢?识趣的没有打岔说话,等待着少年拍拍尘土站起身的时刻,如果他不能站起来,那么剑哥也没什么好说的,时机一到就会立刻离开这个普通的少年,如果他能站起来,那么接下来还有更困难的挑战来迎接他,经历过挑战,也会渐渐的成为一个强者。战士,如果以骄傲开头,那么就将以颓丧结尾。

  坐在地上的少年脸庞不断变换,如果真的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孩,那么突然放弃也是很正常的事,感悟了三天仍然没有精进,甚至没有成效,正常人也会感到无力,但韩浩文的行动告诉剑哥,他的意志并没有被阻断,而是越磨越利!

  剑哥惊讶的望着步伐坚定的走向北方的身影,怎么是当年自己坐在地上颓丧了一个时辰所能相比的?

  —树叶坠落大地发出叮叮当当的奇妙声响,迎接夜晚的夕阳在美丽的玉霞中悄然褪去,幽静的树林萦绕着凉意的寒气,飞累的乌鸦停在巨树梢末,惊讶的望着巨树旁冻死的小生物,旋即欣喜的撞向死在树旁的可口美食。“咔!”一声巨树断裂的响声,随即巨树轰然倒塌,乌鸦在附近生物惊恐的眼光中被巨树压死,树心露出淡蓝色的固体,犹如镜面般反射出蔚蓝的天空。

  —田野处“这里有田地了,那么离村子不远了。哎,还在板着一张脸,挫折是生活必需品,如果你想变得强大,首先就要经过常人无法度过的磨难,况且你要一个快乐的童年不是?”缓步在一旁的剑哥滔滔不绝的对着奄奄一息的韩浩文,显然上次的打击并不小。

  “剑哥,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一战之力啊?昨天的情况你也看见了,我的攻击和莽夫砍在大树上的威力没两样,离任务结束仅有三年了,如果靠我这个进度,恐怕连极北之地战兽的食物都不配。”

  “先把这个吞下吧,用这个把你的脊骨剑包裹好,这么显眼的剑,你就不怕招来劫财之灾吗?”没有正面回答韩浩文的话,顺手递给其两物。

  剑鞘完全吻合般套在寒剑上,并且具有收缩性,防御也是未知数,竟然使其没有一丝寒气外溢,想来这也是一种宝物。望着递来的丹药,没有一丝犹豫,张口就咽了下去,旋即三股奇异的味道弥漫口舌,穿梭在经脉间,隐约听到耳畔回声:“此丹乃三昧丹,拥有提升战者一级的功效,现在给你说为什么不去战力激活吧,激活是一个很重要的仪式,现在大陆很多人都不知道战力激活的潜在用处,每个人的战力激活利用最大化的时间其实都是不同的,有的人是战者时激活最好,而有的人则是战斗士时激活最好,激活后的利益是伴随一生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会马上就给你进行激活的原因。”

  “好了,三昧丹吸收完了,现在就是慢慢的吸收至经脉当中,慢慢炼化,才能充分的利用丹药,不能有沉积,这对以后的丹药服用不好。”

  三昧丹的药力如活物般的在韩浩文的身体各处游动,可能是忌于歃血丸的剩余的丁点药效,霎时乖巧的在一边等待吸收,身体经过歃血丸的锤炼变得比常人更加有韧性,药力也快速的被吸收进体内。

  待其清醒时,已是清晨,表面有一层黑色的杂质覆盖全身上下,那是排出来的体内杂物,三昧丹具有净化的作用,使得其水属性兼并微量火属性更加的纯正。适量活动了一下全身的经脉,充盈的战力表示着自己的战力又有所提升!

  看!正版章Y节}上酷eu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