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家樱花树下,副族长房屋区。

  一棵足需十人展臂才能围抱的樱花树下:“别拦着我!我要去救他!滚开!”

  韩家大门处,一群族人正拦着一位咬紧牙关的二长老,他身材略微枯瘦,但身体像是时刻有着爆炸性的力量,他从来都是性情急躁,什么事都承不住,一听见族长的儿子韩浩文被掳,头也不回的就往外飞,族人将其拦下,欲劝无果。正当族人快拦不住时,一道健硕的身影横挡在其前:“无用的,二长老,你去也等于送死,咱们还是等族长回来再商量吧,他能觉得我们家族的大事。”韩振钝脸色淡然的道,二长老虽然实力强悍,但和他相比还有着是一线之差。他的主意无疑是最好的,先不说噬邪族的兵力充沛,其老巢还有一战杰强者镇守,就算韩家倾巢而去,也是一个结果,我们和噬邪族的族长战力虽相差一阶,但那如鸿沟一般的差距,任由多高的功法,再多的人数,仅够战杰卡牙齿罢了,差距始终不能弥补的啊,你要清楚这一点。

  二长老痛苦的望着韩振钝,最终狠狠的说道:“你少骗我,韩振钝,你不也是副族长吗?韩浩文可是我一天天看着长大的,先不说我对他的关爱。”枯指颤抖地指向族人:“你们也知道!他的潜力绝非寻常人可比,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你们竟然不去救他,糊涂啊!这是要毁了韩家的前程!”

  一些族人闻言后,皆在心底默默的点头,韩浩文的天赋是人人皆知的,是韩家难得一见的奇才,小小年纪就已经战力天生满十级,这是在一次战力测验时才发现的,众人皆记得当时族长和族长夫人欣喜的脸颊和族人大眼瞪小眼目瞪口呆的场景。想到这里,众人皆放弃的阻止二长老,并且下定决心般目视着噬邪族的方向,释放出了淡蓝色的战器,寒光密布,蓝汽浓绕,族人皆发动战力,场景尤为壮观,附近稍轻一点的石头犹如毫无重力一般,盘旋着蓝色战力并且悬浮空中。

  但一些人族人仍档在二长老跟前,虽其过人成就的传闻早有听说,但终究其始终是一个还没有激活觉醒的小毛孩,现在若是真正的打斗连战士都不如,虽是族长亲生儿,但仍不足以此损失二长老等众多强者去冒险把生命送到阎王跟前,不足以同仇敌忾般和强大的暗黑大族噬邪族针锋相对,多年的安稳平静使一些贪生的族人懒惰无情。

  “别拦着我,副族长,再拦我,别怪我不客气了!如果天才陨落,浩文被杂种噬邪族抹杀,你怎么给家族交代?你怎么给闭关的族长和族长夫人交代?噬邪族的为人作法你们又不是不知,刑具像家具一样到处都是!”

  枯瘦二长老仍然挣脱不了副族长强劲有力的阻抱,眼瞳犹如燃烧一般,开始怒吼起来,全身气得颤抖,右手骤然凝聚出数米的寒戟。在族人惊讶的目光下,全身猛烈的一抖,战豪以下的战士皆被震飞到一旁,二长老随后迅速冲出包围圈直冲噬邪族方向。

  韩振钝也在诧异中被震退了两步,虽戟徒二长老所追求的是爆发力,但这一下明显超越了自己的战力,眼中充满诧异,惊慌又喜怒交加的同时喝到:“二长老你战豪八段了?!”其喜于二长老的再次突破,一般长老级的人物都很难再次突破,要打拼需乘早,战力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微,战力也会挑食,年轻才是冲级的本钱,其愤怒的原因是二长老用义气做事,而不顾一切的去送死,到了韩家这种级别的家族,执掌政事的经验几乎皆来自于长老,长老话语权也很大,实力也颇强,可以算是家族官员的导师,分享其多年的经验和经历,才维持如今其挺屹不到的地位,若无长老,家族只有强劲的年轻实力,而无人掌管政事,财经和规矩,就如无头苍蝇,成不了如今的家族实力。

  韩振钝再次追去并拦在二长老前,这次他不再用阻抱的方法,因为他知道,前者的实力已经超越了自己,若还不动用战力,将无法使其停顿任何一下,旋即寒光浮现,一把短剑瞬间闪现在眼前,并道:“二长老,你静下心来想想,我们战不过她的,噬邪族的族长,族长来也会这样决定的,我们静下心来共同讨论策略,也许会有办法,韩浩文还有救,别用冲动解决此事,若你还不知此事之难,我就要动武了。”这时另外几位长老也赶来,见此情景,皆保持沉默的站在了副族长一边并没出言相阻,因为他们最清楚韩庭,软的是不行的。霎时附近的俨然屋舍的屋檐上开始缓缓结冰起来,附近的植物因水分子的凝固而涨破,一促即发的战斗,两大战豪对峙着。

  “你…你们一群贪生怕死的废物!”二长老话一说完,身后微风拂过,猛然似是想起了什么,腰部一扭,欲挥寒戟往后扫,但终究是慢了一拍。眼前一黑,就往地上倒,就算他清醒也会知道是谁干的——五长老韩翰,战豪五段冰属性刺客。

  Op更新最m快CJ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