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邪族屠魄曜之穴。

  被鲜血撒过的湿墙更加的鲜艳,几具拦腰截断的尸体横七竖八的砸在泥土里,又凹陷的地方形成通红的水沟,一把寒冰光四射的骨剑头部镶嵌在泥土里,刀锋无一点脏血,骤然降低的温度让趴在地上韩浩文感到舒适几分,安静持续了两檀香。

  “嗯,我复活了吗?怎么那么凉快,背好痒!脊骨不是被拔了吗?新生的脊骨?”手掌捏了捏一刨土,刺鼻如铁和泥巴的混血味转入鼻孔,半睁的眼瞳充斥着疲倦,拥有水属性还未进行冰属性变异的韩浩文仅感觉到凉快,释如冰属性战士就不会有感觉了。

  撑开沉重的眼皮,韩浩文第一次体会如此惨烈的景象:内脏器官落满一地,血腥暗红的解剖物铺满每个角落,被奇异的冰凝固住了,少了很多血腥味,但韩浩文空空的肠胃仍翻江倒海,竟呼差点一翻白眼晕厥过去,也难怪,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韩浩文应有此反应。

  抬头见左面五脏六腑不齐的屠魄曜,毫无征兆的干呕了一声,其完全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听从天命,任由别人摆布,无助感充满全身,这真是一个不公平的世界:“弱肉强食,无能力者简直就是一只蝼蚁啊!”

  唯一能动的仅有手臂,适应了足足一檀香才撑起胸膛,其断测附近已经无人,需快速离开这个糟糕的洞穴,骤然回忆起当时屠魄曜把自己残忍的折磨了一遍并拔出了脊骨,虽很模糊,但心里对噬邪族的愤恨尤为强烈,但脊背一凉,下身一震,暗道:“咦,我是怎么撑起来的?虽说以前不是生物学家,但脊骨被拔而不能站起身并下身没知觉,这点道理还是有所知的吧。”但身体已支透,底气不足的韩浩文狠狠的摔在地上,无奈无助充斥全身。

  趴在地伸出暗红结疤的稚手往后背抚摸,震惊展现在韩浩文的脸上,手指穿越平滑的背面,当越过脊骨时,一丝火热聚现表面,抚过扇背后凹下的曲线,犹如初生的嫩芽,破蛹助骨间,脊骨细小白皙滑润,但很坚硬,这使其极为诧异。

  “不用摸了,那是稚骨,再摸就不长了。”身旁的寒剑上一个虚幻俊秀的身影啼笑皆非的调侃震惊中的韩浩文。

  后者瞳孔一缩,全身猛的一震,欲以双腿力量弹地以离开此人,但意念刚一出,身体便脱虚般不争气的摔倒在地,歪着脑袋望着寒剑上的身影,此时显得高大威猛,要知道,虽然韩浩文不是强者,但来到这一世界后过人的神经敏捷性察觉力注意并发现不远处的战杰以下战士小菜一碟,认识的人中除了爸和妈外,皆能察觉,还有自己的脊骨提前预言性,这两秘密像是侧面开挂,但无一失算过,现在竟没能发现竟身在眼前的男人,这使韩浩文除了震惊外还有一丝恐惧。

  韩浩文苦笑暗道:“一劫更比一劫强啊!才遇难不久,就遇到更强的灾难。”打量此俊男秀长的黑发披落,瞳孔如深邃的黑洞,仿佛能看透一切,嘴角一弧度勾勒出对己的自信,似墨笔勾勒出般的眉毛。其貌如一代书生状元,但难掩其岁月的沧桑,又如一世名将,苍雄有力,争霸数国天下。

  看见此俊秀的男人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韩浩文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暗想:“惨了,难道这个强者另有嗜好不成?阿弥陀佛,任你刮任你宰,千万别对我有兴趣啊!”

  “兴趣你妹!”俊秀的神秘男子突然恼怒,其形象一霎破灭,手举寒剑侧刃狠狠的拍在了韩浩文的屁股上。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哎哟!我的屁股!喂!你谁啊?怎么能够听得见我想的?”韩浩文索性不再害怕,反正都是一死,吼一下或许重于泰山,还不如风风光光的死!

  “想知道本尊是谁?吾是你的……,不是,你是本尊的载体,吾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怎么可能拿你这种小屁孩儿做载体!不是,别人拿你做我的载体,本尊好心好意救了你,你倒好,反说我对你有兴趣?!好歹我也曾经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望着此男子说话如流水般的谈谈道。也索性不说话,微笑着注视着他,试试他能透露多少信息。

  “喂,给你说话,小屁孩儿,你傻笑什么?”俊秀男子发现自己话兜的过多了,话多无益,差点祸从口出,心虚的望了望洞外的远方,松了口气。

  正没摸索清楚此俊男说什么,但笑于此男过于话多时忽然楞了楞:“车爆胎?车爆胎的什么?你知道什么是车?”虽然这像是毫无边际的发问,但韩浩文还是忍不住脱口道,因从书中得出这个世界能载人的工具不叫做车,而叫做载马,是以战零为能量的机械马或骏马拉动的载人工具,从来就没有车这种说法。

  酷、匠)2网+正版,首@☆发

  “…这种知识我是从主人…呃,问那么多干什么?”神秘男子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完全说出来,差点就暴露了,以后要小心点。

  韩浩文无语的发现自己白问了半天,索性换个话题,反正自己的疑惑现在成堆堆。

  ——盯了良久不远处的寒剑,竟看不出此剑曾秒杀过众多强者,甚至觉得其极为亲切,剑柄晶莹深蓝澄澈的剑刃其锋利似削铁如泥,多节的剑刃隐藏着爆发的力量,不禁咋舌道:“这么帅的剑是你的吗?”

  “哈哈…”当闻见韩浩文的质疑,神秘男子竟忍俊不禁,旋即摇了摇头,也罢,经过了如此惨烈的折磨,失去某些记忆也是正常的。望了望挂在山边的斜阳道:“两个时辰过了,你可以动了。”

  少年不信其言,挣扎的摆动了数下,发现麻木的全身竟已恢复知觉,刚欲问其因,神秘男子挥手打断道:“以后叫我剑哥罢,怎么,你还想在这个恶心的洞穴里多呆几个时辰啊?”

  闻言,快速的弹身而起,往洞穴外飞奔而去。

  “嘿…小傻子,你的脊骨不要了?那么好的武器,别人看见都会眼红的哦!”剑哥哭笑不得的在后面叫道,如此突兀的话,使得少年无法接受庞大的信息量。

  听得是一楞一楞的,屁颠屁颠的奔回并扯起寒剑,望了望远处的屠魄曜尸体,从他的怀里摸出了一个卷轴,急速的向外飞奔,离开这个让人瘆得慌的洞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